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北京食尸鬼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本文有4125个文字,大小约为19KB,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东京食尸鬼》,最近很流行的日漫,估计很多人都在看。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会这样喜欢这部动漫,纯属是因为它血腥的画面和充满着杀戮暴力的剧情。

    很变态,不是吗?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变态。

    但是,自从这件事发生之后,我才深刻的发现到,我的变态根本什么都算不上,还有一个比我变态千倍万倍的人,就生活在我的身边,并且几乎和我寸步不离——

    一

    得知她死亡的时候,我正在楼下的咖啡厅里喝卡布奇诺冰咖啡。

    我以为前来通风报信的女警察,是在和我开玩笑。所以我很淡定的摇了摇手中的咖啡杯,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注视着杯中剩下的熟褐色液体。

    “这位同学,我是在很认真的和你说案情。听说胡小沫是你的同班同学,并且和你的关系非常要好,我想通过你询问一下案发前胡小沫的情况。”

    女警察很不满的看着泰然自若的我,那种有些愤懑、甚至有些怀疑的眼神,仿佛在认为我是凶手似的。

    我抬头瞟了她一眼,对她这种幼稚的思维可谓一点

    印度梦鬼故事

    兴趣也没有。按照柯南的剧情惯例,那些看起来镇定自若、面目狰狞的可疑人物,百分之百不是杀人凶手。

    “胡小沫?嘿嘿,你说她死了?拜托,她那种凶猛无比的女汉子,还能被人强暴了不成?”

    我冷冷一笑,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摆出一副非常欠揍的模样来。

    这个胡小沫,是我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对她的性格,我可谓是再了解不过了。她这种彪悍的女汉子类型,全班人见到她都要退避三舍,估计犯人都不会选择她这种货色下手的,要是说她死了,我还真的不相信。

    “这位同学,我请你认真一点!你要是再摆出这样一副模样,休怪我把你当做嫌疑人绑到警察局了!”

    女警察被我这一副痞子样子气了半死,真的有一种要扑上来、给我戴上手铐的冲动了。

    “额?”我微微怔了一下,看到她这样一副正经的模样,忽然觉得不大可能在开玩笑,便干咳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你首先要让我相信,胡小沫真的已经死了啊!”

    闻言,女警察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缓缓的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照片——

    二

    我震惊了,是真真正正的呆在了原地!

    这是我见过最恐怖的案发现场,准确来说,这简直就是《东京食尸鬼》的现实版,就是一个被喰种啃食得骨肉分离的恐怖尸体!

    不要告诉我,这个几乎已经完全被撕裂、完全被肢解、完全被蹂躏成碎肉的东西,就是我的青梅竹马,就是昨天还生龙活虎的胡小沫!

    拜托,这怎么可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会在杀人之后还如斯残忍的将尸体肢解。不对,这简直都已经不能叫做肢解,而叫做撕成碎片!

    “你……你……”我似乎有些口吃,惨白的脸上已经完完全全的被震惊布满,“你怎么知道这是胡小沫?都破碎成这个样子了,怎么确定是胡小沫的!”

    “因为,在尸体残缺的衣服口袋里面,发现了胡小沫的学生证。”

    女警察似乎很满意我的震惊,仿佛这种反应才是正常人应该具有的,她也因此洗雪了原本灌输在我身上的怀疑。

    “什么?她的学生证?给我看看。”

    我皱起了眉头,强迫自己从对尸体的震惊当中苏醒过来。我不断的提醒自己:你不是想来最喜欢这种血腥和暴力吗,怎么到了真正应对的时候,就变得这么怯弱和恐惧了呢?难道你不过是个傻子,只会叶公好龙吗?

    想到这里,我深呼吸了两次,将自己混乱的心跳安抚回原来的频率。

    女警察闻言,先是很不可思议的对着我看了一眼,仿佛不敢相信,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平复情绪一般。但是,她还是从怀中取出了我要的东西,并且递到了我的手上。

    三

    那张学生证被用警察局的那种证物袋包装起来,上面的血迹和碎肉都完美的保存着,仿佛是刚刚从案发现场拿起来的一样,几乎是百分百的还原。

    恩,看来警察们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一无

    秋婆子鬼故事

    是处啊。

    看着手中的学生证,我的眉毛渐渐的皱在了一起,似乎有些疑惑,也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如果仅仅从血水和残破方面来看,这张学生证是没有任何疑点的。因为,它几乎已经被血水浸泡的走了形,而且有很严重的翻折和破坏的痕迹,和尸体的残缺程度完全成正比。

    但是,非常奇怪的一点是,这张几乎被鲜血染满的学生证,却恰恰好的留下了胡小沫名字的部分,仿佛是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专门把她的名字保护了起来。

    难道,这真的是巧合吗?

    我微微抿了抿下唇,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女警察。

    “喂,除了这个学生证之外,现场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因为并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女警察,我只好随便找了个“喂”字来替代。

    “这位同学,现在是我在审问你呢,怎么反倒变成你在问我了?”

    女警察显然很不满意与我的表现,仿佛在她的印象中,像我这么大的少年,应该对警察抱有很幼稚的崇敬和恐惧才对。

    “你不让我先弄清楚案情,我怎么能给你提供线索啊?”

    我微微挑了挑眉毛,俊俏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有些无赖的表情。我忽然发现,和这个女警察聊聊天,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差事。

    女警察被我说的一时语塞,只好回答我的问题:

    “没有别的了。现场只发现了她的学生证,以及一些以及被撕成碎片的衣服。”

    闻言,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微微皱起的眉头凸显出一种智慧和睿利,漆黑如墨的眸子也在这一刻亮了起来,原本那种无什所谓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正经了起来,仿佛是一道利剑一般,可以戳破这个世界上一切的晦暗,去得到那隐藏在最深处的真相。

    按照我对胡小沫的了解,她的学生证一般都是塞在钱包里、随身携带的。如果说,她的学生证出现在了这里,那么钱包也应该同时出现才对。但是实际上,现在除了学生证之外,她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一个东西……

    四

    难道说,是为了钱而杀人吗?

    不,绝不可能。再怎么神经病的人,也不会想着找一个高中生抢劫啊。而且就算是要抢劫,也没有必要把尸体肢解成这种模样……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死亡场景,甚至有点故意模仿《东京食尸鬼》的意思。

    难道说,咱们北京也出现了食尸鬼了?

    额,不可能不可能,这种想法简直是太傻瓜了。看来真的是平时日漫看得太多,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

    “这位同学,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在胡小沫死亡的前一天,也就是本周五,你和胡小沫在一起吗?”

    女警察忽然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强迫我从一系列混乱的猜想当中回过神来。

    “当然在一起了。而且,那天她貌似还有些反常……”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思绪扯到两天之前,也就是周五的时候,然后拿起了桌上尚未喝完的卡布奇诺,微微抿了一口。

    “反常?什么反常?”

    “她煞有介事的找我借钱,说是要去买什么《飒漫画》。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给了她十块钱……”

    “那有什么反常的,女孩子喜欢看漫画,很正常啊。”

    “你能不能不要插嘴啊,打断了我的思绪诶!你难道不知道,侦探在办案子的时候,最讨厌被别人打断吗?真不知道,以你这种可怜兮兮的智商,怎么当上警察的……”

    我毫不留情的将那个女警察批评了一番,并且很理所当然的自诩“侦探”。

    女警察似乎有些愤懑,想要还我几句,但是一想到现在还在执行公务,她硬是忍气吞声的默不作声了。

    “借完钱之后,她忽然说自己有事,不能和我一起回家了,然后就如同逃避着什么一样,一溜烟的跑开了。我当时就有些奇怪,因为我注意到,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颊一直是红彤彤

    撩妹鬼故事超短

    的……”

    “以我对她的了解,每次她说谎话的时候,脸颊就会红成一片。我当即意识到,她其实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不过是要撒个谎把我支开。”

    “和她从小玩到大,不说十七年都呆在一起,也应该相处了有十五年了。这么漫长的岁月里,她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谎话……所以,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就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想看看她到底是在刷什么花招。”

    “后来,我惊奇的发现,她居然向每一个认识的人,都借了不少钱。而且借钱的理由层出不穷,从买漫画到买辅导书,甚至还有什么交学费之类的离谱理由……”

    “虽然不知道她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但是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深究的人。既然知道了她的目的,我的好奇心也得到了满足。毕竟我们两个有这么多年的情谊,我也没打算戳穿她,就独自一个人回家去了……”

    说到这里,我忽然之间如同被雷劈了一下,原本要递到嘴边的咖啡杯,就这样停滞在了半空中。

    五

    借钱?……

    “喂,把案发现场的那张图再给我看一下!”

    我忽然之间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以非常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正在做笔记的女警察。

    女警察明显怔了一下,用一种近乎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是非常嫌弃和不高兴的模样,但是她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照片,递到了我的手中。

    这一回,我不再是大略的观察这张图片,而是详详细细的端详起来。

    鲜血、碎肉、残肢……没错,藏在这些令人恐惧、令人颤抖、令人汗毛倒立的东西后面的,就是整个事件的真相,一个几乎可以震惊所有人的真相。

    看来,这个看似《北京喰种》的诡异事件,马上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我的目光在整个照片上流转了一番,仿佛是在确定着什么东西一般,然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喂,现在没我什么事了吧?我走了啊!”

    我放下手中的照片,将杯子当中的卡布奇诺一饮而尽,然后不等那个女警察做出任何反应,就如同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我似乎听见背后传来那个女警察的叫声,但是我完全置之不理——真相,马上就要露出水面了,我这个大侦探,才没空陪你纠缠呢……

    在路上狂奔的当儿,我又想起了几天前发生的一件事情,这更是为我的推理奠定了基础。

    “喂,”生物课的时候,胡小沫戳了戳我的手臂,从有记忆开始,我们两个就一直是同桌关系,所以几乎是每天都泡在一起,亲密的仿佛是一个人一样,“

    苏童的鬼故事

    我问你个问题。”

    “啥啊?”

    我有些朦朦胧胧的抬起头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没错,上课睡觉已经是我的家常便饭了。

    “你说,所有的动物当中,和人类最接近的动物是什么啊?”

    “当然是猴子啊。”

    我抬头瞥了一眼讲台上的生物老师,心中思忖着,这个问题还是问他比较合适。

    “额……除了这个之外呢?”

    “黑猩猩……他的基因和人类的相似程度达到97%,或者是海豚,它们的大脑结构和人类也有惊人的相似。”

    “拜托,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那是什么意思啊?”

    “算了,懒得理你了……”

    然后,胡小沫就转过头去一个人看窗子了,仿佛在想什么心事一样。而我,也就理所当然的继续埋头睡觉。

    现在想来,这个小小的插曲,还真是有点蹊跷啊……

    六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我已经跑到了长江旁边。依旧伫立在那滔滔江水上的堤坝,年复一年的接受着水波的洗礼和冲荡。

    就是这里了,绝对没有错。

    那是很小的时候,我和胡小沫都还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吧……我们两个经常这样拉着对方的小手,抛到这个郁郁苍苍的江堤上玩耍,一起看江水、折柳条、编花环……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一段无忧无虑的美好岁月啊。转眼之间,十几年的时间就这样飞逝而过了,连一点点让人叹惋的余地都不留下。

    我一步一步的走上江堤,数着身边缓缓掠过的柳树,一棵,两棵,三棵……

    数到第十九棵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因为,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这样站在那棵柳树底下,任凭江面上的秋风掀起她的刘海。

    一瞬间,我忽然感觉到这个女子是这么的美丽、这么的富有诗韵,恍惚间竟然有些迷离和混乱,仿佛被带入了梦境。

    “胡小沫。”

    我开口,叫了一声。这短短的三个字,仿佛是来自远方的呼唤一般,遥远而宁静,带着一种散不去的力量。

    那个女子微微一怔,手中的吉他也为之一滞。

    没错,她就是胡小沫。很难想象吧,这样一个高挑而优美的女孩子,竟然会是一个鲁莽无礼的女汉子,会是一个令全班都要为之退避三舍的母老虎。

    见她呆住,我就迈开双腿,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边。

    “你怎么知道,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好吗……”

    她转过头来望着我,

    寝室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目光中是从未有过的一种情感,和平日里的她简直有着天壤之别——没有那种痞子一般的无赖,没有那种无所畏惧的戏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近乎有些伤感、有些悲痛的情感。

    我恍然之间愣住了,仿佛第一天认识这个女孩子一般,呆呆的站在她的身边。

    “你为什么知道我没死,你为什么知道,那个尸体不是我的?……”

    她的声音传来,在我的耳边回荡着,仿佛有些颤抖、有些哽咽。

    “因为我了解你啊,傻丫头。”我微微一笑,伸手去拉她的手,触摸着她因为多年苦练吉他,而有些变形的小手,“你怎么可能死掉呢?”

    “为什么不可能呢……你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灵感,是从《东京食尸鬼》得到启发的吧?”

    “……你怎么会知道……”

    “哈哈,你别忘了我是什么人,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神探哦!你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那天放学的时候,你用那些恶俗的理由,究竟借了多少银子?

    别以为这件事我不知道哦,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呢!”

    胡小沫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怔怔的呆在了原地,抬头望了望我的眸子,眼中的震惊不言而喻:“那,你为什么没有戳穿我?”

    “恩,我有什么要戳穿的必要啊?我是那种喜欢曝光别人秘密的变态吗?”

    “那……你是怎么想到,我还没有死的?”

    七

    “嘿嘿,你还记不记得,你在几天之前的生物课上,曾经问我:‘世界上什么动物和人类最接近?’”

    胡小沫仿佛是震惊了一般,用一种近乎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我看的出来,她的眼睛仿佛是在感叹着:连这个你都能想到,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没错,其实这个计划,你已经设计了很多天了吧?要通过这种死亡的方式,来逃脱家长和学校对你的束缚……所以,你才会问我,有什么动物和人类很相似,可以代替你成为尸体,在所有的眼前演一场戏。怎么,我说的没错吧?”

    胡小沫已经完全震惊了,她的眼睛死死的等着我,仿佛是不敢相信一般。

    “后来,你就用各种理由向同学借钱,从动物园里购买了一只死去不久的猴子……当然,这一点我不能确定,毕竟只是猜测,不过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借着,你就残忍的把这只死去的猴子给肢解了……&rdquo#p;

    “不得不承认,你的胆子还真是大啊。作为一个女生,居然有勇气去切割尸体……真不愧是咱们班的母老虎呢,还真是令人佩服哦!”

    我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胡小沫的神情。她那种震悚的模样,仿佛是被人当头劈了一棒一样,简直动弹不得了。

    “如果你想知道,我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疑心的……嘿嘿,那就要功归于那张,你自以为很聪明的学生证了。”

    “你确实考虑的很周全,将学生证上都沾满了鲜血、并且来回折叠和蹂躏了一番……但是很可惜,你做的实在是太刻意了,那完全没有被鲜血沾上的名字,显得格外的显眼和古怪,一下子就引起了我的注意。”

    “而且,你平日里总是会把学生证塞在钱包里的,案发现场却偏偏只留下了学生证,钱包什么的全都不知去向……出于以上种种,我渐渐感觉到了疑惑和蹊跷,然后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

    说到这里,我戛然而止,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看了看眼前的胡小沫。

    尾声

    她低着头,修长的睫毛上似乎沾满了泪水,仿佛马上就要滴落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个家伙,你为什么要这么聪明,

    食堂鬼故事

    为什么要什么都想到啊!我明明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布置现场……这个计划我整整考虑了一个星期!居然,居然被你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就侦破了……为什么,为什么……”

    胡小沫一边说着,一边呜呜咽咽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这么柔弱、这么不堪一击的一面,一瞬间,我的内心似乎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小沫,我……”

    我有些支吾的抬起头,看着胡小沫的眼睛。

    “呵呵,一切都完了……我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么久,以为可以真的逃脱那个牢笼了……没想到,你居然看破了这一切!看来,我又要回去了,回到那个令我感到窒息、感到恐惧的地方……”

    “我本来想,我可以凭着我手中的这一把吉他,走到一切我想去的地方,弹出所有我想弹出的音符……这个梦想,

    这个仿佛是仙境的梦想,破灭了,破灭了,因为你破灭了!”

    说到这里,胡小沫似乎有些把持不住了。她第一次真正的嚎啕了起来,源源不断的泪水从她的面颊上滚落下来,瞬间就湿了她的衣襟。

    “小沫!”

    我仿佛是神使鬼差一般,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驱使着我将小沫搂在了自己的怀里,任凭她脸上的泪水打湿我的衣襟、打湿我的胸膛。

    “我会陪着你的,不管面对什么,是压迫也好、还是恐惧也罢,我都站在你的身边啊!小沫,振作起来啊,变回平日里的那个你,那个坚强的你啊!”

    我就这样搂着她,站在江堤上,任凭秋风掀起我的发絮,吹干她脸上的泪痕。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北京食尸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