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不要吃本命生肖肉-超吓人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本文有1463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妈妈,我想吃羊肉。”走在路边的我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孩童的声音。

    “傻孩子,妈妈不是跟你说过,你属羊,所以不可以吃羊肉哦。走,妈妈带你去吃牛肉好不好?”以为年轻的妈妈对着她的孩子说。

    “我不,我不,我就要吃羊肉。我们班的小明说你们大人就是骗小孩子的。我要吃羊肉。”

    小孩子不听妈妈的话,站在原地和妈妈僵持着。

    妈妈显然着急了。

    “羊肉串,好吃的羊肉串。”不巧的是前面正有一个卖羊肉串的卖点。小孩子高兴的挣脱妈妈的手跑了过去。

    等她妈妈反应过来,孩子已经把羊肉串拿在手里吃了起来。

    妈妈没有办法,只好付给小贩子钱拉着孩子走了。远远的我还能听到妈妈对孩子说,以后不要吃羊肉了,你是属羊,不可以吃自己本生肖的动物。

    我是属狗的,也曾总是听老人说关于不可以吃自己生肖的动物,但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相信很多人都不信这种说法了。

    当然,我也不信,所以对于那位年轻妈妈的说法,我也只能摇头不赞同,直到那天。

    “呼,终于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凯子,咱们出去喝两杯。”我听到同伴的呼唤,一下子引起了我肚里的酒虫。

    放心,我不是酒鬼,男人嘛,偶尔喝两杯也正常。我爽快的答应了同伴杨昆的邀请。

    肉汤馆。

    我们来到这边有名的肉汤馆。别看他小,却是每天可以吸引不同的人前来。因为他什么汤都有,当然,除了人肉汤。哈哈开玩笑。

    “凯子,咱们坐那吧。”阿昆一指角落的空桌,我点头说好。

    “老板,来两碗狗肉汤。六瓶啤酒。”杨昆比我大一岁,他属鸡。不过他跟我一样爱吃狗肉。

    老板利索的拿来了六瓶啤酒以及一小蝶花生米。并说肉汤一会儿就好,让我们稍等片刻。

    在等的过程,杨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起关于狗肉的事情。

    我开始也没在意,很快,狗肉汤上来了,杨昆没有动筷子,而我则迫不及待的先挑了块大狗肉放进了嘴巴里。

    真爽啊,我知道现在我肯定是满面满足的表情。自从公司开始忙的时候,我就没出来喝酒吃狗肉了。

    我见杨昆还没动筷子,就问他怎么还不吃,一会儿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半天还是没见杨昆动筷子,我有点好奇,就抬起头看向杨昆。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我一跳,杨昆的头居然变成了狗头。但是他的身子还是人的身子。

    我吓的尖叫着跳了起来。我发现杨昆又恢复了原样,杨昆还是杨昆,我看到四周吃饭的人好奇的看着我,此时的我挺尴尬的。

    杨昆说,“凯子,你怎么了?”

    我认真的看着杨昆的脸,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以为自己眼花了。此时我想到了早上碰见的那对母女。

    我坐下来看着碗里的狗肉,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食欲。

    我连喝了两杯啤酒,想着自己应该是最近工作太累,出现了幻觉。

    “阿昆...啊...”这次不要怪我居然激动的坐到了地上,而我当我抬头的时候居然发现连杨昆在内的所有人的头都变成了狗头。

    就在我坐在地上的刹那,我听到了狗叫声。

    其实在这肉汤馆听到狗叫声很正常,但是我却惊恐的发现这些狗叫声居然从这些拥有狗头的人身体里面发出的。

    我害怕的爬起来,尽管双腿发软,但是我仍旧站了起来。

    我无法在这里待下去吗,我一定要出去。我想起了爷爷曾经对我讲的故事。

    我的爷爷也属狗,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讲过一个故事给我听。

    爷爷说那时候有个跟他一样大的小伙子,名叫阿鸣。

    阿鸣从小就对狗肉很上心,似乎只要看到狗肉,他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嘴巴,一定要吃到的那种。

    久而久之养成了阿鸣每天无狗肉不欢的地步。阿鸣看市场上卖的狗肉不新鲜,于是阿鸣就自己开始养狗。

    每只小狗到阿鸣手里养的不超过两个月,就被阿鸣雇来屠夫现出宰杀。那些小狗们临死的时候都信着他们的主人,但是阿鸣却丝毫不动摇。

    渐渐的阿鸣自己学会了杀狗,这样他又省去了雇屠夫的步骤。

    但是突然有一天阿鸣找到我爷爷,并且千叮嘱万嘱咐我爷爷不要再吃狗肉。我爷爷对狗肉一般般,所以在阿鸣的嘱咐下,我爷爷真的再也没有碰过狗肉。

    我爷爷当时以为阿鸣是因为狗肉吃太多了,所以没太在意。可是有一天我爷爷惊恐的发现,阿鸣居然双手双脚在地上行走,那个样子远远的咋一看,就好像一只奇怪的狗在走路一样。

    爷爷来到阿鸣的家,发现阿鸣的家里散发着一股特别难闻的气味。

    阿鸣看到是我爷爷,就打开门让我爷爷进去。

    爷爷皱着眉头问阿鸣怎么回事,家里怎么弄成了这样。

    阿鸣没有说话,爷爷以为他不想说,爷爷坐了一会儿,阿鸣一句话都没有说。后来爷爷实在受不了那气味,就离开了。

    回到家的爷爷看到家里的狗才想起阿鸣家的气味,那就是狗的气味。但是阿鸣自从上次嘱咐过我爷爷不要吃狗肉之后,就再也没有养过狗,那么这气味是哪里来的呢。

    爷爷想不通就不再想了。

    从此的两个月,我爷爷就再也没有见过阿鸣。一直到两个月后,爷爷在精神病医院看到了阿鸣。

    此时的阿鸣瘦弱的只剩下皮包骨头。最奇异的是阿鸣不再是双脚走路,而是双手双脚同时放在地上行走,就好像一只狗。

    此时,在这个时候我想到这故事,我觉得我自己似乎就是阿鸣。我甚至怀疑当初阿鸣不说话,说不定他已经不会说话,又也许只要他一张嘴,发出的就是狗吠声。

    我看着四周一群狗头的人坐在那里吃饭,刚刚被我吃下去的狗肉似乎在我胃里翻滚着,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凯子,你怎么了?”我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我不敢抬头,怕面对我的又是狗头的杨昆。

    我站起来,目不斜视的走出了肉汤馆,我没有管身后杨昆,又或者不是杨昆的呼唤。此时的我只想离开这里。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看到了杨昆,显然他还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过我也不能对他说什么,只好苦笑着回到自己的岗位。

    昨晚的经历我时时刻刻也忘不了,不管那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反正此后我再也没有碰过狗肉。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