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出没校园的绿瞳“豹人”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3297个文字,大小约为15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闪烁的幽绿双瞳

  午夜。企封中学。

  谢翎儿望着对面楼上那对在黑暗中熠熠闪烁的幽绿双瞳。

  这是女生宿舍的顶楼,风很大,吹得她的发丝四散飞舞。她的对面是学校实验大楼,因为比这边的女生宿舍楼要高,所以那双隐

恐怖鬼故事

没在黑暗中的绿色眼睛里多了一分居高临下的神色。

  双方都僵持着,没有动。她听见一股深埋在喉咙里的咆哮声从对面传来。是的,只有她听见了。

  五分钟前谢翎儿是被一阵低沉的咆哮声惊醒的。她先是爬起来坐在床上,接着她就更确定了那种声音,因为,她还清楚地听见某种东西的喘息声。

  宿舍里的人都睡得死死的,唐茜芸像小猪似的打着呼噜。谢翎儿轻手轻脚地翻身下来,来到了阳台上。

  谢翎儿站在阳台上,对着夜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捕捉到了一股腥气,这股微弱的腥气正在夜空中飘散,也就是说,校园里来了一位野蛮的不速之客!她望向黑森森的远方,等到收回视线时,蓦地发现对面楼上有间还亮着灯的实验室里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马上,那间实验室就黑了下去。

  “不好!”她在心里说了一句,就往自己宿舍楼顶跑去。

  此刻,站在楼顶的谢翎儿正和对面的那双眼睛对视着。她看不见它的全貌,却能从静夜中清楚地分辨出它低低的吼叫,一股不安的气氛开始在空气中悄悄传递。

  生物遇袭

  谢小刀正在上课,忽然,课室后门的玻璃窗上露出一张脸,是个模样好看的子,她把小翘鼻按在玻璃上,轻轻地喊:“喂,小刀,小刀!”

   这是隔壁班的黎晶。

  黎晶从门缝里塞进来一张最新的《企封快讯》,然后跑开了。企封中学的学生会不定期印刷这种校刊,不过每个班只有两张,所以谢小刀有从黎晶那里看最新的《企封快讯》的习惯。黎晶是校园记者,可以给谢小刀开开后门。而在她的心目中,谢家姐弟都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们两个人好像都有特异功能似的,在企封中学发生过一些奇怪的事,黎晶每每跟在谢翎儿和谢小刀的屁股后面跑,就能写出最全面的事件报道。而且黎晶发现这姐弟俩真的很不一般,从此和他们成为了好。

  谢小刀拿过报纸,塞一半进书桌里,另一半放在自己腿上,低头看了起来。

  他注意到报纸最下角有一行加印的消息,上面的内容是:“昨晚,我校实验室被陌生人闯入,正在实验室中加班的生物老师吴丽被袭击,现已送医院治疗。实验室中物品部分毁坏,没有发现物品被盗。”

  啊,竟然有这样的事!

  这时,下课铃声响了。谢小刀把报纸交给坐在前排的谢翎儿:“姐,是不是你昨晚看到的那个幽绿双瞳做的?”

  姐姐昨晚的经历已经在今天早上告诉了自己,她在案发时看到了一个幽绿双瞳的家伙。

  “不知道!”谢翎儿左手支着头,右手食指敲着课桌,困惑地摇了摇头。

  遭遇“小豹”

  午后,谢翎儿溜出寝室,独自一人去实验楼,想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怪事。

  从女生寝室去实验楼,原本是非常近的。但是在这极短的路程中她差点被班主任潘SIR撞见。要是被他抓到不好好午休到处跑就不好啦,所以她急忙闪身进了实验楼旁边的那片小树林。

  才一进去,阳光就被隔在厚重的枝叶之外。一种阴湿的气息扑面而来。

  谢翎儿躲躲藏藏,不知不觉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小树林的深处。她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不时有一个黑影极快地闪过。

  等到她发现小树林中的异样时,昨夜曾经闻到过的那股不安之气已经越来越浓了。同样的腥气,同样的低吼,同样的黑暗。

  她站住了,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叶子,在她身上和周围撒下斑驳的光点。她站着没动,仔细地倾听着那个不速之客的声响。它躲躲闪闪,却也正悄悄朝着谢翎儿靠近。看来,这个东西还是挺狡猾的。

  “那可不太好办啊。”谢翎儿心想。

  一阵异样的风吹过,树叶纷纷从枝头掉落,谢翎儿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捕捉那个声音上面了——是的,那个声音,那个四爪踏在树叶上悄然逼近的声音。

  “出来吧!”

  她淡淡一笑,蓦地转过身。

  一道黑影掠过。在她面前轻捷地落地了——竟然是只硕大的黑猫。

  黑猫炸开脸上的毛,冲着谢翎儿叫了一声。它幽绿的眼睛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没有丝毫宠物的乖巧。

  这时树林中又钻出了一个少年。

  他面色苍白,穿的也是企封的校服,阳光像要刻意躲过他似的,于是他整个人仿佛就是一片浮动的影子。

  “小豹,小豹……”少年声音轻轻地唤了几声,那只黑猫的耳朵动了动,转身跳进了他的怀中。

  “这是你养的猫?”谢翎儿问道。

  “是的。”少年似乎不愿意多说话,只低头看着怀里的猫。

  “我是企封高中部的谢翎儿,你好,你是?”

  “我……”少年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最终他还是低着头没有说话,抱着猫匆匆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诡异镜子

  晚上自习课后。

  “小刀,咱还是走吧……”同学周易一边跟在谢小刀身后往前面挪动脚步,一边嘟囔着。快接近实验室时,周易有点紧张。

  “不行,实验室是案发现场,我一定要去看个究竟。”小刀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跟着一个躲躲闪闪的影子。

  推开实验室的门,他们一下子就置身于案发现场。

  实验室里很多玻璃器皿摔坏在地上,一些颜色诡异的液体流了一地。

  有风吹来,小刀灵敏的嗅觉闻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风是从没有玻璃的窗户吹进来的。

  也许那个袭击者就是从这扇窗户进入实验室的。小刀站到窗前,朝夜空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时他的眼角瞥到了一面镜子,比女常常带在书包里的那种小镜子要大一些。

  实验室里放个镜子做什么呢?

  他来到实验室里的操作平台,弯着腰去看上面的摆设。周易也跟了过来。

  突然,周易发出了一声尖叫,震得操作平台上的一些玻璃试管都在晃动。

  “杀猪啊你!”小刀没好气地回过头捶了周易一记,“你再嚷,校警就得来了……”

  小刀的话音未落,发现周易的脸已经惨白了。

  他瞪大的双眼中空无一物,不断地挥着手,示意小刀去看那面镜子。

  小刀走近镜子,朝里看了看,又拿在手上翻过来看了看,这只不过是一面普通的镜子。

  “小……小刀……咱们快离开这里,”周易惊魂未定地喘着气伸手拉住谢小刀的袖子,“有……有……”

  “有鬼?”小刀来了兴致,“在哪里?”

  “镜……镜子里……我刚才亲眼……看……看见的……”

  “什么样的鬼?”

  “绿眼睛的鬼,太可怕了,它当时就那样死死地盯着我。小刀,咱快离开这鬼地方,白天再来吧……”周易用缓兵之计。

  “绿眼睛的鬼?”小刀若有所思。

  小刀沉思间,目光扫到那面神秘的镜子上,突然也大叫了一声。

  镜子里的脸,不是自己的!

  那是个模样好看的女孩子的脸,小翘鼻子调皮地皱了皱。

  当小刀止住了尖叫,黎晶那小巧的身子就从窗户外面滑了进来。

  “你要吓死人了!”小刀皱起眉头,这个女生怎么老跟男生似的,而且,还总爱跟踪自己。

  “黎晶?”周易吃了一惊,连忙笑着迎上去。

  两人正说话,却发现小刀正聚精会神地调整着镜子的角度,观察里面出现的景象。

  “嗯,我知道了。”最后他自言自语地说。

  再次遇上“小豹”

  谢翎儿挤在一堆高中部推选出来的乖乖学生中间,规规矩矩地坐在吴老师家的客厅里。吴老师刚刚出院,披着一件紫红色的披肩,面容憔悴地靠在沙发上,整个人像要陷在沙发里似的。

  因为来之前已经被交代过了不能谈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所以大家都在聊着最近学校里的晚会和考试。谢翎儿心不在焉地听着,眼睛不时打量着吴老师家的摆设。

  这时她垂在沙发上的手感到了一阵疾风。低头一看,竟是前天看见过的那只黑猫。黑猫好像才从外面回来,它灵敏地跃上客厅中的一束巨大的悬吊花盆,在空中躬着背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然后溜下地,从打开的窗户跃了出去。

 吴老师勉强地笑了一笑,跟大家解释说:“这是我家的猫,我儿子非要养它,很野的,连我都不认……”

  可是谢翎儿分明从吴老师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惶恐。

  她在惶恐什么呢?

  是怕这只猫吗?还是这只猫刚才一跃而出的身影让她想起了什么?

  从吴老师家出来,谢翎儿看到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生正把头埋得低低地上楼。

  从同学们的议论中,她得知这个人是吴老师的儿子。

  可是再仔细一看,这个少年竟然就是那天在树林里见到的人!

  对了,就是他,和他的黑猫!

  和少年擦肩而过的瞬间,谢翎儿的发丝竟轻轻地飞扬开来,没有人留意到这一点……

  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就在那个晚上,当她和黑暗中的那双妖异的幽绿双瞳对视时,空气中就充满了这种浓重的杀气——只是今天,这种味道依然熟悉,但不再是杀气了。那是一种的气息,在空气中幽幽地漫开。

  非法实验曝光

  午夜的实验室。

  一个身影悄悄融进了实验室的黑暗之中。

  小心地避开现场上留下的玻璃渣子,那个身影站在了操作台前。

  挪开一排试管,灰白的墙壁被月光涂上了一层淡银色,凹凸有致。一只食指轻轻地触上了那些不平整的地方,有规律地动了好几下,突然,一股淡蓝色的烟雾就从裂开一道缝隙的墙上缭绕着溢了出来。

  那双手变得有些颤抖,缓慢地伸向渐渐打开的那扇暗门。

  暗门只有一面镜子那么大,里面冰冻着一些密封好的试管,紫色的液体闪烁着水晶般的隐秘光彩。

  “住手!”

  随着一声厉喝,屋里的灯全亮了起来。

  一时间,雪白的灯光把这间凌乱的实验室照得一清二楚。

  屋里对峙着的是一群荷枪实弹的警察,以及——吴老师!

  “真的是你?”谢小刀从警察背后钻了出来。

  “是我。”吴老师还是那么冷静,她微微地咬了一下嘴唇,昂起头看着面前的这群人。

  “吴丽,你被逮捕了!罪名是暗中进行非法实验!”

  一名警察走上前去,将暗门中隐藏的那些试管都收集到了另一个箱子里,另一些人带走了面无血色的吴老师。

  试管背后的

  “谢翎儿!”

  谢翎儿站住了,她回过头去,看见一个怀抱黑猫的男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嘿,是你。”她微微一笑。不过心里也随即一沉,这个男孩的不是刚被捕的吴老师吗?

  男孩跑到她面前,一边喘气,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递上来说:“这个,送给你!”

  说完就又跑掉了。

  谢翎儿看着他的身影,突然发现这个苍白的少年其实奔跑起来还是蛮有型的。

  “老姐,这是什么?”小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谢翎儿背后,一把抢过了那个盒子。

  谢翎儿给了他一记栗子:“是人家送我的东西!”

  小刀疼得嘴都歪了,赶紧还给她。谢翎儿还不饶人,问道:“你是怎么发现吴老师在做非法实验的?”

  “实验室的那面镜子。”

  &

听鬼故事病了

ldquo;镜子?”

  “是啊,那面镜子里从某个角度可以看见窗外的景色。为什么要这样放镜子?

  只有一个可能:因为当人站在这个角度时,必定要做一件隐秘的事情,害怕被人发现,所以要小心着窗外,窗外是女生宿舍楼嘛!于是我站在这面镜子前面,发现面前是一排实验用的试管,再普通不过——那么,惟一的可能就是,秘密在试管‘背后’,在墙壁里面!”

  “所以,你才通知警察,因为你知道如果真的有秘密,就一定会有人回来拿走它……而你不敢相信的是,拥有这个秘密的人,真的就是吴老师。”

  “嗯。”

  “可是……你知道吗,我觉得这件事情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秘密。”

  “你是说……”小刀盯着谢翎儿忧郁的脸。

  而她却陷入对那晚的中去了。那双幽绿双瞳的主人,一直都还躲在整个事件的背后。这是否意味着有一个更大的秘密?也许吴老师有她的苦衷……

  谢翎儿突然灵光一闪,低头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盒子里有一枚水晶的跳舞娃娃水晶娃娃的底座下压着一张小小的纸条。果然!谢翎儿赶紧取出来:“谢翎儿:当你看到纸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坐上火车去了另一个城市,另一个学校。我从小没有朋友,因为我一生下来身体就不好。我多么希望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啊!我的妈妈,也就是你们叫的吴老师,她为了我付出了很多,但是我的身体仍然没有好起来。后来,她悄悄研究出了一种叫做‘豹菌’的东西,这种激素注入人体后,会提高人体免疫力。但是……我们都没有想到,豹菌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容易控制。这种激素好像有它自己的生命,它是有野性的。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么多事情。你是除了我妈妈之外第一个主动跟我说话的人。如果我把你当成朋友,你不会介意吧?朋友,再见!祝你好运!”

  这些话看上去的确另有隐情。难道是这个刺激了吴老师,使她一病不起?

  “豹菌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容易控制。这种激素好像有它自己的生命,它是有野性的。”

  谢翎儿不禁想起了那双眼睛……原来那不是黑猫小豹的眼睛,而是吴老师儿子的眼睛,他兽性发作,袭击了自己的母亲……

  怎么会这样?吴老师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身体好起来,就偷偷研究出“豹菌”给他注射,后来却发现豹菌会使人体发生变化,比如,可能会提高灵敏度,但同时供血量不足,所以脸色苍白。而且,在某些时候,这个少年会成为一个“豹人”,目光如电,敏捷如豹。

  这才是事实的真相啊!

  小刀发现姐姐的目光有些呆,使劲地大叫了几声,谢翎儿终于回过神来:“不好,小刀!快,我们去找那个男生!就是吴老师的儿子!”

  “又干吗?我作业还没做呢,你

鬼故事真人真事

帮我做?”

  “少废话!他是我的朋友,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快,我们得找到他,把他送去治疗!他体内有豹菌!”

  “豹菌?”小刀一听,顿时两眼发黑,“又有玩的了,老姐……”

  此时他的衣领已经被拽在谢翎儿手里,姐弟俩飞快地朝着路的尽头跑去。

  远处的夕阳正一点一点地下坠,如同一只瞪大的眼睛。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