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女尸的头发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民间鬼故事 |本文有2114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古代汉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所以无论男女都留长发终身不剪,断发即为不孝。

  古代女子断发有两种可能:一是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断了发,奉了道,不婚嫁,不传艺,一辈子一个人。二是失去丈夫,心已死去。

  长发是爱情的象征,为了爱一定要留下,剪去长发也就是为死去的爱情殉葬,短发可以长,而爱情不再有。

  距阿东坠楼身亡已过去半个月,这半个月我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中不断回放阿东坠楼的画面,时时半夜惊醒,每次在梦中阿东总似乎有事要托付给我,可每次醒来什么也想不起来,记不起来……

  阿东是四年前跟我一起考进这所全国重点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的,我们住在同一个寝室,他沉默寡言,不善言辞,也不太喜欢表达,不过人很好,平时有很多事会私下跟我说,把我当做是大学里最好的一个朋友。

  据他自己所述,他来自一个叫古落村的落后山村,由于交通不便所以经济和文化都很落后,他是村里历史上唯一一个考上大学,而且是重点大学的学生,所以他为了学习可以付出一切,也可以牺牲一切。

  根据我对他日常生活的了解,他确实是很努力,每次实验课完了之后他都主动要求自己留下来做附加的实验,所以经常自己一个人留在实验室。

  大学经常有空闲的时间,每次我们晚上出去聚会,我们极力邀请他,他都会拒绝,久而久之,我们就习惯有什么事情都不会预他那份,我们已经把他当成特别分子,除了我,其他人几乎都不会跟他聊天,所以他来来往往甚是孤单,让人感觉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

  有时候还会自言自语,我们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很快大四就要完了,他跟我说他要准备考研,就在临近毕业的几个月里,阿东行为越来越怪异……

  我们临床专业是要经常跟各种死尸打交道的,临毕业阿东的导师给了他一个科研课题,实验的数据是用来完成毕业论文,每次跟死尸打交道,我们同学都很排斥,可阿东都表现出异常的兴奋。

  有一次实验我跟他解剖女尸,我去厕所回来不经意发现他在抚摸女尸的脸,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瞳孔放大,表情僵硬异常。

  我走过去叫了一声:“阿东,你在干嘛?”

  阿东明显是我被吓到的样子:“没,没,没,我只是,只是在观察实验仪器。”

  他不说我也不多问。自从那次以后我感觉阿东越来越怪了。

  往后日子里我准备毕业论文和实习的事,他在跟导师做实验,所以他经常不在宿舍,有一次我要去复印店打印论文,打电话问阿东借个U盘,他叫我去他桌面拿,我找不到就用桌面的钥匙打开他的衣柜,我惊呆了,他的衣柜里全是一束一束的长发……

  我回想起来了我们实验室这几年的女尸总是头发被剪短了,或者被剃光了。以前不觉得什么,以为是老师特意而为。我立马关上柜门。心里不禁阵阵寒意……

  阿东没有女朋友,身边又没什么朋友,这样他跟女尸独处或许能寻求些许安慰。但为什么保留这么多女尸体的头发我有点想不通,我一直认为他除了话少,人还是挺正常的,我不敢往变态那方面去想。

  第二天晚上,由于好奇心,我来到阿东的实验室,门关着,我踩在桌子上,从上面望进去。

  此时的阿东一丝不挂的坐在女尸上面,用刀在女尸的脸一刀一刀地划着,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用舌头在女尸脸上来回地舔着,似乎很生气,又似乎很快乐,似乎很折磨,又似乎很享受。

  接着又在自己大腿用小刀一刀一刀地划着,血顺着大腿流到小腿,再流到地上,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痛楚,一丝丝快感浮在他微微眯着的双眼。

  我此时此刻完全被震惊了,赶快离开这里,生怕见到这个可怕的阿东,也生

  鬼故事的张震

  怕他见到我。

  过了两三天,我觉得不能任由这样发展下去,会出问题的,于是把阿东约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告诉他我见到他在实验室的事情了。

  阿东似乎没变现出震惊的表情,他勉强的解释道:那天他心里很不开心了,实验又遇到很多瓶颈,没地方发泄,所以做了那些事。

  我安慰他说:“以后生活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找我,很多事都可以跟我说,我当他是朋友的”。

  其实我怕他心里很压抑,但他不愿意说,我不敢强迫他,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两天之后,从未抽过烟的阿东在宿舍抽着烟,看见我回去,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跟我说“我拍拖啦,改天请你吃饭哈,不要告诉别人哦,我只想跟你一个人分享我的喜悦”

  我接过话“嫂子是谁呀?哪个班的?漂亮吗?什么时候带来瞧一瞧啊?

  “嘿嘿,我跟你说说而已,我才不想带给你看呢?你们这些色狼!”眼神中透漏着些许紧张。

  “那好吧,祝你恋爱愉快。”

  宿舍12点就关了灯了,当天晚上阿东两点才回来,躺在床上嘴里喃喃有词,自言自语~

  我迷迷糊糊向他的床望去,他也渐渐安静下来,这时地上霎时出现了绿光,从阳台的窗外迅速往室内的铺展开来,当我眯着眼睛往地上望去的时候,一个被人砍断的头颅躺在地上,嘴巴一张一开,眼球睁地快要凸出来,向四周不停地旋转,我害怕眼神跟她交接的那一个瞬间~

  我屏住呼吸,可心却快要跳出来,我心里祈祷我这是在做梦,就算不是梦,这也不是来找我的,这只是来找阿东的。

  这是阿东一

  很污能让你下面湿的黄故事

  声尖叫打破了整栋宿舍楼的寂静,宿舍开了灯,一切恢复正常,可阿东情绪却异常激动,一边哭一边狂叫:“走,你走!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跟你走,我绝不会跟你走!”

  所有同学都跑过来,阿东却不愿说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在大家东一句,西一句的安慰下,他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大家也都散去了,唯独我心情一直不能平复,

  我相信我所见到的肯定是不寻常的,总感觉有事情要发生,说不出的莫名的心慌。

  紧接着第二天,阿东就发烧了。我:“阿东,用不用我陪你去医院”“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阿东去医院拿了很多药,自己吃了一把药片。我明显感觉他压力很大的样子,时不时又哭又笑的。

  阿东突然的问我:“我是不是让你感觉不正常啊”。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压力太大了,应该要好好休息。这几天你情绪不太稳定。”

  阿东突然大笑起来:“你还是觉得我不正常,我很正常!!!我很正常!!!我有女朋友,我也做过那种事,我有女朋友!!!我是个男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我不敢表现出我很惊讶:“阿东,我不是那种意思,我说过,我当你是好朋友,你发烧了,不要想太多,要好好休息。”

  发烧的这两三天,阿东晚上总要跑到七楼的天台,他是一个人,又好像不是一个人,他一个人在说,在笑,还一个人在天台跳舞。

  当我在暗中观察阿东的时候,我感觉有个人在掐我脖子,我喘不过气来,很快我就晕过去了,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阿东已经去上课了,阿东留给我一张字条,写着“我的事,我自己解决,你不要管,也管不了。”

  傍晚时分,我还是尾随阿东来到一片空地上,阿东从书包拿出一束一束的头发,一边狂笑,一边用火焚烧着,笑声让人心寒。烧焦的发丝发出阵阵的臭味。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紧接着好像发现了什么,很惊恐:“你怎么还在这,你快给我走,不要再缠着我,我好累啊”阿东哭的伤心欲绝。

  我这时跑了出去,抱住阿东:“发生什么事了,你给我说,你快给我说,不然谁都帮不了你。”

  阿东一把推开我,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回去宿舍了。

  晚上3点钟,大家已进入睡眠,我也睡得迷迷糊糊,我隐约听到有门打开的声音,还有脚步声,可

  短片鬼故事

  是我困得实在是起不来,过了一阵,一声“啪~~~~”高空坠物的声音响彻整栋宿舍楼大家都从睡梦中惊醒

  阿东头颅爆开,脑浆和血液散开一地,不断的往外扩张。染红一大片。七孔流血,手里握着一束被血染红的头发,场面惨不忍赌。

  大家都吓得脸失色,报了警,警察封锁场面,经取证,阿东是从七楼天台往下跳,头先坠地,有过量服药,致使身体产生幻觉,是死因之一,无任何他杀迹象,属于自杀。

  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留下大家无限的推测和惊诧。

  阿东为什么要收藏女尸的头发?阿东为什么会在实验室一丝不挂的在虐尸,他究竟做了什么?他为什么说他有女朋友?阿东又为什么会精神失常?我那天晚上见到的奇怪的头颅是我在做梦吗?

  我一直搞不清楚真相,也许真相就在大家心中。

  红尘多可笑,痴情最无聊目空一切也好

  叹天黑的太早,来生难料爱恨一笔勾销

  今天哭明天笑,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缕青丝藏青衫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女尸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