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灵侦1》无头女尸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恐怖鬼故事 |本文有2020个文字,大小约为9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零八年从医学院毕业,做了医生,可是没想到出了个手术意外,导致了患者不幸离世,因此被医院辞退。也许是有了阴影,我觉得我不适合站在手术台前。

  从小我就很痴迷侦探类的电影,漫画,还有小说。加上自己处于失业状态,于是我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也就是除了开业的第一天热闹,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的事务所几乎就没进来过人。

  就算走进来也是送外卖的,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我坐在事务所的沙发上,手里抱着电脑看着电影。虽说表面上很平静,可我心里却是有些焦躁和紧张。

  这样继续下去真的不行,我存的钱最多还够半年的房租,还不算上我的日常生活费用,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过不了两三个月我就得流落街头了。

  就在这时,我电脑上弹出了一条新闻信息。某企业老板偷养小三,孩子竟已上小学。

  突然间,我像是来了灵感,或许可以在网上发一些消息,我先去抓抓奸,维持维持生计。

  这样想着我就开始忙了,马上就在各大网站发了信息。之后我满怀憧憬想着先靠抓奸挣一笔钱,然后再做回自己的侦探,名利双收。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我的信息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一般,偶尔还有几个广告发到我的手机里。

  看来这也不是一条路,或许我该主动去找一些生意了,这样等生意上门可不是一个办法。我把目光放在了公安网,这里会有一些凶杀案的情况,贴吧里也有一些案子。

  我坐在电脑前,找着这城市里所有近期发生的凶杀案。找了不到半个小时,一个案子就吸引了我。男子出差半月回家后居然发现家中躺着一具无头女尸。

  这个案子没有悬赏,它吸引我的地方是因为我想通了一件事,或许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打开知名度,而不是到处去找悬赏匿名提供消息的案子。

  我收拾了一下,整理好做医生时候的家伙,看了一眼案发的地址,然后匆忙的离开了事务所,拦下了一辆出租朝着那地方赶去。

  好久没出门了,坐上出租车看着窗外的景色还有些陌生,似乎我从不属于这个城市,可又不知为何我却一直身处这座城市。外面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好像有自己的生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而我,好像离开学校到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两年了,两次生日没有听到过一句生日快乐,甚至就连蛋糕都没吃过。

  我的身体也不是怎么好,经常爱感冒,很多次发着高烧躺在床上,我就在想,是不是某一天我死了,会直到房东来收房租才能被发现?

  难道我会一直孤独?

  我一路上想着,感慨着,出租车很快就到了。给了钱背着我的挎包,我朝着案发的那栋楼走去。刚一走进小区,就看见了那栋楼下停着的警车。

  这案子好像是昨天上传的,看来现场还没有收拾。我理了理衣服朝着那栋楼就走了过去,我脑子里想着案发的房间在三楼二号。我刚刚走到单元楼的门口,一种莫名的感觉就传来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这种感觉有些微妙。我退后了两布,这一瞬间我就明白了。“这什么缺心眼设计师,两栋楼角度不一样,居然旁边那栋楼斜视就像是正面一样。”

  心里暗骂了缺心眼的设计师,然后我径直朝着楼梯里跑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着电梯门开着也要来走楼梯,反正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觉是走楼梯要好一点。

  然而这楼梯里似乎没有灯,一跑进来就是黑漆麻乌的一片,跑到了二楼我就看不清前面了,只能是摸着朝着上面走。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了,这是白天啊。

  瞬间我感觉我全身都凉了一下,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鸡皮疙瘩全部从皮肤里面钻了出来。突然,我感觉到前面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撞了我一下。

  在这黑暗的环境里,这一下更是让人心惊肉跳,至少我还不是植物人,能感觉到撞到我的东西绝对是肉体。眼前还是什么都看不见,撞到我也就是那一瞬间的感觉。

  我继续硬着头皮走着,我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走楼梯了,这尼玛,我说我不是撞鬼就连我自己都不信。

  可是说碰鬼也有点勉强,毕竟我可是医学院毕业的,以这种身份去告诉别人我碰了,我又没喝多。

  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不要害怕,这世界没鬼,硬着头皮继续向上走。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耳边传来了女人听声哭泣的声音。除了哭声还有着一个声音,似乎一直在说掉下来。

  我尼玛这次是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突然,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由于我的速度太快,我直接就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就在我感觉心脏快要跳出来的时候,我却是发现居然有了光亮,我跑出来了。我转过脸看着身后的楼梯,这一看,差点没把我吓死,这尼玛,楼梯里的灯是亮的。

  我打了个哆嗦,想起来刚才绊我的那东西,那触感绝对不是台阶。看着楼梯里的灯是亮的,我有些想要硬着头皮走过去看一看了。

  不过就在这时,我旁边的门却是突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了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还交谈着,似乎是在说什么尸体的事情。 刚从案发现场走出来肯定是要讨论尸体了。

  我为我的机智微笑了一下,就在这时,我的脸上不止有微笑,还多了一些惊喜,这两人出来居然没关门,保护现场的也只有几条警戒线。

  他们两个走过我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的穿着也不特殊,就是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这两人也没表现的多 在意我,直接就走过了我。

  趁这个时间,我赶紧从警戒线下面钻进了房子。刚一进房子我便是看见了,尸体原来位置上画的轮廓图。

  我只是看了一眼,便是直接愣在了原地,因为我想起了刚才在楼梯里听到的声音掉下来。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被什么东西给按住了,我想要挣扎。

  “不许动,你是什么人?”按住我的警察大声的吼着。我心里有些庆幸,还好我已经知道了原因。我也大吼了一声“我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了,快放开我。”

  这两个警察一愣,我也不想越扯越麻烦,于是我继续说“我是侦探,我已经知道了真相。”

  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真的侦探就是傻子,这两个警察看我的穿着和说话不像是疯子,也就稍微的松开了我一点。

  不过还是给我拷着手铐,好在我还是可以站起来了。

  我站起来之后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走到标记尸体的地方,转过脸看着窗外说“你们有没有觉得这房子的构造很怪。”

  这两警察似乎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摇了摇头继续说“你可以试试站在对面五楼,用绳子吊着一块重物会怎么样。”那两个警察对视了一眼。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警察有些不耐烦的说。见到他有些不淡定了于是我赶紧说“你们跟我一起做个实验就知道了。”

  这两个警察似乎有些迟疑,不过是看见我已经被制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我带着警察走出了单元楼,然后朝着对面的那栋楼走去,走进电梯,让警察按了一下五楼。

  我们三个从电梯里走出来,我看了看手上的手铐然后说“总不能让我这样见人吧?”警察对视了一眼,把我的手铐给打开了。

  我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然后走到四号房门口按了一下门铃。刚按了三四下,房门便是打开了,一个中年男子的脑袋探了出来。我能看到他在看到我身后两个警察的时候,表情中露出了一丝的不安。

  我直接推了一把门走了进去,环顾了一下房间,这一次我真的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了。“你是一个人住么?”我问到。那男的迟疑了一下说“是的,我一个人住。”

  我点了点头又接着说“我们需要征用你的房子做个实验,可以么?”我这话有些转移目标,让他赶紧我似乎对他没什么想法。那男的点了点头,似乎是松了口气。

  “欸,刚好你这还有绳子。”说着我走过去把墙角的绳子捡了起来,这是登山绳,很坚固。拿着绳子我看了看天花板,然后说“我想你不介意你的天花板上吊着东西吧?”

  也不管他介意不介意了,我拿着绳子绑在自己的腰上,然后把绳子绕过天花板上面的横梁,绑在后面的玄关上,这似乎是一个环扣,随后我猛然间冲出了窗户。

  “你干什么?”那两个警察看着楼对面的我大吼了起来。我站在案发的房间里,嘴角保持着微笑,用手指了指脚底下描好的轮廓线,轻声说“还不懂么?抓人啊。”

  那两个警察似乎还有一些楞,我又大吼了一声“他一个人住玄关下面怎么会有高跟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