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湖中女尸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有1828个文字,大小约为8KB,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黑暗笼罩着的寝室,某种声音在耳边飘荡,伴着夜莺的啼哭,好像再翻念着一串串神秘而古老的咒语。

  涵琦艰难的爬起了身,舒展着腰际的酸痛,那声音却飘过了窗子,像一颗尖锐的钉子,刺入了耳膜,有了钻心的痛意。

  一个月以来,她太过熟悉这样的声音,但却没有生出免疫的抗体,仍然一次次地受着重创。

  她,无计可施,只得忍受。

  一声声哀婉的叹息,伴随着舒缓沉闷的节奏,她明白,宿命终究是逃不掉的,该来的总会来。

  她爬下床铺,蹑手蹑脚,生怕一不小心惊醒了熟睡的室友。

  走廊中死一般的宁静,空气像凝聚了般,散发着彻骨的冰凉,世界都在安睡着,只有她像幽魂般游荡,披着半透明的纱衣沿着走廊,步伐踱开了。

  嗒……嗒……嗒……

  那个声音在远方呼唤着她,循着墙跟,走出了寝室楼,外面是一片朦胧的白雾,四周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那声音却愈发的近了,似在催促她加快脚步。

  涵琦走快了,朦胧的烟雾中一个拱形的门洞若隐若现,这是地狱与天堂的窗口,穿过门洞,世界变得更加的混沌,涵琦惊奇地发现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夹竹桃的岸,暗绿色的水,濡湿的泥土。

  学校后面的小湖——中心湖,涵琦的大脑中清晰地闪现出这样一个地方。它让涵琦从心底里生成了一股冷意。这是一个月后,她再度造访这个死亡的圣地。

  相传,中心湖有很多幽魂,文化大革命时期,有许多受迫害的老教授尊严受辱,一气之下,沉尸河底。化为厉鬼,在午夜的时候呜咽着.......

  歌声还在晨曦中飘荡着,她听见了,甚至每一个音符都跃入了耳膜,某个温柔磁性的女声在浅吟着,好像是来自于另一个灵异的世界。

  声音乍停,涵琦看到了眼前

  很污能让你下面湿的黄故事

  迷蒙的烟雾中渐渐显出一个人影来。惨白的皮肤,一袭雪白的着装,僵硬的身姿,涵琦一下子想起了一个影视剧中的人——聂小倩

  白色的衣裙被白色的雾笼罩着,直到女子走近了一点,露出黑色的长发和幽怨的眼睛时,涵琦才明白这是挣脱不了的轮回。

  她惊叫出声,女子是蒋梦涵,一个消失了一个月的人。准确地说,她已经去世一个月了。

  白衣女子直勾勾地盯着涵琦的眼睛,在她水汪的杏仁眼中,黑色眼球逐渐的模糊,终于映出一个墓碑的样子。

  晨曦的浓雾伴随着陈腐的气味笼罩着女孩,涵琦却逐渐的眩晕,顺着冰冷的河堤,光着脚,踩进了暗绿色的河水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鱼肚白的东方,光亮的一片。这个清晨,浓雾散尽,却飘起了冷雨,雨一滴一滴地下着,拍打在水面上,发出一片哗哗的声响。

  F大的学生们都陆陆续续地来上课了,途径了学校的小湖,湖里看不清有什么东西,常年肆意蔓生的水生植物填满了整个河底,水面看上去像铺满了深绿色的燃料,一个聒噪的女生却好像发现了什么,她指着深绿的湖面,大叫道,“咦,那是什么,像个黑色的皮球。”

  女子正说着,黑色的皮球慢慢地露出了水面,湿漉漉地滴着水,紧接着是轻薄的白纱衣,女子终于发现了,大惊失色,声嘶力竭地怪叫起来“死尸”。

  声音划破了清晨的寂静,刺入了来往的学生的耳膜中,人们都纷纷朝湖面看来,只见一个早已经发胀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湖面上,尸体沾满了污泥,眼睛惊恐的张开着,布满了血丝。

  一月前

  涵琦和蒋梦函住在同一个寝室里,二人感情一直不和,矛盾不断,究其原因是十八岁的少女总会有一些嫉妒心。

  蒋梦函长的玲珑饱满,诠释了这个年龄少女该有的性感。与她比起来,涵琦就像一个含苞欲放的花朵下,一株见不到阳光的小草。1.56的个头,臃肿的体态,尚未发育的身体裹在一件大红的外套中,名副其实的像一个村姑。

  跟这样的女子成为室友,一直是蒋梦函心中的伤疤。漂亮的女孩是爱美的,当然也苛求自己的视线之内都

  男生放学后被老师强迫穿女装

  是美的事物。

  涵琦的出现,却打破了蒋梦函一切对美的追求,她决心让这个污染了她视线的女孩消失在她的视野中,至少让她搬到别的宿舍也是好的。

  夜晚,学校的公共浴室里,涵琦一个人在洗澡,时常她都是一个人,趁大家都沐浴完的时候她才敢猫似地窜进浴室里,因为她惧怕站在一群含苞欲放的花朵中。

  莲蓬头喷出温热的水珠舒服地冲在皮肤上,蒸汽缭绕间涵琦看着镜子中自己模糊的身影,也许她觉得这样会很好——她一直耿耿于怀与自己的身体。背上巴掌大小的黑色胎记像一块狗皮膏药紧紧地黏在自己的肌肤上,她厌恶这块胎记,就像别人看见这块胎记时憎恶的眼光一样。

  涵琦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和乡下的伙伴们一起玩闹时,大家指着她背后的胎记指指点点的场景,让她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伙伴们也像看着一个怪物样说,你背上的胎记很丑,跟你的人一样,韩琦

  很污很黄细致多肉小说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十多年来她从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裸露自己的身体给别人看,就算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也会很自然地让她避过眼去。

  韩琦任温热的水珠怕打着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那些儿时伤痛的记忆好像舒缓了,她心中好受了一点。突然,旁边的一个莲蓬头好像在滴着水,有人扭开了一个蓬头,这么晚了还会有谁?

  她透过水汽看过去,见到了一张熟悉而讨厌的面孔——蒋梦涵。

  蒋梦涵也看到了她,并没有惊讶,因为韩琦在这个时间洗澡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了。

  “你好。”涵琦试着打招呼。

  果真,蒋梦涵讨厌地背过了头,理也不理她。韩琦心里

  中国鬼故事

  猛噔了一下,撇撇嘴又自顾地打开了蓬头。

  可这次她忘了一件事,一件在自己的生命中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自己背后的胎记触目惊心地在朦胧地水雾中显现出来。蒋梦涵“呀”地大叫起来,韩琦一惊,转过头去,真巧碰上了蒋梦涵的眼睛。

  她明白噩梦就此到来了。以蒋梦涵的八卦,不出一天,自己的秘密将会世人皆知。

  蒋梦涵指着她背后丑陋的胎记,手掩着嘴巴,好像随时都会吐出来一样。“涵琦,你人已经很丑了,可没想到背后更丑,你怎么还有勇气活在世上。”蒋梦涵开始嘲弄起来。

  这下,涵琦真的再也受不了了,浴室内的蒸汽模糊了双眼,淋浴器喷出的水珠打在脸上就像针刺般疼痛,不知她哪里来的勇气,像母狼样冲了过去,揪扯住蒋梦涵的头发,摔在了地面上。

  不幸发生了,墙壁上挂衣服用的钉子被岁月磨损后,失去了原来的平滑,变得尖锐而锋利。

  钉头刺穿了蒋梦涵的头颅,那张原本美丽的脸上淌下了一大片的血迹。染红了蒋梦涵的胴体。以及地面。

  涵琦意识到自己“闯祸”了,她本来只想维护下自己的尊严的。可这一切却真实的发生了,蒋梦涵死了,涵琦怔怔地看着

  鬼故事短篇超吓人

  那张痉挛而扭曲的脸,只一秒间,作出了决定——毁尸灭迹。

  她潜回了宿舍,拿出了那把经常用来削平果的不朽刀,回了浴室。

  雷声轰鸣着,伴随着闪电,涵琦的心中像被电击了一样,跳着厉害。她扛着一包肢解后的尸体,来到了学校后的小湖边,里面装了块岸边的青石,投了进去。

  尸体沉入了湖底,蒋梦涵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一月后的今天,警察在打捞涵琦的尸体时,才在湖底意外的发现了一包藏尸袋。

  打开后,发现尸体早已腐烂,露出森森的白骨。从尚未肢解完的头部来看,此人正是消失了一个月的蒋梦涵。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湖中女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