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校园日记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2128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很久以前学校里死了一个女生,她死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本日记,鲜血染红了日记本,可是尸体被送往殡仪馆后,那本日记却离奇消失了。那天夜里学校里很多人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女孩儿,她面目狰狞,手里拿着一本日记,嘴里还不停的说着五个字“不要写日记”。从那以后,学校里就流传着不能写日记的说法,可是谁也不知道写了日记会有什么后果,更没人敢尝试。

邹男是医学院大二的学生,他谈了个女朋友名叫钱丽,他们是同班同学,俩人已经好了半年多了。邹男第一次谈恋爱,他觉得钱丽会是自己生命中唯一的女人,他经常憧憬着毕业后两人一起工作,结婚、生孩子的情景,整个人完全沦为了钱丽的奴隶,对钱丽的要求是有求必应。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早早的邹男就给钱丽打电话,希望钱丽能跟他一起去参加自己社团组织的活动,可是钱丽拒绝了,她说自己平时功课落下不少,约了同宿舍的姗姗一起自习。学习比玩儿重要,邹男没有强迫钱丽,他准备了一些吃的喝的就出了寝室。

来到社团,参加活动的人不少,邹男为活动场地的布置忙的不亦乐乎。拥挤的人群中,邹男看到一个背影,很像钱丽宿舍的姗姗,和钱丽恋爱半年多,她宿舍的人邹男全都认识,而且很熟悉。邹男停下手里的活儿狐疑的走了过去,转到那个背影前面一看,果然是姗姗。

“姗姗,你怎么在这?”邹男觉得很奇怪,明明钱丽说和姗姗去自习的。

“哦,邹男啊,我来参加活动啊,你忘了,我也是这个社团的。”姗姗坐在凳子上继续摆弄着各色的气球。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约了钱丽一起自习吗?我早上刚给她打过电话。”邹男直直的盯着姗姗。

“什么?自习?没有啊,钱丽一大早就出去了,什么时候约我自习了,再说平时她也没自习过,今天周末,更不可能了。”姗姗手里拿着气球,不时抬头看看邹男,觉得邹男的话很搞笑,钱丽是出了名的爱逃课,周六自习,简直就是笑话。

姗姗的话让邹男完全没了心思参加活动,钱丽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她到底干什么去了,有什么事要瞒着自己?一系列问题在邹男心中闪过,他想立刻找到钱丽,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于是邹男和活动负责人请了假出来。可是钱丽会在哪呢?邹男给钱丽打了很多电话都是关机状态,他只能像个眉头苍蝇似的一间一间教室去找,可是到处都没有看见钱丽的影子。

从最后一间教室出来还是没有找到钱丽,邹男掏出电话又拨了一次钱丽的号,还是关机。到底去哪了?邹男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来到了学校的小树林,他在一颗大树下坐了下来。

学校的小树林是很多谈恋爱的情侣最喜欢来的地方,郁郁葱葱的树木和随处可见的椅子给情侣们提供了很多方便。邹男环绕了一圈四周,远处大树后正有一对情侣靠在一起,邹男把头回过来蔫蔫的低下,忽然他又猛地抬起,那女人的衣服那么像钱丽的那件,那还是钱丽央求自己给她买的,自己省了好几月的饭钱。

邹男从地上爬起来,他慢慢的走过去,声音越来越清楚,就是钱丽。邹男气愤的走到他俩面前一看,钱丽正在和一个男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冰激凌,那个男人名叫赵明明,也是自己班里的,他们家很有钱,经常请班里女同学吃饭。

“邹男,你怎么在这?”钱丽慌张的站了起来。

“钱丽,这怎么回事?你们俩什么关系?你不是说去自习了吗?”邹男气的脸都青了。

这时候,赵明明也站起来:“钱丽,怎么回事?你还没和他说清楚?”

邹男:“什么说清楚?钱丽,你要和我说什么?”

钱丽把手里的冰激凌一扔:“邹男,既然你看见了,我们分手吧,我要和赵明明在一起,就算是我对不起你。”

钱丽说完就拉着赵明明走了,只留下邹男呆呆的站着。许久,邹男转过身看着钱丽和赵明明离开的方向:“为什么,钱丽,你不是说过讨厌赵明明吗,为什么和他在一起,难道就因为他有钱?呵,哈哈哈,女人,眼里就只有钱吗?我真是瞎了眼。”

半年的恋情说完就完了,邹男觉得全身没有力气,精神恍惚。他放佛听到一个声音在不停的重复:“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回到宿舍,舍友们都不在,邹男坐在桌前伤心的发呆,突然他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很大的信封,上面写着三个字“邹男 收”,邹男心不在焉的打开一看,是一本红色封面的日记本。

“日记本?什么意思,谁给我的?”邹男疑惑的喃

秋颜鬼故事

喃自语着。他漫不经心的翻开第一页,日记本上有一行字“写下你想做的事,我帮你实现。”邹男觉得很无聊,突然他放佛又听见那个声音:“杀了她,杀了她......”

“哼,可恶的女人,不知道骗了我多久,我倒是真想杀了她,可是因为她让自己变成杀人犯,太不值得了,她不配”邹男突然变得更气愤,大声发泄着。一低头,他又看见那本红色日记本,“唉”,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能真的去杀人,写写总不犯法吧!”说着,邹男随手在桌子上拿了一个笔,他翻开日记本飞速的写了起来:“钱丽,见钱眼开的女人,我真想挖掉你的双眼,你这种人除了钱什么也看不见,眼睛算是白长了,你靠着一张外表美丽的脸蛋去勾三搭四,真想在你的脸上狠狠地划上几刀,然后把你从楼顶扔下去。”写完这几行字,邹男狠狠的把日记本合上扔在了自己的抽屉了。

发泄完后,邹男似乎轻松了许多:“世俗的女人,滚吧!”

舍友们陆续回来了,得知邹男和女朋友分手了,他们纷纷安慰邹男,可是邹男却表现的没有那么伤心,他看起来很轻松,舍友们觉得很奇怪,他以前对钱丽那么用心,说分就分了,怎么还表现的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也许他是不愿意让别人同情他吧,所以舍友们也不再说什么。

转眼到了第二天上午,上午在第三教学9层902教室有一堂课。邹男和舍友一起来到了教室,进门发现钱丽和赵明明坐在了第二排的中间位置。邹男愣了片刻就被舍友们拽着走到了教室的后排位置。

虽说自己想通了,决心忘记钱丽,可是见了面还是不免难过,特别是看见他们一对坐在自己眼前,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滋味。邹男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根本听不清老师在讲些什么。

邹男趴在桌子上无聊到快要睡着,突然他听见有人尖叫,同学们乱作一团。邹男赶紧抬头顺着同学们的目光看去,那是钱丽座位的方向。赵明明已经不知所踪了,老师正和钱丽夺着什么,突然听见老师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只见钱丽慢慢转过身子,她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手上拿着一把刀,慢慢的,拿着刀的手向脸移动,然后猛的戳下去,她的脸已经面目全非了,同学们都吓得后退,一个个惊恐的捂着嘴不敢出声了,接着钱丽扔掉了刀子,她用左手两根手指冲着眼睛插了下去,再出来的时候,眼睛鲜血直流,两个眼球血肉模糊的被她扔在地上,可是钱丽好像一点不觉得疼痛,她突然径直朝着窗户走去,然后一跃就跳了下去。“咚”的一声响遍整个教学楼,钱丽死了!

邹男已经惊的说不出话,眼前的一切和他昨天在红色日记本中写的情形一模一样,他突然想起日记本中那句话“写下你想做的事,我帮你实现”,那日记本肯定有问题,邹男突然觉得很恐怖,他很害怕,钱丽是被自己害死的吗?可自己只是说说而已,没想真的让她死啊!

邹男觉得同学们好像都在看着自己,他不知所措,从教室中疯狂的跑了出来,舍友们紧紧跟上。邹男一直跑回了宿舍,他走到桌子面前慌张的打开抽屉,可是那本红色日记本却不见了,邹男胡乱的到处翻着,正在这时,舍友们也进了屋。

“邹男,你在找什么?”舍友们觉得邹男有些不对劲。

“日记本,红色的日记本,怎么不见了?”邹男声音中带着颤抖。

“什么红色日记本,学校里禁止写日记,你不知道吗?”听到邹男说日记,同学们神情也变得严肃禁止起来。

“什么?学校不让写日记?这是什么规定?”邹男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这种规定。

“你不知道?传说在学校了写了日记就会死人,你怎么敢......”舍友的话没说完,突然看见邹男好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口也越长越大,浑身瑟瑟发抖。

“邹男,邹男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了”

“邹男,邹男”

.......

任凭三个舍友怎么呼喊,邹男就是没有了任何反应,大概五分钟后邹男闭上眼睛躺在了地上,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吓昏了。同学们把他送进医院,整整三天邹男才醒过来,可是他醒来后变得疯疯癫癫,精神失常了,他口中常常念叨一句话“不要写日记”。周围的人都说他风言风语,只有医学院的人听完觉得毛骨悚然,而且人人铭记于心!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校园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