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女尸手里的骨牌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有1719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后悔归后悔,钱还是要有的一天一亮,他就一人直奔五河村。

  村里族长接见了他,李宣便使出了拿手好戏,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岳父一家遇了难,得罪了官方,又打又罚,气得二老双双卧病在床。

  儿子介民在床前侍候,只得派他来将家乡老宅尽快卖掉,好凑钱度难。

  五叔听了也很着急便问:“那房契带来了吗?”

  李宣将房契及托五叔卖房的信件呈上并说:“岳父因急用钱,房子便宜点无妨,只是要快为宜 。

  五叔看了房契及信件及七哥的女婿,哪有不信道理,便急急到村内张罗卖房之事了。那李宣抹了一把汁暗暗窃喜。

  中午五叔便带来本村的一买主,因急卖,买主自然压价,最后以大洋五千出手,五叔虽直说房价低得可惜,但那李宣却只管接过钱来快溜。

  五叔还以为李宣急回京给七哥治病心急也没往心里去,便派家丁赶马车送李宣去蒲田县城钱庄将银元换成银票,以便携带。

  这时京城来的一行三人已到莆田站。下车后邢探长先到车站内打听了今明两日车次情况,便坐上了李公子雇来的马车直奔五河村。

  蒲田是个山岭小城,在摇晃的马车上邢探长说:”现在关键是时间,不知那李宣到村后是否能把宅子顺利卖掉,他如能在村里耽误一天,我们就主动了。“

  公子低头寻思一下,便回头对车把式说:”你的车我包了,每天五个大洋,叫你去哪你就去哪,行不行!“

  那车把式乐的合不上嘴。

  公子又说:”你叫马跑起来!马累死了我双倍赔你!“

  那车把式听罢便把车赶得飞快,看样子他恨不得现在就想把马累死!

  但他们哪想到,那李宣拉着五千大洋的马车正和他们擦肩而过。

  车速极快的马车傍晚来到五叔家门口,因怕李宣也在里

  每夜一个鬼故事txt

  面,三人便冒充买茶叶的要见五叔。那仆人疑虑地看看这几个身材高大的北方人,便把老爷请出来了。这郑介民见五叔出来便赶上前去跪下磕了一个头。

  老眼昏花的五叔不认识这仨人,便问:”几位从哪里来呀!“

  公子忙用不熟练的闽南话说:”五叔,我是介民哪!从北平来,前几年我和父亲还回家看过您哪!“

  五叔认出是七哥的大少爷,不禁大吃一惊:以为北平又发生什么大事故了。这姑爷才走这儿子怎么又来了?忙让进屋内。

  坐定后,介民简要地讲了事情的经过。五叔听了急得直拍大腿:”你们晚来一步,那小子下午刚走!并带走了卖房的五千大洋。“

  五叔也简要介绍了卖房经过,又说:”我也是老糊涂了,七哥经商一生,总有些积蓄,也不至于卖房治病哪!“

  公子说:”五叔,这不能怪您,是那家伙不是东西!“便把家信递给五叔。

  这时邢探长倒冷净下来,对大伙讲道:”这次虽未抓到他,但证明追捕的路线是对的,据五叔讲他比咱先走四五个小时。

  他跑不了,我在蒲田下车等他,他要想走只能到福州再转车去别处,而最早的车也得明天中午才有。我们连夜返回蒲田去堵他,俩北方人在县城是很显眼的。

  大家都同意这种分析,五爷便叫佣人去准备干粮给他们带上。

  再说那李宣在金隆钱庄将银元换成银票后,顿时觉得腰杆粗了许多,当他路过一个叫“月春搂”妓院时,黄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他只在妓院呆了半个时辰便匆匆回到了文茂旅馆。

  那在旅馆傻等的姘头单小姐见他回来了,高兴得了不得,忙问:“房子卖了没有?”

  李宣没事人似的说:“卖了,不过还得签个协议才才。五千大洋,咱俩拿钱后就远走高飞,去上海享福吧!”

  说罢这对狗男女便又搂又啃得意起来。

  一夜无话,转天一早店家便来敲门,说有个大爷来拜访李先生。李宣心里有数,便不顾单小姐尚未梳洗打扮,便急忙将那人让进屋内。

  只见来人五短身材,粗黑的皮肤,穿一身漂白对襟短褂,脚上不伦不类地穿着一双黑皮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进屋后,他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理李宣的赔笑,俩眼只是色迷迷地盯着单小姐,从上看到下,一边用闽南语谈着什么?

  典妻的鬼故事

  一边放肆地哈哈大笑,并用手和李宣比划着什么。临走还围着单小姐看了半天,不住地点头称好。

  关门后,单小姐大发脾气:“这种人你也带进来?什么东西!黑头粗脸的身上却带一股脂粉味!肯定是整天泡在女人堆里的东西!”

  李宣大吃一惊:“他买咱房子,你管他好人坏人干什么?等我带你去看看街景然后办完手续就会把钱拿来,五千大洋好大一堆哪!”

  单小姐一撇嘴:“这小县城有什么好看的,不如了钱直接去上海!”

  “那也行!”李宣巴不得地说。

  再说那公子一行三人一夜未停车,清晨便赶到了县城。巴掌大的县城能有多少旅馆,他们拿着照片,一会儿就在文茂旅馆得到消息,但旅馆胖老板说那一男一女刚走。去哪儿并不知道,

  三人一听急了,邢探长一亮警察证件,一拍桌子说:“我们还在办案,你要是知情不报,看我怎么收拾你!”

  胖老板吓得忙说:“一大早妓院的黑七就来找李先生,不知说些什么?但我听到李先生送黑七时说:‘一会我就把她送去。’”

  收养鬼故事

  公子听后掏出一枚大洋“啪”地拍在桌上说:“你马上领我们到黑七那,这大洋便是你的了。”

  胖老板看看凶神恶煞的探长,便把银洋抓在手领他们去了。

  走不多远,老板便指着一座木制二层小楼说:“就是那!我惹不起黑七,你们只好自己去了。”便逃之夭夭了。

  红漆大门口围了一堆人看热闹、只听见一男一女用北方话骂着什么。走近看见一时髦女郎打扮的女人死死抓住门框不放,一西装打扮的男人与一黑汉正死命往里拖她。

  邢队长眼睛一亮,看了公子一眼,那公子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大喊道:“邢探长!就是他!”

  原来李宣这禽兽将五千元银票拿到手后就领单小姐往妓院走,单小姐是何等人物,她是在天津、北京大码头混过的角色,从李宣一领黑七到屋内的表演,她心里就有怀疑。

  所以一进黑七的院内,看到许多油头粉面的女人及嫖客,便明白李宣将她卖了,回头打了李宣一个耳光后,掉头就跑。

  真是羊落虎口,刚跑到街上就被黑七及李宣抓住,死命往院里拖。单小姐抓住门框大呼救命,但街上无人敢管。

  真是坏事做尽,时辰已到,那李宣为卖姘头而耽误了半天时间,却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众人只见三个北方汉子猛扑过来,一声怒吼,便将李宣踹了个大马趴,磕得他满眼冒金花,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被二个警探用小麻绳绑了个结实。

  那文静、宽厚的公子见到杀姐仇人,恶从心出,骑在李宣身上狠擂一顿,打得他鼻口喷血,两个警探也不阻拦。

  这时,单小姐也不哭喊了,黑七也愣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邢探长掏出警察证件,告诉大家这李宣是在逃的杀人凶手,现在将他拘捕归案。

  这样,历时10天的千里追捕以胜利告终。

  半年后,天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将李宣判处死刑。判处姘妇单明珠有期徒刑5年,至此当时轰动天津及全国的大案画上了句号。

  现在还有人问,那张滚落到地板上的骨牌会么会落到床下的女尸手里呢?至今人们也没有弄清。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