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初恋选我我超甜 第 1 章

作者:小故事04-01分类: 初恋故事 |本文有2972个文字,大小约为13KB,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尊敬的老师、领导:我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自己错误的严重性……我保证,坚决不会再犯第二次!我……”

  楼珹的检讨书正`念到高潮之处,校长办公室半掩着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校长,转学生的档案我都看了,这犯的事儿性质有点恶劣了吧?又给分到我们四班这……”说话中年人声音嘶哑,像个残破的风箱。

  窦老师年轻时候工作太拼命,喉咙长息肉,后来做了手术,声音就变成了这样,说话不仅沙哑,还总夹着卡痰的咳声。

  他进来后,才注意到了校长办公室里的穿着球衣、拄着拐杖的高大少年。

  而校长的黑色办公椅上,空无一人。

  “你在这儿干嘛?周校长呢?”窦老师背着档案走到楼珹面前。

  “哦,刚刚主任来了,他就出去了,让我在这儿念检讨呢,说念完我就可以走了。”楼珹单手撑着拐杖,回答得漫不经心,脸上是那种最惹老师讨厌的玩世不恭。

  他的黑色球衣略有些湿润地贴着肉,手上戴着红色护腕,小麦色的手臂肌肉反射着光泽,那副明显流过汗的模样,让窦老师眉心一夹,望向他露出来的修长小腿、裹着一圈绷带的脚踝,最后落在他无辜的表情上。

  肃清着脸道:“你校服呢?”

  “教室。”

  楼珹是来学校打球的,方才天上突然飘起了小雨,体育馆也被社团的人给占用了,他就没继续了,他想起来就顺便来校长办公室做检讨。

  他开学犯了一次事,每周都要来校长这里念一次检讨书。

  窦老师突然嗅到了什么,又狐疑道:“你身上怎么有烟味?”

  “有吗?”他表情非常无辜。

  他刚打完球,嫌热,加上更衣室里烟雾缭绕的,夹杂臭汗味,那味儿别提多冲了,于是就把校服丢在了更衣室里。

  窦老师怀疑他抽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从没逮到过证据,仅仅凭借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烟味,的确不能给他定罪。

  他扫了楼珹几眼:“那正好,你检讨书念完了吧?念完了回教室去呆着,等下我给你拿套月考卷子,你拿回去写,写完明天上课订正。”

  楼珹:“……”

  窦志伟看了他一眼:“没听清楚么?”

  楼珹耸了耸肩,又笑了一声,说清楚了,接着一瘸一拐地从校长办公室走了出去。

  正好,周校长迎面走来,楼珹跟他打了声招呼,礼貌地说:“校长,检讨我念完啦。”

  周校长点点头,打发他走,一边展颜一边对着办公室门口的老窦道:“窦老师来得正好。”

  两人进入办公室并关上门前,竖着耳朵的楼珹听见了几句对话。

  “来问转学生的问题?我正好也要跟你说说他的情况,坐吧……”

  对话声被关在门内,楼珹完全听不见后,就瘸着离开了,他演戏演全套,走了老远才丢开拐杖,健步如飞。

  校长办公室内。

  周校长拉开抽屉,拿出几张写得满满当当的试卷,推到窦老师面前。

  “这是……?”窦老师翻开一份数学试卷,他刚改了一大堆试卷,所以不必仔细看就能看出,这是一份非常优秀的答卷,字迹漂亮而工整,粗略看去几乎全对,不知道是哪个学生的。

  “白天我拿了上周的考卷给他,他刚转学过来,先摸个底。语数外三门三张试卷,数学是满分,英语是一百四十八,语文也有一百三十九。”

  说到这里周校长露出了笑意,这个成绩在六中,也算是顶尖的尖子生了。

  “这套考卷是咱们校内自己出的,难度中上,语文是超纲了的,但他思维很敏捷,坐在我这里平静地写了三个多小时就写完了三科。”

  “三个小时?!”窦老师惊声道。

  楼珹下了楼梯,看见教室门开着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没回教室,直接去了一楼的男厕。

  一进去,他就闻到一股很臭的烟味。

  他讨厌烟,烟味在他这里就是臭不可闻。

  今天是周末,他们六中周末有一节晚自习,从六点五十上到九点钟。现在不过下午三点,这个时间段的校园,人烟稀少,学生通常都不会来这么早。

  楼珹瞥见一个没有穿校服的男生,在最内侧的隔间里,半垂着头静默地抽着烟。

  下午光线柔软而朦胧,那个人站在逆光处,一张脸笼罩在氤氲烟雾里,映衬着灰蒙蒙的结了蜘蛛网的磨砂窗户,身影瘦削,夹着香烟的手指白生生的修长。

  楼珹把自己的道具拐杖靠在洗手台的墙壁上,走到便池旁。而那个抽烟的男生也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在哗啦啦的水声里沉默地掐灭了烟,接着掏出一包面巾纸,用纸巾把烟蒂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

  楼珹很有些不悦地扭过头去看这个二手烟制造者。

  楼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他脸上那些明显的斗殴伤痕,青紫和红肿一团一团地印在他白得有些病态的脸上,像刮刀一笔一笔在雪白画布上抹出来的痕迹,生硬又扎眼。哪怕他戴着又大又厚的圆片眼镜,也遮不住他脸上那些伤。

  楼珹提上球裤,心里立马就联想到了——转学生。

  方才窦老师所言的“恶劣”当事人,恐怕就是眼前这一位了,看这伤口的严重程度……啧,是挺恶劣的。

  难怪让老窦气得去质问校长。

  转学生根本没看他,拧开水龙头洗手、漱口,最后还往嘴里喷了些什么,估计是消除烟味的。

  对方如此娴熟,越发让楼珹肯定,对方是个其貌不扬的“狠角色”。

  这时,男厕忽地进了人,伴随一声含着老痰的干咳。

  “楼珹。”窦老师严肃地喊了一声。

  楼珹转身就对着老窦东闻西闻的模样。

  烟味还没散去,老窦盯着楼珹,一副肯定但又苦于抓不到他小辫子的模样:“是不是你?”

  楼珹说不是。

  老窦冷哼了一声:“不管是不是你,明天交一封八百字检讨上来!”

  一口大锅从天上降!楼珹脸一黑:“我不抽烟,还要我说几次。”他直接翻出自己的裤兜,本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没想到直接掉出一把钱和一个打火机。

  老窦眼睛倏地一亮,简直有种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得意地笑道:“好哇你,楼珹!人赃俱获,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楼珹没想到会这样,他更是说不清,嘴一抿,解释:“打火机是我点蚊香才买的。”

  “点蚊香,”老窦一声阴阳怪气的冷哼,“来我办公室。”

  窦老师是本校监考最严的老师之一,每次由他监考的考室,总能抓到作弊的学生,他和其他三位监考统称为“四大名捕”,他不仅抓作弊学生,还喜欢抓别人谈恋爱、抽烟。

  不是他班上的学生都听过他的事迹,说起他就咬牙切齿。

  楼珹当然不可能替转学生背这个锅。

  转学生人还没走,就站在洗手台旁,但是没有说话,只是他冷眼旁观这场“人赃俱获”的闹剧,脸上甚至没有一丝的愧疚或者心虚。

  这让楼珹更是窝火,笑容完全冷下来:“那我抽烟,总得有烟吧?打火机能说明什么?烟呢?”他提着自己干干净净的裤兜:“证据呢?”

  “证据!味道就是证据!这么重的烟味,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不是你是谁?”

  楼珹也要气笑了,他抱着手臂:“窦老师,我提醒你一下,这里三个大活人呢。”

  他不屑于指认别人为自己“脱罪”,言语之间有种清者自清的意思。

  老窦显然也注意到了这里还有个人,但跟校长的对话过后,他现在对这个学生充满了同情和惋惜,这是个好孩子,所以他丝毫没有怀疑丁雪润的意思。

  但楼珹既然这么说了,窦老师便扭头问了丁雪润,语气温和:“你看见是谁抽烟的吗?”

  丁雪润犹豫了一下,先是摇头,再是点头:“应该不是这位同学,刚刚有个男老师进来的时候好像在抽烟,您……误会他了。”

  老窦审视着他,扭头又看了一眼楼珹。

  一楼的办公室里有个老师是老烟枪,走到哪里抽到哪里,今天他正好提前来批改试卷了,老窦自然而然地猜到是他。

  难道他真冤枉楼珹了?

  于是,他也没再说什么:“这样,楼珹。”窦老师下令道,“你等下跟我去办公室拿试卷,然后你带新同学去男寝,他刚转学来六中,你带他熟悉一下校园。”

  扶着拐杖的楼珹:“???”

  窦老师云淡风轻地就把这件任务交给了他,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就转身走了。

  楼珹郁闷地跟着进了办公室,从窦老师那里拿了几张雪白的月考试卷捏在手里,听见老窦和颜悦色地跟转学生交代一些重要的事:“四班是重点班,每周小考一次,每月大考一次,每次期中考和期末考后都会综合一下你们的平时成绩还有竞赛成绩调整一下班级。”

  “平行班的学生有机会考到我们重点班来,同样的,班上同学如果成绩一落千丈,就可能掉到平行班。”

  “六中竞争是很大的。”

  “每次考试成绩都占一定的比重,所以千万不能在高二这个当口掉链子。迟到、旷课都是不允许的,”他敲打道,“打架斗殴,更是不允许,轻者记大过,重者开除,你的情况……”

  “你是个聪明的学生,好好学,一定能为校争光。”他拍了拍丁雪润的胳膊,语气好不温和。那脸上的笑容楼珹非常熟悉,他对着班上的一部分得意门生,会露出类似的笑。

  楼珹懒散地撑着拐杖站立,想到自己高一刚入学时,老窦也对他特别关注,也经常跟他说一句话:“你这么聪明,怎么不好好学呢?你要是好好学,肯定能……”

  他扭头看向那位被人揍得鼻青脸肿的转学生。

  转学生神色平静而乖巧,一口一个“嗯”、“好的窦老师”、“知道了窦老师”。他声音很轻,这种声音天生给人一种懂事听话的感觉。

  实在太过无聊,又懒得听老窦那破锣嗓子念经,楼珹手里玩着月考试卷,懒洋洋地上下打量着他。

  转学生不仅脸上有伤,手上也是,手指关节上满是血痂,乌青一片,雪白脖子上,青绿色血管和几条暗红伤疤交相辉映。

  他皮肤这种白,令楼珹联想到自己一个得了白化病的远方表妹,皮肤白得近乎透明,能清晰看见血管的白,而且他毛发颜色偏浅,头发是一种有些飘金的棕色,发质看着非常柔软。

  如果不是他脸上那些伤,那他身上这股温和无害的气质,看起来简直像个优等生。

  而且转学生还非常地瘦。打眼望去,他起码比自己矮一个头——当然,以楼珹一米八八的身高,在六中是相当的鹤立鸡群,俯视众生。

  窦老师没说太多,过后交待楼珹:“五点钟的时候可以充值校园卡,楼珹你带新同学去办一张饭卡,带他去熟悉一下校园。”

  楼珹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新同学转头来看他,说了句:“那麻烦同学了。”楼珹刚替他背了一锅,很不屑地别过头去:“不用谢。”

  两人走出办公室,同时离对方远了几步。

  楼珹盯着他,似笑非笑地垂头,压低声音:“你还挺会装的。”

  他是低音炮,声音刻意压低时像在人心上挠痒痒似的。

  楼珹凑近他的时候,能闻到一股很淡的草莓味,那是口气清新剂的味,而且很奇怪的是,楼珹闻不到什么烟味。

  丁雪润面不改色,看向他道:“刚刚谢谢你。”

  楼珹嗯了一声,脸色稍霁,但也丝毫没有带他逛校园的意思。他转身想走,可却发现,刚停滞的太阳雨,这会儿又下了起来。

  阳光依旧明媚,但雨声淅沥,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青草香。

  楼珹盯着这场忽如其来的雨,皱了皱眉。注意到转学生进了教室,半晌,他看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虽然雨不大,但他也不想弄得满身湿透,所以只好也跟着转身——

  只是……楼珹站在门口,他看见新同学的位置,正好在自己的后面。

  他一直是一个人单独坐一个座位,因为高,所以在最后面。他正好是班上多出的那个奇数,大概老师怕他影响其他同学,就没给他安排同桌。

  新同学的座位,就在楼珹的后面,靠着阳台的门。

  楼珹没有进去,两条长腿交叠着斜倚在教室门口。他看见转学生摸出一把伞,背着书包朝自己走来。

  走到他旁边时,转学生停了一下,把伞放在了第一排的桌上。楼珹愣了一下,接着他从自己身旁一言不发地走了过去,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满身清冷不近人情。

  楼珹看了眼桌上那把伞,又看了眼转学生,他正在想转学生要怎么办,便看见他从书包侧袋又摸出一把轻巧的五折伞出来。

  他在雨幕前撑开了伞,没有回头地走下台阶。

  那把撑开的漂亮花伞冷漠地渐行渐远,楼珹摸着下巴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心想什么人会刻意带两把伞出门,难道专门备着借给别人的吗?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他把桌上那把更大的伞握在手里,伞折得很整齐,使用痕迹很深、很旧了。

  楼珹心情好了点,他一手夹着自己的拐杖,一手打开伞走进雨中,抬头便看见伞上有个脱色的红色爱心标志,红心上印着一只白色的手,下面还有一串黑色的字。

  他好奇地定睛一看,等分辨出字的内容,楼珹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关爱残障人士,传递城市关怀。”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