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校园怪谈之幻·灭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3852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头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体验者:Doraemon

    今天是假日,早上一起来我就跑到楼下的厨房找吃的。

    一到厨房,便看到老妈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剁什么东西。

    我走到老妈身旁,看看今天吃什么。

    糖醋排骨、清蒸鱼、酱牛肉……

    “太好吃啦!好棒啊!”我欢呼起来,有这样的老妈真幸福。

    但一转头,吓得我屁滚尿流——我看到了非常骇人的景象,应该说,我没看到应该出现的东西——我的老妈,没有头。

    我大叫一声,向后跌坐在地上。

    “喊什么喊,害我差点儿切到手。”老妈也被我吓了一大跳,气急败坏地说。

    “你……”我震惊得无以复加,双手兀自抖个不停。

    “怎么啦?”老妈放下菜刀,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

    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在我眼中却非常诡谲。

    因为,没有头……

    我站不住似的,几乎是爬着离开了厨房。

    一出厨房,就撞上了刚起床的老爸。

    “礼拜天你在鬼叫个什么啊?”老爸一面说一面抓着肚子。肩膀以上,依旧是空荡荡的一片。

    我发出更凄厉的惨叫,手脚并用,以最快的速度爬回我的房间。

    我在棉被里面眼泪鼻涕直流,无法控制地拼命大叫。是做梦吗?是幻觉吗?我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狠狠地在手背上咬了一口,如果是梦,快让我醒来吧。

    突然,我感觉到有人在拉扯我的棉被。

    “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是妈妈温柔的声音。

    但我却感到汗毛直竖。

    棉被被拉开,熟悉的感觉、熟悉的身影,却看不到熟悉的那张脸。

    我躲到床沿的角落,带着哭音大吼着:“走开,走开……”

    妈妈迟疑了一下,落寞地转身离开我的房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我惊醒时,天色已经黑了。

    我偷偷地打开房门,看到门口放着一盘炒饭。我饿坏了,拿起来吃得一干二净。吃完后,看到爸妈留给我的字条——

    “我们很担心,不知道你怎么了。不管发生什么事,爸妈都会帮你。”

    我擦干眼泪,努力去思考任何合理和不合理的理由,却找不出半点头绪。

    手机铃声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接了起来,是女友小珊。

    “你怎么了?伯母说你不舒服?”小珊在电话的另一端着急地说。

    “我看不到我爸妈的头……”我努力保持冷静。

    “什么?什么意思?我不懂。”小珊不解地说。

    “就是……我的爸妈都是没有头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什么头?你等我,我过去。”

    挂了电话,我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努力按着按键,想找出我跟小珊的照片。

    照片上,亲昵的两个人靠在一起,可是,依旧没有头,包括照片上的自己。

    我的心凉了半截,一阵寒意从背上窜到我的头顶。

    叩叩叩!

    “儿子,你没事吧?你还好吗?”爸爸在房门外问。

    “我还好。”才怪,一点儿都不好。

    “爸,可以在门外陪我聊天吗?”我问。

    “好啊!”

    于是我们就隔着一道门,说着今天的怪事。

    妈妈也来了。小珊也来了。

    他们安慰着我。隔着房间门,我感受到了他们的关心。

    他们依旧是我熟悉的家人。

    隔天,我们决定去医院。

    我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

    一路上,小珊握着我的手。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感觉,我却看不到以前那美丽的脸庞。

    每当我抬起头,看着没有头的小珊,总是不忍再多看下去,于是又低下头。

    车窗外,两个没有头的小男孩在踢着皮球,打闹成一片;公园里有个无头小女孩在放风筝。这个世界依旧正常运转,不正常的似乎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吗?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我摸着自己的脸颊,手指感受到皮肤的触感,脸颊也感受到颤抖的手指。

    怎么会这样?

    到了医院,做了一连串的检查。无头医生们在我身上敲来敲去,无头护士们将冰冷的仪器装在我身上,拆了又装、装了又拆。

    结论:一切正常。

    于是我们又去看心理医生。

    然后我跟一个无头心理医生聊了半小时天,做了一堆测验。

    结果是,我除了有点儿紧张和敏感,其他都很正常。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心理医生介绍我们用催眠的方法。他们有一种新的催眠仪器,用共振的方式刺激脑波,释放出潜意识压抑的烦恼和恐惧,能够改善幻觉的现象。

    我们都同意了。

    他们帮我打了镇静剂。

    我在仪器前的病床上与家人约定明天下午来接我。

    我满心希望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后,可以回到我原本的世界。

    隔天。

    “医生,我儿子他现在怎么样了?”父母焦急地问。

    “治疗非常成功……可是……”医生不知所措地说。

    “可是什么?”父母更焦急了。

    “今天早上治疗结束后,你儿子非常高兴,拥抱了我们所有的医生,大喊着‘我正常了’。”医生苦笑着,“但是当他高高兴兴地去上厕所时,我们听到了很大的惨叫声……你儿子用拳头打碎了镜子,用碎片把自己的头割了下来……”

    幻听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体验者:小孩

    一早起来,我睡眼惺忪地在床头柜上摸索着我的手机和眼镜。  “啊!快迟到了。”

    “要……会……嘎叽……”

    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说话,又像是老鼠乱抓东西的声音。

    “该不会有老鼠吧?”我打开衣柜查看,连床底下也不放过,但什么都没有。

    “迟到了!”我赶紧穿上了外套,顺手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匆匆忙忙地出门去了。

    到了实习的公司,果然迟到了。

    “你死定了,老板叫你等一下去找他。”阿志幸灾乐祸地笑着。

    果不其然,我被叫进办公室狠狠地臭骂了一顿。

    “哈哈,你真倒霉。”

    我一出来就看到阿志贼兮兮的脸,真想给他一拳。

    “我今天早上听到有老鼠的声音,找了半天没找到,结果就迟到了。”

    我跟阿志在阳台抽着烟,说着今天早上的怪声音。

    “白痴!快迟到还找老鼠。”阿志吐了一口烟在我脸上。

    “唉,老板叫我下午去厂房抄料号。烦啊!”我边说边把烟灰弹到阿志的肩膀上,看起来很像头皮屑。

    “听说厂房来了一个美女,可以顺便看一下。”阿志兴奋地说。

    我跟阿志都是老烟枪,特别是心情郁闷的时候,一定要来上一根。

    “未……停……啊……嘎叽……”

    我又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但是我没有跟阿志说,我怕他以为我脑袋有问题。但我总认为那说话的声音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没想到这声音一发不可收拾,整个早上到中午都没有片刻的安宁,就连中午休息的时候也不断听到嘈杂的说话声和摩擦玻璃的嘎叽声,吵得我心烦意乱。

    “嘎叽……嘎嘎叽……去……”

    尖锐的声音刮着我的耳膜,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我离开办公室往厂房方向走去,一路上忍受着尖锐噪音的攻击。

    这幻听有越来越严重的倾向,因为声音越来越大,大到我听不清楚其他的声音。

    领我去仓库的正是传说中的那个美女,她戴着口罩,只露出灵动的大眼睛。

    到了仓库,美女跟我交代了几句话。我根本听不清楚,因为我只听到一双手在用指甲拼命地抓黑板的声音。

    TMD,要是美女跟我要电话怎么办?

    我假装听懂了,微笑着点了点头,目送美女离开。

    烦!工作烦!老板烦!现在自己的耳朵都来唱反调。

    尖锐刺耳的声音让我烦躁不已。

    我爬高爬低地查看每包原物料的号码。

    咚!

    手边的一包原物料掉了下来,我把它用力地塞回原本的位置去。

    咚咚咚!鬼婆婆鬼故事

    对角的原料因为我的推挤又掉下了好几包。

    烦死了!

    “嘎叽…&hellip

    断手的鬼故事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

    烦烦烦!吵死了!我开始头痛起来。

    似乎有几包物料摔破了,散了一地的粉尘。

    烦死啦!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

    我走到旁边想找个扫帚整理一下,却被一条电线绊倒,摔了个狗吃屎。

    一台大型电扇被我这么一拉一扯,倒在地上,呼噜噜地转动起来。

    风扇一吹,满地的粉尘被带往空中,雾气弥漫,就像沙尘暴一样。这下连扫都不用扫了。

    “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嘎叽……不要……”

    吵死啦!

    我拿出口袋里的烟和打火机,点火……

    新闻快报:

    今日下午,北县某厂房发生粉尘爆炸,造成一死的惨剧。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翻身,那人睡眼惺忪地在床头柜上摸来摸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快迟到了。”

    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我大吃一惊!那不就是我自己吗?

    我想起巨大的爆炸声和支离破碎的身体。

    “不要出门啊!你会死啊!不要拿打火机啊!”

    我声嘶力竭地大喊,但我和“我自己”之间仿佛有道无形的墙。

    我拼命地捶打,像是被困在玻璃箱中的昆虫,正在做无谓的挣扎。

    我拼命地大喊,仿佛指甲正在无形的墙上抓着,发出嘎叽嘎叽的声音……

    很恐怖,不要问

    恐怖指数:★★★★

    诡异指数:★★★★★

    体验者:舞影灵乱

    葛莉拖着小巧的行李箱跃下火车,稍稍调整背包的肩带,往车站出口走去。

    车站外,大理石铺成的观光道路上跑过几个玩球的孩子,嬉闹声绕过葛莉及肩的头发,穿入耳里。

    “真好,真是个有活力的地方。”葛莉满意地审视着四周。

    事先订好的旅社是一幢三层楼的房子,若不是门旁放置的木牌上写着“乡元旅馆”,还真看不出这是间旅社。

    “欢迎光临!”

    顺声看去,柜台前站着三位身着围裙的长发女子。

    葛莉察觉到一丝诡谲的氛围。

    她瞥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女子,胸前的名牌上写着“惠美”。

    惠美瞪大着眼睛,直盯着葛莉瞧。或许是因为戴着口罩,让惠美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在三个女子中更显突出,又或者是因为,只有惠美一个人的眼睛是睁开的。

    葛莉疑惑之余,往惠美的身后看了一眼。依照离自己远近的顺序来看,分别是惠美、惠晴和惠蓉。最后面的惠蓉闭着眼微笑着,而中间的惠晴闭着眼、歪着脖子,像是在倾听什么。

    “这边请。”接待员打断了葛莉的狐疑,侧身示意葛莉往楼梯上走。

    二楼的住房门前,接待员拿出登记本请葛莉签名。

    “刚刚的服务生是亲姐妹吗?”葛莉一面签上美感十足的姓名一面问道。  “是。”接待员从怀中拿出钥匙,“她们都有些先天性疾病……”

    咔啦。

    房门听起来有些陈旧。

    接待员将钥匙交由葛莉保管,离开房间。

    将行李稍微整理了一下,葛莉背着球型的随身背包出了门。

    小镇的街上很少有车辆通过,铺石的大街上多是嬉戏的小孩和悠闲谈天的老人。路边绝大多数都是贩卖观光纪念品的商店。葛莉喜欢这种欧式悠闲的氛围。

    砰!

    身后传来饱满的声响。

    葛莉转过头,一个篮球正往自己的脸庞飞来。葛莉右手一拍,阻截了不知从何而来的长传。

    “大姐姐,能不能帮忙把球丢过来?”不远处的空地上,戴着鸭舌帽的男孩高举双手大喊。

    葛莉将球向空中一掷。脱手的球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圆弧,唰地落入男孩身后的篮筐。

    “哇……”鸭舌帽男孩张大着嘴巴向葛莉跑来,身后跟着几个一起打球的孩子。

    “姐姐,你是外地人吗?没有看见过你哦。”

    “姐姐,你好厉害!”

    “姐姐是住在乡元旅馆吗?”最后走来的男孩抱着葛莉投出的篮球问道。

    令葛莉疑惑的是,这个问题一提出,孩子们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是啊,怎么了?”

    随着葛莉的回答,孩子们的表情僵住了几秒,接着窃窃私语着。

    “嗯?怎么了?能不能说给姐姐听?”葛莉不解地问。

    孩子们神秘兮兮地看着葛莉:“很恐怖,不要问。”

    “大姐姐的背包好特别,装了什么啊?”方才提问的男孩指着葛莉身后的球型背包问道。

    “很恐怖,不要问。”

    葛莉的玩笑话吓走了孩子们的笑容。

    没想到这句话会造成那么大的影响,葛莉马上改口:

    “没有啦!这是我妈妈送我的礼物。姐姐也很爱玩篮球,以前是校队的哦!”

    孩子们听到这句话才重新展露笑容,继续先前的篮球话题。

    天色渐暗,葛莉和孩子们道别后回到旅馆。

    正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葛莉看见正在打扫柜台的女服务生,从胸口名牌知道她是惠蓉。

    “不好意思,惠蓉,请问餐厅怎么走?”葛莉上前询问。

    惠蓉没有回答,低着头忙着自己的事。

    葛莉正感到奇怪,惠晴从柜台后的小门钻出,握住惠蓉的手。

    “对不起!”惠蓉抬起头说道,“左边通道走到底右转就是了。”

    “谢谢。”看着闭着眼睛的两人,葛莉虽然感觉奇怪,但没有多问。

    “怎么那么慢?难得有单身的客人上门,用心一点儿好吗?啊,算了!反正明天就要交换了……”

    走往餐厅的路上,葛莉听见惠蓉责备的声音。

    葛莉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但还是压下心中的好奇迅速吃完晚饭。

    回到房间后,葛莉将旅游的笔记整理上传后拿出日记本准备书写。

    “是味精吗?”葛莉突然觉得口渴,拿起水壶倒了杯水给自己。

    “这……”才吞进喉咙,葛莉便觉得神智恍惚,眼前逐渐昏暗。

    “嗯,一定很好吃……&

    狗的鬼故事

    rdquo;

    昏沉之际,葛莉依稀听见惠蓉哼着歌。

    葛莉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发现那不是花纹,像是干掉的墨水或是血迹。

    “你醒啦!”惠蓉的声音传来。

    “这里……”葛莉正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低头一看,才发现全身已被剥得赤裸,手脚被麻绳绑在椅子上。

    “这是怎么回事!”葛莉惊恐地大叫,椅子的脚在地上磨出尖锐的高音。

    “这个嘛,晚点儿再叫惠晴跟你解释好了!”惠蓉一面在案板上切着肉块一面说道。

    葛莉皱着眉,眯起眼睛,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是因为惠蓉闭着眼睛切菜?还是因为这个厨房根本就像是屠宰场一样,到处都是血痕?还是因为案板上放的是一条孩子的腿?

    戴着口罩的惠美牵着惠蓉走向葛莉身旁的冰箱,拿出一颗包着保鲜膜的男孩头颅,从已经敲开的脑壳中挖出几勺豆腐状的东西,丢进锅里炖煮。

    闻到那和晚餐同样的香味,葛莉毫不保留地将刚吃下的晚餐从胃里翻出。

    “哎呀,真脏,不过没关系,洗一下就可以了。”惠蓉不在意地说着,转头对看着镜子发呆的惠晴说道,“过十二点了,可以换了。”

    哧!

    一道血柱喷上葛莉的脸庞。

    惠美将菜刀戳进惠晴的太阳穴,咔啦咔啦地将惠晴整个耳部挖下。

    惠蓉在一旁兴奋地等待着,脸上满是惠晴喷溅出的鲜血。

    惠美撩起长发,原本应该是耳朵的地方被两个深邃的窟窿取代,然后将那刚从惠晴身上挖出的组织拿起,对着镜子仔细地将组织塞进侧脑的窟窿中。

    耳朵的组织填充完毕,惠美将自己的右眼挖出,撑开惠蓉的眼皮,将自己的眼珠塞进惠蓉本来该是眼睛的窟窿里。

    “啊,看得见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惠蓉开心地说着,伸手挖出惠美的左眼,塞进另一边的窟窿。

    “惠晴,该你啦。”惠蓉语毕,将切肉用的大剪刀塞进嘴里,哧地剪下自己的舌头交给惠晴。惠晴接过血淋淋的舌头后放入嘴里嚼动了一会儿:“啊哈!可以讲话了!”

    看着三胞胎不到五分钟就完成了器官交换过程,葛莉几乎晕厥。

    “每次交换完都好饿哦,要开始料理了吗?”惠晴问完,三人便开心地牵着手往葛莉的方向走来。

    “不!不!你们别过来!”

    咚!

    葛莉扭动着想向后退,椅脚些微地移动,在自己散乱的衣服堆中撞倒了被弃置一旁的球型背包。

    背包中滚出一颗女人头颅。

    惠蓉疑惑地看着葛莉,伸出手想将滚出的头颅拾起。

    头颅的发丝蠕动了起来,眼里闪出白光,逐渐强烈。

    惠蓉感觉自己的肌肤一寸寸僵硬了起来……

    “不!妈,别这样!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不要这样!”葛莉竭力地喊着,刺眼的白光吞噬了整个小镇……

    寂静的清晨,葛莉收拾好行李,向接待员石像道了再见,绕过旅馆门口蹲坐的石像,快步离开。

    昨日玩球的空地散落着一尊碎开的石像,看来是从篮筐的高度掉下摔碎似的。

    “真对不起,你应该练很久才能灌篮吧。”葛莉有些歉疚地鞠躬说着,一面跨过路旁野狗的石像。

    葛莉惋惜地环顾着昨天还生气勃勃的小镇,向车站走去。

    “妈,你每次都这样。我是带你出来玩的呢,你再这样,这些热闹的地方会一个一个消失的……”

    但背包里没有任何回应。

    火车慢慢地驶进站里。

    “嗯?奇怪,只有你吗?”列车长觉得今天的乘客少得惊人,不解地问,“今天镇上怎么这么安静?发生什么事了吗?”

    葛莉跳上车,调皮地吐着舌头说道:“很恐怖,不要问。”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