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解剖楼里的女尸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有1854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秋夜渐凉,淡淡的月光又清又冷,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412宿舍,将地板点缀斑驳陆离,那如水的月光好像在预示着什么?

  突然,余音缭绕,一时间辨不清是从哪里传来这么绝妙的歌声,或者是被什么乐器伴奏着,也许是来自于零度空间,那天籁之音触动着余芳的心。

  一道惨淡的月光的照射着一个身影,余芳睁大了双眼努力的瞧过去,那身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漂浮不定,余芳尽可能的凑上前去,慢慢地慢慢地那个身影越来越清晰。

  耀眼的光晕中,一个身着缟素的年轻女子正缓缓地朝自己走来,余芳定定的瞧着,那女子的轮廓清晰了起来,终于,她看清了。

  那是一张支离破碎的脸,脸上鲜血淋漓,那无助而空洞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余芳,余芳想大声的呼叫,却分明的感到声带被什么压住一样,咿咿呀呀的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我又来了,我来看你来了”,那女子伸出一双纤细的手想要去拥抱她,余芳身嘶力竭,只能无助的看着那女子。

  “醒醒.......醒醒.......余芳,快醒醒,你怎么啦?”室友的呼叫声传入到余芳的耳中,余芳陡然的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天花板,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滴落下来。

  “余芳,你是不是又做恶梦了,又梦到那白衣女子了”室友小雅关切地问道。

  余芳无助地点点头,表示默认,是的,这已经是第三次梦到这样的梦,自从她上完西医学概论的实践课——人体解剖之后,这梦就一直会在自己熟睡后如期而至。

  她每每在惊醒后,全身如虚脱一般,总是会想起,解剖室里被福尔马林浸泡着的那具女尸

  那具女尸的脸被一副橡胶制的皮衣包裹着,学校是不允许同学在授课的时候去看尸体的容貌,说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余芳还记得,那女尸身形曼妙,凹凸有致。

  只不过长久的被浸泡在福尔马林中,作人体标本,总是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辛辣味。她还记得,老师说过,不要轻易地去触碰尸体,会沾上晦气。

  而那天,她出于好奇心,实验课快结束锁门的一刹那,她趁老师不注意摸了那女尸一下,通体冰冷。

  余芳,看着小雅,紧紧地抓着室友的手,心想,一定是自己沾上了不好的东西,我该怎么办?

  “小雅,你陪我坐一晚好吗?我害怕睡着,害怕遭遇同样的梦境”余芳带着近乎祈求的语气看着小雅。

  “好,不怕,我就在你旁边”小雅抓着余芳的手,她能感觉到余芳手的冰冷,眼神中的惊恐。她是余芳大学里的闺蜜,轻声地安慰着她。

  余芳依偎在小雅的身上,顿时感觉到踏实了好多,她轻声细语地说着“小雅,你知道吗?我奶奶从小就说过,说鬼魂是可以俯在人身上的,如果怨念很重的鬼魂,她可以主宰那个人的思维,控制他的意念,我好想感觉到我被那女尸缠上了,她会不会附在我身上啊?”

  说着说着,余芳困极了,慢慢地阖上了双眼。小雅也感觉到倦意袭来,靠在余芳的身上沉沉地睡着了。

  悠扬的歌声又飘飘荡荡的传来,余芳又感觉到那女子近在只咫,触手可及她身体的冰冷,那白衣女子又在。余芳睁大眼,看到的还是那张破碎的脸,鲜血淋漓,缓缓地伸出手,向自己走来。

  余芳“啊”的惊叫出声,惊醒了熟睡的小雅,小雅睁着惺忪的眼睛,不可置信的道,

  “芳,你不会又梦见了吧。”

  皎洁的月光投射在地板上,地板显出一片斑驳陆离,余芳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小雅轻叹了一声道,“哎,不知怎么的,你一睡着就会做这样的梦,我小时候村子中有一些年长者说,被魔怔缠上,唯一的办法就是去直面现实,解铃还需系铃人,正好,我们今晚也睡不着,索性就去解剖楼探个究竟,解了这个疙瘩吧。”

  “小雅,你开玩笑吧?让我们去解剖楼见那个女尸,要是出事怎么办?”余芳期期艾艾的说着。

  小雅神色严肃起来,一把抓起瘫软在床上的余芳,厉声说道:“我没开玩笑,这事必须解决,你不去面对现实,不去跟那女尸解释清楚,你以后就别想睡个安稳觉,难道你想一辈子这样,被折磨的人格分裂吗?我是你的闺蜜,我有权对你负责,走,我们去解释清楚。”

  小雅说的抑扬顿挫,果断决绝,余芳这个当事人只得应允,可是心中还是忧心忡忡,害怕出现不好的事情。

  夜深了,月光下,清辉满地,小雅裹了裹衣服,看着眼前这栋古色古香的小楼,盯着被月光惨淡地照着的墙壁,战战兢兢的徘徊在门前。

  “我怎么感觉这么冷呀,我们还是回去吧,小雅,我害怕”不知为什么,余芳心中怀揣着不安,她是一步也不想踏进这座小楼。

  “这就是我们学校的解剖楼,也是你做恶梦的根源,我们来了就没想着要回去。”

  小雅置若罔闻,仍然痴痴地看着那楼上惨白的墙壁,目光中竟有了一丝冷峻和坚毅。

  她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拉着瑟瑟发抖的余芳。

  其实小雅也是叶公好龙,他心中也充满着恐惧,但为了缓解余芳的情愫,她故意装的大义凛然。

  余芳拽着小雅,一步一步地朝前蹑手蹑脚地走着,落针可闻,生怕惊动了什么........这楼里,又等她们的是什么啦?

  总算到了实验室门前,小雅看着虚掩着的门,心中惊道,“这门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开着啦,楼管难道没检查吗?”小雅满腹狐疑。

  “你先进去好不好”余芳在后面惶惶不安地看着门里面。

  小雅看着余芳,无可奈何地说:“你呀,真是胆小。”可是她此时又何尝不是胆战心惊,生怕真的碰见了什么。

  小雅扶着门,轻轻地推开了那闪沉重的虚掩着的木门。

  “吱呀”她们两个好像进入了一个冰窟窿一样,寒气森森,透彻心骨。

  一阵强烈的恐惧感笼罩在实验室里,有种窒息的感觉,小雅深吸一口气,用力地拉了拉身后的余芳,余芳的手很冷,冰凉冰凉的,也许是太过于紧张的缘故,也许是别的原因?

  “余芳,你怎么样,还好吗?”小雅的声音有些发抖,她明白她也是害怕的。

  四周寂然一片,无声无息,小雅的声音掩没在一片死寂中,没有人回答

  谁讲鬼故事把自己吓死了

  她。

  一段沉默后,小雅终于忍不住了,凑到余芳的耳边大声嚷道:“余芳,你不要装鬼,你怎么啦?听不到我说话吗。”

  又是一片沉寂,小雅被惧怕和孤独攫住,心中隐隐不安。而身后的余芳,这时变得那么沉静,眼神木讷,表情麻木,好像完全在另一个空间里一样。

  小雅正要大喊,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吧。”

  而那声音却分明的来自于自己身后,对,是余芳的声音。

  小雅转过头来,惊诧万分地看着余芳,轻声道“芳,你刚才说什么,你不要吓我。”

  余芳没有回答她,仍然满脸诡异地看着她的闺蜜,阴森森地笑着。小雅被余芳的举动吓了一大跳。感到后背丝丝发凉。

  实验室里有一股难闻的刺鼻气味,小雅意识到,这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但此时的小雅无心顾及这个,她的心已经沉沦在无限的惊恐中。

  “糟了,难道余芳被女尸附体了”,小雅这时才想起余芳说过的那个关于鬼魂附体的传说。

  她惊恐地赶紧撇开拉着余芳的手,越想越怕,本能的朝后靠了靠,忽然觉得一只冰冷僵硬的手从后面伸出来,搭在她的肩上,小雅回头诧异地看去,一具全身腐烂的躯体紧贴在自己的身后,那躯体散发着浓浓地福尔马林味,脸上绽开着一片片的碎肉,鲜血淋漓.........

  第二天,阳光穿过枝桠,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在解剖楼的门口忙碌着一群穿着制服的警务人员,说解剖楼昨晚发生重大案件,有俩女学生无缘无故从楼上坠下身亡,死亡时间初步诊断为昨晚后半夜。

  恍惚间,尚能听见四楼解剖室中传来的阴恻恻的诡笑声“来陪我吧,陪我吧.......”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