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流经村边的那条河3 水鬼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本文有1556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突然,火把晃过的河面上,两条黑影浮出了水面。

  是之前潜入河底的那两个跟班。

  “你们怎么才上来,女尸呢?”

  戏班主最关心的就是那具浑身裹满金器,300年不腐的女尸。

  “被水草缠的太紧,拽不动,得找帮手下去一起拽。”

  “你们两个,也给我下水去帮忙捞。”

  哗啦一片的水声响过后,岸上就只剩下拿着火把的戏班主。

  和被松了绑,手里捏着一纸契约,看着河面被火光照明的一片区域发呆的曾外公。

  戏班主一只手持着火把贴近水面,看着四条黑影潜入了河底茂密的水草丛中,很快就隐没了身影。

  另一只手,掂着那只曾外公从河底捞上来的,向他换取曾外婆自由的金钏。

  “一个殉葬的妃子都可以浑身金器,那帝陵中陪葬的珍宝肯定是堆积成山了。”

  他仍没有放弃说服曾外公与他合作。

  “只要你肯帮我寻找到帝陵的地宫入口,我就将里面陪葬的珍宝分你一份。”

  “拿到城里卖给钱多爱收藏古董的洋人们,就可以大发一笔横财,是让你花两辈子都花不完的。”

  直说到嘴巴干了,嗓子也发涩不舒服了,身边站成木桩子的曾外公还是没有开口回应一声。

  戏班主吞咽了一口唾沫,真想打破眼前这个村夫的木鱼脑袋,将向钱看的思想灌进去。

  “我都说了半天了,你怎么就是不吭一声的。”

  哗啦一片的水声响起,打断了戏班主的话,他看向了河面,四条黑影浮出了水。

  “怎么又没捞上来,你们四个人还拽不上来一具尸体吗?”

  戏班主急了。

  他被一股火冲昏了脑门,光顾着发脾气骂四个跟班没用,没留意到,站在一旁的曾外公在悄悄的一步一步的退后。

  等到他看到曾外公退出去了5米外时,心里咯噔了一下,预感到情况的不妙。

  四个上了岸的跟班已经围到了他的身边,面露着狞笑,饿猫盯着老鼠般盯着他。

  冷汗顺着额头下了雨般滑落,戏班主首先想到的是四个跟班要造反了。

  “你们要干什么,不想在戏班子里混下去了吗?”

  持着火把的手被其中一个跟班抓住,冰凉,没有热度的皮肤触感,让戏班主想到了水鬼。

  “戏班主,水草缠的实在太紧了,我们无能,只好来劳烦你的大驾,亲自下水帮把手了。”

  四个已经没了活人气息的跟班,十指牢固的钳制住了拼命挣扎的戏班主,将他抬肩抬腿,扛起来,托举过头顶。

  “放开我,快放开我。”

  挣扎中,火把掉落在地,滚动了几下,火光微弱了下去,就象将死之人最后的残喘,跳动着忽明忽暗的火苗。

  金钏则被戏班主死抓在手中不放,直到河水淹到了他的脊背。

  锵啷一声,金钏终于被他脱手抛上了河岸,大概还在幻想着可以活着回到岸上,拾回那件贵重的金器。

  戏班主的声音被河水淹没了,一串气泡翻滚到了水面上。

  在岸上呆看着全部经过的曾外公,以为戏班主不会再冒出头来时,河面突然窜起一条黑影,掀起大片的水花。

  微弱的火光中,曾外公看到戏班主脖子上缠绕着水草,是濒死时的爆发力,让他蹬足了劲,窜出了水面。

  但他只来得及张大口猛吸一口气,就被四个浑身缠满水草,模糊看出个人形来的水鬼们,合力按回了水下。

  曾外公再也站不住了,腿肚子软的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一阵阴冷的风,从河面吹来。

  掉落在河滩上的火把,最后跳动了一下的火苗,熄灭了。

  曾外公抱紧了胳膊,浑身发抖。

  夏天被晚风冻的直打哆嗦,只有生病发烧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状况出现。

  悉嗦声,一张契约纸从手中掉到了地上。

  这是戏班主押着五花大绑的他来到河滩后。

  在确认过河底确实有沉着具300不腐,浑身裹满金饰物的殉妃尸身后,松了他的绑。

  往他手中塞进了赎回曾外婆自由的一纸契约。

  连忙哆嗦着拾起来,小心的塞进短褂的大口袋里放好了。

  就在他想站起身离开这片已看出了凶险的地方时,河面上闪耀出的一片寒光,打断了他的动作。

  是月光照在金器表面,折射出来的寒光。

  沉在河底300年的殉妃竟浮出了水面,浑身的金饰物,在月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寒光。

  她睁着一双细长吊尾的眼睛,珠子是白色的。

  上了河岸后,她向前走了几步,弯下纤细的腰,拾起被戏班主抛在河岸上的金钏,戴回到了纤细的手臂上。

  返身回到河水中后,殉妃转过脸来,看向了曾外公,抬起了戴回金钏的手臂。

  曾外公心中一凉,以为殉妃是要找他算帐,也拖他下水溺死了做水鬼

  但殉妃却只是对他面露出一抹能感受到哀伤的微笑,朝他轻摆了一下手后,沉入了水下。

  曾外公一路狂奔回家,灌了一碗白酒下肚后,身体才停止了哆嗦。

  头喝晕了,借着微醉的状态,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直睡到了天大亮。

  家里人把他从床上拖了起来。

  “戏班主刚刚派了人来,婚期就定在今天,因为他们明天就要离开,赶去别的地方长住。”

  听到戏班主还活着的消息,曾外公残留着酒精犯着迷糊的脑袋顿时清醒了。

  手一摸昨天穿过的短褂,口袋里塞着的契约纸还在。

  这证明昨天深夜里的经历不是在做梦。

  那回来的戏班主不可能还是个活人了。

  他亲眼看着戏班主脖子上缠着水草,被可怕的水鬼们按回了水下。

  曾外公不想再见到戏班主,无论是活人还是死鬼。

  但拼了命争取到的幸福就在眼前,他不想放弃,将契约纸塞在枕头下藏好后,被家里人拖到院子里,剃了个光头。

  换上新郎装后,胸前挂上早就准备好的一朵大红花,被村人簇拥着,去了戏班子的临时租住地。

  流动在村镇间的戏班子,不需要固定的住处,也不会长时间在某地呆很长时间。

  住处就是在搭台唱戏的村镇内租赁房子。

  曾外婆坐在屋内,由喜娘为她梳头发,长辫子编成麻花盘在脑后,用木头做的用彩漆绘上花纹的簪子固定住。

  曾外公被村人簇拥着等在屋门外,推推搡搡的嬉笑着,肩膀被人从后面猛的拍住,被吓了一跳。

  想回头埋怨一句拍那么大力干吗,看到是戏班主时,埋怨的话就硬给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

  脖子上缠绕着水草,浑身湿漉漉的戏班主,正一脸狞笑的看着他。

  “小伙子,有前途,恭喜你终于如愿抱得美人归了。”

  曾外公想逃走,但被戏班主看穿了心思,按住肩的手掌变成了爪状,死死扣住了他。

  戏班主的身后四个浑身缠遍水草的跟班,也浑身湿漉漉的,一脸狞笑的看着曾外公。

  屋门被喜娘从里面打开,搀扶着蒙上了红盖头,穿着红嫁衣的曾外婆走了出来。

  曾外公感到死扣住肩的爪子松开了,回头看5只水鬼,离开了人群,分散开来走进附近几间住着戏班子成员的屋子。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