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飘渺诡影-超吓人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本文有4731个文字,大小约为21KB,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我是这座樱花校园的一名大学学生。最近要举办一个音乐会,班上有好几名同学的音乐细胞都很好,唱歌长得好听还不走调,可以说比原唱的还要引人陶醉,大家都争抢着要这个音乐会的名额,报名参加的名额只有一个,而且还要通过层层选拔才能决定出最后进入那个音乐会总赛表演的参赛者,胜者可以获得省里给予的一万元奖学金。

    “老师,让我去吧”班上一个女同学自告奋勇地说。

    “老师老师,还是让我去吧!”又有一位毛遂自荐了。

    这下子全班都闹腾起来了,我在座位上听着他们的争吵声在抓紧复习我的专长科,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发话了:“不然,让张芸去吧”

    顿时班上鸦雀无声,我惊了一惊,叫我去?不是吧,要知道我唱歌可是五音不全啊,让我去岂不是丢了我的面子!我刚想推辞:“不,老师我不……”

    谁知我话还没有说完沈婷就接上了:“张芸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是不是?”我扭转头看向她,那双眼睛盯着我,我看她是故意让我给班里丢脸的吧,因为在高中时跟她有些过节,加上家世背景很优异都没有人敢反她的话,所以开学以来不少受她的设计让我出糗,而她却带着一帮人在一旁嘲讽。

    “那当然!”我毫不犹豫地狠狠回了她一句,准确来说我还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就说了这话。

    班主任认为很随便了,在我们这个学法治系的参加这种活动也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与团队没有任何关系:“好,那就让张芸同学去,大家没意见吧?”老师推了推眼睛对着大家问道。

    “没有……”大家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下课时间。我又被她以抄袭课案的“罪名”让老师给留下来去图书室重找资料做课案,然后再回到班上抄写,同样衰的还有一个男同学他叫陈皓,他的成绩相较在我之上,高中时每次考试总能在校里达到前十,可是为什么今晚却被那个老是小肚鸡肠的沈婷给留下来就不得而知了。

    “喂,你抄什么呢?”他懒洋洋地坐在他自己的位置上这样对我说话。

    全班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心里大骂:我去,你算哪根葱啊?这样跟我说话?有没有礼貌的啊?

    霎时间我投过去一个非常鄙视的眼神。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他恬不知耻地说道。

    “我去,还帅哥,都成衰哥了,你不也被罚抄吗?还坐那干什么!”

    “我跟你不一样,我什么时候交都可以”他悠然自得地在位置上抄着东西,说话时头都不抬一下,我也懒得理他,不过,这教室这么大,平常都是有个人等待着最后锁门的,今天就我一个倒霉催的和一个神经质的留下来,而且他还只是小抄一点就可以了!我却要抄好几页!要不是我在课上诵读之前被那个可气的沈婷抢先读我这个课案,也不会被她诬陷我抄袭她。

    好不容易抄好了,我准备收书,朝着还在抄东西的陈皓大叫了一声:“喂!我抄完了,你什么时候走啊?”

    他放下笔,从位置起身朝我走来:“我不叫喂!”说罢拿着我从图书室借来的资料朝着门外走去了。

    我就坐在位置上休息一下,现在是又累又饿啊,趴在桌子上想着眯眯眼,等他回来了再一起走,因为他有门的钥匙,锁门需要用钥匙来反锁,万一我走了,其他班还没有走的同学趁机溜进来换桌换椅的,那我麻烦更大了,所以我只好自己呆在这里镇压一下气场。

    我扑头在环抱着的手臂里,眯了一会儿眼,正想着网上卖的那个平板电

    猛鬼故事

    脑的时候,有人拍了

    拍我的肩膀,我心想肯定是陈皓回来了,这也太快了吧!我抬起头,发现教室里根本没有人!我心想着我刚才没有出幻觉吧,这个时候,窗外一个同学走过,我想着难不成刚才是他拍的我?就立即追出去,可是一到门口我看着他时,傻眼了,居然只有上半身!

    “啊!”我大叫一声的摔倒在地上,看着前面那位“同学”的上半身漂浮在空中,刚才在教室里面我没有看到,因为窗口的高度正好挡住了他的下半身,我全身颤抖着不敢说一句话,看着那个“同学”飘到走廊尽头的转角口消失了,我头皮还一阵一阵不断地发麻,我用手掐了自己一下,我刚才,没做梦吧?

    “喂&rdquo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后面。

    “啊!”我刚才被吓得不轻立马挨到墙边,撞了一下头部:“哎哟,我的妈呀”我揉头的时候才正眼看见,原来是陈皓。

    “干嘛一惊一乍的,我会吃了你不成?”

    “不是,你不知道我刚才看见了什么!”

    他空着手往教室里面走去,没有多在意地问了一句:“看见什么啊,不会是你梦游了吧?”

    “有病!”突然间他转回头对我做闭声的手势,示意叫我不要说话,我就收拾好我抄的资料做成的课案拿着,等他锁好门我们一起走出教学楼的时候,他才缓缓开口:“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看着身后这栋教学楼我就有阴影,很多恐怖的传言都在学校里发生的,刚才的事我还心有余悸,拽着他的衣角把他拉到大操场上面:“我跟你说,刚才就在你出教室门不久,我就在位置上休息了一会儿,正趴在桌子上眯眼

    中国鬼故事

    ,忽然感觉一个力道蛮重的手拍了我一下,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你,结果我一抬头,发现教室里根本没有人!但是在窗外我看到一个同学经过,我就跑出去看,没想到他只有上半身!他只有上半身啊!”现在想想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实在是太恐怖了,说话间我有点激动,他看着我,很正经地说道:“你……不害怕?”

    “当然害怕啊!谁看到那玩意儿不害怕啊?难道你还喜欢?”

    “不是,我是想问,你看这那个上半身的人的时候,你确定没有在做梦?”

    “我要是做梦怎么会在教室门口做梦”我有点儿不想理他,好像我就是一个讲故事的,说了一堆的话之后他就只问了句:确定我没有在做梦!

    见他呆怔了一下,我叫了声:“喂,想什么那么入神?算了,我去食堂吃饭了”我转身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好不容易见到那么多的同校学生啊,起码心里有些慰藉了,人多热闹的话心里也不怎么害怕刚才那件事了。在食堂吃完饭后就回宿舍去,通往宿舍这条走廊有点儿阴森,不觉间又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件让我头皮发麻的事,想着若是在这个时候又遇见我真得发疯了。

    可是似乎好运气很眷顾我,平时都赶不上一个同学在走廊上,今天却见到了一个!嘿嘿,我赶紧过去打招呼,管她认不认识呢,这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学校是不会开灯的,这个时候半黑不亮的,唯一能安慰自己不再受惊的就是跟同学同行了。

    “诶,前面那位同学!”我鼓起勇气叫了一声,因为我在班上没有朋友,在这个学校除了寝室的室友跟我好之外没有跟任何同学说过话。

    她背着红色的书包,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短衫,留着齐肩的短发,她没有停下脚步,我快步走上前去,正想着跟她打个招呼:“你好同学,我们可以一起走吗?”,可我发现,那短发的下面居然空洞一般没有头!她依然在行走着,但是我忍不住好奇心又来不及害怕地看了一眼她的脚下,果然,我身上顿时发麻了,我腿也开始发软了,一直颤抖着,看见膝盖下部分空空如也啊!

    “啊!救命啊!”我马上往回跑,尽管楼梯更黑更恐怖,可我一股脑地冲下去什么也不顾,这个时候我感到自己快要崩溃了,自己怎么这么霉运遇上这种事啊……

    眼看着快到一楼了,有了亮光如获救星,我火速冲出去,打算去找我的室友,可是忽然全部的灯都灭了!这下我心跳更快,简直都快从我身体里跳出来了,能听到“咚咚——咚咚——”的声音。我尽量平息自己,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只要害怕的话,那就会乱了脚步的,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不要害怕……”

    嗯,不能……等一下!刚才谁在说话!

    在隐约的晚天余辉中,我看见一个人影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一个头,我问:“谁?”我只是想试探一下,如果不是人那必然会马上移动,

    这一点是我刚才总结的,它们不会老是在一个地方定定悬着的,但如果是人的话,我非揍他不可,居然吓我!

    “是我”这个声音有点儿熟悉。

    我没有再出声,我不确定我认识面前站着的人。

    “我,陈皓”忽然才又说了一句。

    “我去!你吓我啊!你没事儿找事儿干啊!”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被他给吓了!虽说我小时候是蛮大胆的,但是自之前遇到的那两件事我几乎快要神经抽搐了,不能再受惊吓了,否则我真怕自己惊慌失措之中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举动,要知道一个人被逼疯了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l

    dquo;停电了”他缓缓说了这么一句。

    “废话,还用你说,难道我瞎了看不出这是停电啊!话说你怎么找到我的?这么黑的环境……”我还没有说完话却被他打断:“你听。”

    我静下来,倏然间听到一阵乐声!细细听下好像是新教学楼的某层传出来的钢琴声,记得有次我交资料到政教处去过新教学楼一次,忘记是那层了,那时候看到有个音乐室,里面只有一台用红布盖着露出四只脚的钢琴。陈皓似乎没有被这黑乎乎的环境所干扰,不过当然,男生要是怕黑,那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我对这个有点儿好奇,就循着声源处找去,我知道应该在新教学楼,但具体在那层还要靠耳朵去听,他忽然叫住我:“你干嘛去”

    “我想去看看是谁这么晚还在练钢琴”抛下一句话我就冲着新教学楼那巨大的身影跑去,刚才的一切完全都抛之脑后了。

    我拿出手机照亮,到了二楼。不是。我又跑上三楼……不是。我又跑上四楼,在走廊上很接近了,没错,我记得是这个音乐室,当时路过时记得有个取水器安在墙上的,上面写着的是“办公教用”

    但是这个时候我清醒点儿了,看着长如巨蟒的黑走廊,脑海中不由得迸发那些恐怖小说类的情节,说不定会有几个“好朋友”在这长廊上飘荡,然后我就被绑票了……

    还是别乱想了,等会儿找弹琴的那个人一起下楼去吧,看着楼下黑乎乎的怪害怕的,我在窗外朝里面看着,一部钢琴,上面的红布掉在底下,但是没有看到人啊!怎么会没有人呢?难道我刚才出现幻听了不成?正在我犹豫要怎么下去之时,感觉背部有东西戳我!我的天呐,真是,我还真是作茧自缚啊,干嘛没事停电的时候跑到这里来啊,我在想得心惊肉跳之时又感觉到了有东西戳我肩膀!我可以马上就大叫了,可是我却叫不出,在没有明确身后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敢大叫吗?当然不会,要是惹怒了那个戳我的东西我遭到什么不测怎么办啊……

    “说话啊,站在

    鬼故事张震

    这里干嘛”

    我吐了一口气,转回身:“咦!人呢?”

    “在这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音乐室里面了!估计是爬窗的,我看了看,果然没错,玻璃窗一扇被推到一边,我居然没有发觉!他那速度也太快了吧。

    “看来这里没有人来弹钢琴”他捡起地上的红布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问,我刚才明明就是听到声音从这里发出来的所以才找到这里的。

    “那边的窗开着,这里是四楼,晚上风大,把红布吹掉下来了,你听到的大概是教学楼对面那里发出的声音吧”

    我也跳进窗里去,在走廊上怪恐怖的,里面起码还有一个人,我刚跳进去落地不久,就听到身后一声闷响,转回头发现窗居然被拉上了!我霎然呆怔,怎么会呢,谁拉的?!

    我心里一阵惊奇和恐慌,这时我身后却传来几声钢琴按键声,我转回头一看,陈皓居然坐在椅子上双手摆布在琴键上,然后很悠然自得地弹奏起来,听着旋律悠慢时而跌宕,我很佩服,不仅成绩好,还会弹钢琴,这在男生中是极为少见的。对了,窗户关上了我想应该不是风吹的,肯定是有人干的,加上门本来就锁着,我走过去想把窗推开,可是,我这下得冒汗了,窗被封得紧紧的根本就打不开!

    完蛋了完蛋了,估计不会是人干的吧,不然,这里没有锁上为什么窗却推不开,我脑海中什么都一股子如洪水般冲出来,放学时看见的那半个人身,回宿舍时看到的没有头而头发悬浮着的女同学,难不成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不然为什么我听到钢琴声一来到这里什么都没有?

    转回头我看向陈皓,他的十指不停地在琴键上舞蹈着,那一声声扣人心弦让人心生美好画面的乐曲此刻也变得渗人心慌了,他停下来,看着我说:“音乐会上,你就表演钢琴吧”

    我问他:“你难道不担心出不去?”

    “过来,我教你弹钢琴。”

    我走到他的旁边坐下,一只手伸出来一根手指在琴键上弹着,他见到我这样忽然笑了起来:“有你这么弹钢琴的吗?”我能感觉到他话语里对我的嘲讽。

    “我来教你”说着他突然间抓住我的手放在琴键上,然后我看着他的手指在慢慢地按动琴键,顺着次序来学他,渐渐我会这么一小段了!原来会弹奏钢琴是件非常开心的事!可是我忘了,眼下还有一件令我头疼的事,我们怎么出去啊!

    哎,后来我真的是佩服自己了,怎么就想不到这个办法呢?只见陈

    鬼故事短篇

    皓拿起钢琴椅,朝窗走去,举起用力一砸!玻璃板立刻支离破碎咣铛铛地碎落在地面上,然后他再放好钢琴椅盖上红布先跳出去了,我也跟上跳出去,走廊上悄然一片黑暗,我似乎能隐约看到尽头的那边有一双红得滴血般的圆洞看着我,不敢在这里待下去,不然我会心里崩溃的。

    “我们走吧”陈皓很正经地说。

    我和他并肩齐走,楼梯通道里的黑暗

    那是更加的阴森,不过,他及时拿出手机来照明路,我的手机居然在这个时候没电了,所以心里防线才会一次次想要断裂,心里暗自明白手机没电了就等于没有了光线和通讯的功能万一出了什么事连个知道的人都没有,所以会很容易激动和恐慌。

    这栋新教学楼的装修很好,在一楼的墙壁上还有一面大镜子,是仪容仪表镜,走到一楼的时候我心里松了一口气,我正

    想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钢琴的啊?”,眼睛的余光稍微瞄到身后,有个黑漆漆的身影站着一动不动,这下我连骨头都软了,看那站着的身影,居然是四方的,只有手脚,却没有头!我转回去看的时候,却一片茫然什么都没有!

    陈皓拉着我的手说:“快走!”然后风一般的速度冲出去,没想到好像老天爷也在为我担心呐,这个时候电来了!

    出到楼梯口,我看着陈皓那僵硬的神色问道:“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他好像有点儿反应不过来

    :“你呢?”

    “我看到一个影子&rdquo ;我说。

    “但是没有头”他接话。

    我俩互相都朝后看了一眼,那幽幽的楼梯通道就像一只巨大怪物的口,正时刻等待猎物自动送上门去……忽然我才反应回来,他还拉着我的手,我特意看了一眼,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一下子松开了手。女宿舍楼离这里有一段距离,得经过小操场才能到达,而男宿舍在旧教学楼的另一边的拐角处的一个院落里,听去过的女生说男宿舍的后面还是一大片的树林,不过那里很阴森,没有人敢去,就算是白天大晴天的也没有一个人敢涉足。

    我一想到他等会儿就要回男宿舍去不禁替他捏了一把冷汗,刚才的事,加上他们宿舍楼后的“风景”,他能睡得着?

    那也先不管了,反正又闹不到我的睡眠,现在灯也亮了,我也该回宿舍去了,不过真的还是有些恐惧,刚才在走廊上看到的那个飘影,现在心里还有些慌张,看看有没有寝室的同学在这里徘徊,找她们一起回寝室吧。

    后来的几天,我听闻那些下课时间还逗留在教学楼的同学们传述,也曾有人看到几个很恐怖的飘影,闹得人心惶惶的,这个时候我还在做下一节课的课案。

    但是心里也跟着毛毛的,不过因为前几天的事情我都不敢晚留在这里了。在下午放学时候,大家都可以回家一次,都能出学校,这下我能安心一点了。

    不过在家里也要时刻准备着音乐会的事情,打算在附近的商店买一架电子琴回家练习,我觉得陈皓的想法不错,音乐会嘛,当然要表演高档一些的,弹钢琴是最符合的了,所以过了马路之后我进商店选一架电子琴。

    出来的时候看见陈皓正在对面的柏油路上发呆,一会儿看着眼前不知什么时候新建的灯柱,一会儿又看着身后那条清河,一会儿又看向学校里面的教学楼,我有点儿好奇,但是没有过去问。

    后来回到学校,我在练习着乐谱,并想背下来那跌宕起伏的音序,听到一些八卦的同学们又在讨论那件事,我还是心有余悸的抖了抖腿。

    这时候,陈皓忽然发话了:“这并不是什么灵异事件,而是科学的自然现象”这时我看过去,全班的同学哦度看着他。

    只见他起身往下面的讲台上走去,很从容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画了很多东西,并一一给我们讲明:“其实这些天大家看到那些所谓的灵异事件的影子,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

    忽然我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像海市蜃楼的原理?”

    他在下面忽然说道:“这位同学说得不错!现在是夏天,昼长夜短,所以在我们下课后的两个小时都会还有太阳的余晖,前些天我们都能出校门,我们放学的时候有学生经过外面新铺的柏油路,按照那些沙石比热小。

    而且在下层到了下午时分会热胀冷缩,而在学校的正门斜面有一条清河,也就是在我们这栋教学楼到女宿舍楼都能看得到的那条河,形成的像是光学的反应原理,将人在路上走的映像通过路边的新建的仿阳光灯折射到校园里。

    因为女教学楼外面建筑的材料是可以反光的瓷砖,所成的影像有反射到我们这栋教学楼但是因为外面的走廊有一横栏栅遮住了所反射人的影像的下身,所以为什么有些同学有看到有个人影上身没下身的飘过走廊,大致就是这样。

    因为大家都学过虚像形成的原理,这里就不一一解释了。”

    “还有一点,就是在女宿舍楼为什么能看到一个没脸的女同学,在昨天,我发现下午在云层很厚的时候,而太阳没有落山发出的余晖还有热度,蒸腾了由小水滴形成的云而折射。

    同样我们这栋楼外面所建的材料是反光力更好的瓷砖,而在女宿舍楼造成看

    民间的鬼故事

    见的没有连的人,我想当时是因为有某位女同学经过吧。”

    顿时班上一阵掌声响起,我惊呆了,他学法制的连科学都这么滚瓜烂熟,还不如去科学系呢!

    “在这里我要说下,现在是科学时代,那些迷信的就不要再那么深入讨论了,其实只要勤于思考都是不难发现其中的奥秘的。”他就像个很老的教授在传授我们神层面的科学知识。

    放学的时候,我特意去找他:“喂,那那扇窗是怎么一回事?”

    “那扇窗?”他可能想不起了。

    “就是音乐室!”我提醒一下。

    “哦,我忘记跟你说了,其实新教学楼所有的窗都是自动化和感应化的,每个班里都会有一个人持有一张开窗卡,在窗边的小细线凹处刷一下窗就开了,但是只要窗框感应到人的热量体经过,就会在三十秒之内自动关上,再想打开只有从外面刷卡了。”

    居然是一项新发明的科学技术!我真是佩服了那个发明人了。

    “那还有我们在仪表镜里看

    很污很黄细致多肉小说

    到那个人影怎么一回头什么都看不到?别告诉我这个

    也是海市蜃楼的原理,当时学校停电估计周围也不会有电吧”

    “嗯,我去看过,那是一份广告牌子,那边的学系

    最恐怖鬼故事

    在练习写POP,那个板子很轻,当时应该是有风,然后我们看的时候还站立着,一转眼就没有估计是风不吹了板子倒在地上了”

    我不得不佩服,他简直可以去学侦查学啊!这些表面看起来那么诡异的现象居然都能一一找到原因,看来还是要相信科学为实这个观点。

    后来的一个星期,音乐会举办了,而我也通过层层的关卡来到总赛上,到我出场弹奏钢琴了,下台一片掌声,我尽量缓和平静心态弹奏乐曲,弹奏的过程中,我隐约看到三角钢琴后的落幕里,看到陈皓正在淡笑看着我。

    可是在他身后,我却音乐看见一双悬浮着的红色点点……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