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诅咒校园之致命游戏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4496个文字,大小约为20KB,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一、

    周末409宿舍的5个室友

    最恐怖鬼故事

    都没有回家,到了晚上大家都觉得很无聊总想干点什么?

    “来玩碟仙吧!”李梅一脸神秘的提议。

    “那有什么碟仙,都是骗人的。”王卓不相信的说

    “也不都是骗人的,听说有时候真的能请来。”何小林说

    “管它呢,反正现在无聊死了,就玩一次呗!”有些大大咧咧的胡纪说

    胡纪说完,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的确是有点无聊了。

    “开着灯玩吧,总觉得有点吓人。”胆

    鬼故事短篇

    子最小的吴诺说。

    5个女孩子围坐在桌子旁,低声而整齐的念到:“碟仙、碟仙,请你来,碟仙、碟仙,请你来……”像是某种咒语,有蛊惑人心的力量。

    随着大家的召唤声,碟子慢慢的动了起来,几个女孩先是惊讶既而释然,想着肯定是谁的恶作剧,其实在她们的心里都不相信有碟仙这回事。

    “碟仙、碟仙,你来了吗?”李梅问

    “碟仙、碟仙,猜猜我姓什么?”何小林问

    “碟仙、碟仙……”几个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围着碟仙问了起来。开始一切都很顺利,碟仙一一回答了大家的问题。大家越问越高兴,问的问题也越来越奇怪,只当是玩。

    “碟仙、碟仙,假如我们不送你走,你会杀了我们吧,那请问我们会怎么死呢?”胡纪恶作剧似的问。

    逐个死,猜到我则活,就当玩个游戏!碟仙的回答出人意料。

    “啊!不玩了。”胡纪和吴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叫了一声,放开了手。何小林就坐在胡纪的旁边,反应迅速压住了胡纪的手。可惜吴诺的手还是放开了。

    既然已经有人放开了手,其他人再压着也没什么意思了,随即李梅、何小林、王卓都放开了手。

    毫无征兆突然之间灯“啪”一下就熄灭了,然而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瞬间又亮了起来。“哈哈哈,吓到了吧,我故意的。”胡纪站在电灯开光旁得意洋洋的说。

    大家都长舒了一口气,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责备了胡纪几句,便各自回床睡觉去了。

    二、

    “啊…….”吴诺失声惊叫。

    “大清早的叫什么,还让不让人活了。”王卓正抱怨着,突然语塞,脸白如纸,盯着天花板全身颤抖不止。

    大家顺着王卓视线看向天花板,瞬间恐惧像潮水一样将她们淹埋。此时原本雪白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行血字:游戏开始,今晚我将带吴诺走。

    血字未干涸的血液从天花板上一滴一滴的落下来,像是一场总也下不完的雨,绵长而拖拉。宿舍里充斥着一股血腥味,浓的化不开,如同泡在血水里一样。渐渐的血字消失,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血字、血腥味仿佛从来不曾出现。

    “一定是恶作剧,一定是恶作剧。”胡纪强笑着喃喃自语,像是在安慰大家,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我该怎么办,我今天晚上就要死了,为什么第一个死的是我。”吴诺抑制不住放声大哭。

    “报警吧或者告诉老师,要不逃回家去,实在不行找个大师什么的。对,去庙里躲一躲,这是个办法,佛祖会保佑的。”因为恐惧王卓有些语无伦次了。

    “报警或告诉老师没有用的,一点证据都没有谁会相信?回家也不现实,若是鬼要杀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它能找到。找大师,一是怕找到假的,二是一时半会上那里去找。我觉得去庙里躲一躲倒还是个办法。”何小林在几个人中是最冷静的,她不是不怕,只是觉得怕也没有用。

    “离学校不远处倒是有座小庙,但因为在郊区庙又小,没有和尚什么的,平时也没有香客,只有初一、十五的时候附近的老人会去庙里上上香,顺便打扫一下。这样的小庙不知道有没有用?但现在没有办法也只能姑且一试了。”胡纪无奈的叹了口气。

    几个人打定主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朝小庙赶去,几个人心里紧张只顾走路,不知不觉小庙就到了。

    大家坐在小庙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后来就干脆不说话了,因为心里有事说什么都没有兴趣,想说的又都不敢说,

    很污很黄细致多肉小说

    很有默契的大家都不提碟仙的事。

    大家都不说话,庙里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砰砰、砰砰、砰砰……”一声接着一声,此起彼伏,像是某种奇怪的鼓点,听得人心惊胆跳。何小林靠墙而坐,心中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何小林摇了摇头,自嘲似的笑了笑,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了,也许是自己多心了。

    无话可说,几个人渐渐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天已微亮,只是灰蒙蒙的一片,如同蒙着一层纱,让人感觉不真实。吴诺睡醒过来,环顾四周一切如常,其余四人靠在墙边睡的很沉。吴诺没有叫醒她们,她想着天还没有全亮,庙里终究要安全一些,就让她们多睡一会吧!

    吴诺无意间看到开着的庙门,竟生出些恐惧来,仿佛那是一张巨大的嘴随时都会将她吞没。吴诺想把门关上,她站了起来,向门的方向靠近,门就在眼前,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然而她却碰不到,门似乎是在和她开玩笑,她向前一步,门就后退一步,始终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的见摸不到,像是某种诱饵,吸引着她一步步走进设计好的圈套。此时的吴诺大脑一片空白,她已经无法思考了,如同梦魇,昏乱、模糊、呆迷、分不清真假,她只是想关门,只是想把门关上,她就这样一步步的跟着门走,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要走向那里,她只是想把门关上。终于她追到门了,它大开着就像一张巨大的嘴,它太了,空洞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吴诺竭尽所能倾斜身体,伸出双手,她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将门关上。

    深夜、有风、在耳边、呼啸而过……

    三、

    尖锐的警笛声划破了校园的宁静。

    何小林几人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惊讶的发现他们并不在小庙里,而是在宿舍中,换句话说她们从未踏出宿舍半步。看到这种情况何小林终于想明白是什么地方不对了,是时间,平时去小庙少说也要半个小时左右,然而她们却只走了十分钟左右,原来她们一直在宿舍里打转,她们中了鬼的幻像。

    “糟了,吴诺不见了。”李梅喊了一声。一种不祥的预感席卷而来,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朝楼下跑去。

    楼下警察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吴诺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血泊中,白色的毛衣几乎被浸染成了红色,浓重的血腥味令人作恶,她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满足的笑容,仿佛拿到了什么想要的东西。

    何小林几人面面相窥,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无声的落下,是悲伤也是恐惧,为吴诺也为自己。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心存一丝侥幸的话,则吴诺的死彻底粉碎了她们的侥幸。让她们清楚的知道这不是谁的恶作剧,它真的会杀了她们。

    因为和吴诺住同一间宿舍,警察很快就找到她们问话,结果可想而知,当时她们都在沉睡中,能知道什么呢?她们不知道她为什么半夜出去,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遇到了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那样诡异的笑容,其实她们比谁都想知道。

    警察走后,何小林几人呆坐在宿舍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她们不知道该做点什么,似

    鬼故事民间

    乎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要不,我们申请换间宿舍吧!”胡纪首先打破沉默说

    “没用的,你还不明白吗?我们已经被盯上了,我们什么地方都去不了,就像这次我们以为去了小庙,其实还是在宿舍里,我们被困住了。”王卓几乎崩溃,她想要放弃了,不想挣扎,就这样,就在这里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此时天花板上又开始了变化,依旧是血红的字,却四散开来,慢慢的字集中落在了一起,一个压着一个:游戏继续,今天李梅死。

    四、

    何小林盯着血字紧锁眉头,心中疑惑:为什么两次血字出现的方式会不一样,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传递死亡信息,何必要搞的这么麻烦?

    “你想什么呢?”胡纪打断何小林的思路问。

    “我在想为什么两次血字出现的方式会不一样。”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没用的,你管它是怎么出现的,总之现在它出现了,李梅快要死了,快想想办法啊。”不知是着急还是恐惧,王卓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还记得碟仙说过的话吗?猜到我则活,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只要我们猜到它,它就会放过我们。”胡纪有些激动的说,毕竟看到了一丝希望。

    “可是怎么猜?一点头绪都没有。”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梅突然幽幽的说。

    “我们是在宿舍将它招来的,想必它和这宿舍或者和这学校有关,我们可以去问问高年级的同学或翻阅一下资料,看看宿舍或学校有没有发生过非正常死亡和怪异的事。”胡纪提议道。

    何小林沉默不语,她自然也是赞同大家的想法的,只是她总是觉得两次血字以不同的方式出现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吴诺那次血字未干涸的血液从天花板上滴落,而吴诺是从宿舍楼顶坠落的,滴落、坠落......何小林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血字出现的方式,正是她们死亡的方式。何小林为自己的发现激动不已,如果她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便可避开一些危险的因数从而降低死亡的机率,举个例子说假如预先能猜出会死于火

    灾,那么只要能避开火,是否就能逃过一劫。那么这次李梅会死于什么呢?四散开来的字,像被扔出去一样,之后又压在一起,究竟预示着什么?

    “我们要去找资料了,一起去吗?”王卓问何小林

    “嗯”何小林答应了一声,接着突然说:“李梅小心车。”

    “什么?”李梅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只是随口说说,尽量小心车就是了。”何小林想着,四散开来的字像被扔出去一样,之后又压在一起。人如果被车猛地撞到也如同被扔出去一样,会不会是先将人撞飞,然后又碾压过去。当然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何况这个猜测也有说不通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四散开来,因此何小林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提议大家都准备一颗针,这次不能再中鬼的幻像了,我们只要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用针刺一下保持清醒。”王卓说道。

    农村鬼故事

    “不知道有没有用,但至少也是个办法。”胡纪说完后就和何小林、王卓一起去问各自相熟的同学去了。

    李梅则去了图书馆翻阅旧报纸等资料。

    黄昏,夕阳如血,李梅在图书管里泡了一整天都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不免有些失落,不过她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虽然没有找到有用的资料,但她却把这件事从她们开始玩碟仙起静静的想了一遍又一遍,她感觉她抓到了一点什么,只要在让她想一想她一定能想出来的。

    “李梅。”

    李梅听到有人叫她,她抬起头来看了看,图书馆里三三两两看书的人都低着头专注的在看书。

    “李梅,最后一个书架那里还有些旧报纸,你去看看。”声音再次想起

    李梅又看了看周围,看书的人还是在专心的看书,难道是幻觉,她连忙用针刺了刺,会疼,那就不是幻觉。李梅无意间看了一眼图书馆管理员,管理员朝她笑了笑。李梅自嘲似的笑了笑,原来是她跟我说话,草木皆兵了。

    虽然声音听起来有点不像,但她和图书馆管理员又不是很熟自然不能准确的分辨她的声音。既然最后一个书架那里还有旧报纸,当然要去看看,事关生死她不能露掉一丝有可能的线索。

    李梅走到最后一个,仔细找了找都是书根本就没有什么旧报纸,她刚想离开,突然看到书架后闪过一个身影朝她诡异一笑,她愣了一下,终于想通自己抓住什么了,可惜她没有机会说出来了。

    书架就这么突兀的倒了,像是多米诺牌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书架上的书乱七八糟四散开来,李梅被压死在书和书架下。

    等何小林听到消息赶到图书馆时,压在李梅身上的书和书架已经移开了。何小林紧紧捏着拳头指甲深深掐进肉里,她是有些准责备自己的,她明明已经猜出血字的出现方式,正是预示着她们的死亡方式,虽然她猜错了李梅的死亡方式,但如果当时她将自己的发现说出来,大家一起猜,或许能猜对,李梅也许就能逃过一劫。

    李梅即将被盖上白布抬走,何小林突然觉察到些奇怪的地方,李梅趴在地上,左手自然的垂在身边,而右手却奇怪的背在身后,并伸出三个手指头像一个OK的手势。

    她为什么要做一个OK的手势,是偶然还是故意,如果是故意那么这个OK又代表了什么?何小林深吸了一口气自语道:“不是偶然,无论当时李梅是来不及反应,或是反应过来想逃走,都不可能会有这样的姿势,她一定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何小林的注意力被正在极力向警察解释的图使馆管理员拉了过来:“那个女学生上午就来了,挺安静的要么就看看旧报纸或关于学校的旧资料,要么就发呆好像是在想事情,黄昏的时候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我就礼貌性的冲她笑了笑,它也没什么反应站起来就朝最后一个书架走,我以为她要去拿书也就没管,那知才一小会的功夫书架就倒了,她就压下面了。警察同志我说可都是真的,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去问另外几个看书的同学,他们也都看见了。”

    何小林听了一会儿,也听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就回宿舍了。

    回到宿舍,胡纪和王卓已经回来了,两人眼圈都红红的,看来她们已经知道李梅的事了。

    “刚听说了李梅的事,没敢去看,难受。”王卓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别想了,先想想我们自己吧,它不会放过我们的。”胡纪正说着,天花板又有了变

    短篇恐怖鬼故事

    化。

    此时的天花板如同平静的湖里仍入一颗小石头,泛出了层层的涟漪,血字从涟漪中一个个的钻出来,在“湖面”上游动,而且越来越快,最后平静消失。

    游戏继续,明天何小林死。

    五、

    看到自己的死亡信息,何小林倒没有过多的惊讶,只要猜不带它是谁,死是迟早的死,她已有心里准备。但有心理准备,并不代表她就放弃了。明天,只要过了12点就是明天了,时间很紧,她必须抓紧。

    “好了,现在不是悲伤害怕的时候,今天我们各自去打听消息,现在我们把打听到的消息汇总一下,看看有没有有用的线索。”何小林对一脸难过的胡纪和王卓说。

    三人把各自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了出来,那知各种说法都有,都快赶上鬼故事大全了,搞得好像学校里到处都是鬼一样,显然要从这些乱如麻的消息中找到线索,简直如同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既然找不到线索,就只能先想办法避了。何小林将自己关于血字的猜测说了出来。胡纪和王卓都表示同意。幸运的是,这次的血字似乎并不难猜,湖面、涟漪都在预示着和水有关。

    为了避免何小林和水接触,胡纪和王卓把宿舍里但凡和水有关的东西都收了出去,连水杯、水壶之类带有水字的东西都收了出去。

    “只要不接触水,真的有用吗?”王卓弱弱的问了一句

    “有用,当然有用,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它是什么样,它就会是什么样,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你说对吧小林?”胡纪安慰道

    何小林坐在当初她们玩碟仙的桌子旁,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有那么幸运,血字不会如此简单,避开水是没用的,她已经猜出了血字的真正意义,湖面和涟漪代表水没有错但不是普通的水而是血液;游走的血字就像是血管里的红细胞,越走越快就预示着她身体里的血液会流通的越来越快,直到心跳太快而衰竭。这几乎是无法避开的死法,因为她不可能将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全部抽干,因此她没有把血字真正的预示告诉胡纪和王卓,告诉她们也只是徒增些烦恼而已。

    时间不紧不慢,一分一秒的流逝,何小林三人静静的坐在宿舍里,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凌晨如约而至,何小林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血液慢慢的在加快流动的速度,果然她猜的没错,可是有什么用。知道无可避开,何小林没有在这上面多费力气,她想的是这件事中的疑点比如李梅临死前的那个奇怪手势,而此时她身体里血液越流越快,她感觉自己的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她大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脸色苍白,心跳的太快了仿佛就快要跳出胸膛,仿佛就快要爆炸了,她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了,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她看见胡纪和王卓一脸焦急的在跟她说着什么,可是她听不清楚也说不出话来。恍惚中她仿佛又回到了她们玩碟仙的那天,她想起了她们的脸,想起了胡纪的恶作剧,想起了吴诺一脸惊恐的说为什么我是第一个,想起了李梅那个奇怪的手势,她想起了一切,把一切都联系了起来……

    “胡纪,你就是那个鬼。”何小林强忍着快要窒息的心跳艰难的说。

    安静,不同寻常的安静仿佛一切都停止了,时间就凝固在了这一刻,何小林的心跳虽然还是很快,但难过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为什么是我?”胡纪不敢相信的看着何小林。

    王卓目瞪口呆,这个答案太出乎意料了。

    “首先排除一下,我们五个人玩碟仙,现在连我有三个人出事……”

    “那也还剩下我和王卓啊,为什么就一定是我呢,何况也许我们招来的是外面的鬼和我们根本没有关系”胡纪急着打断何小林的话辩解道。

    何小林没有理会胡纪的辩解自顾说下去:“我一直在想李梅死的时候为什么

    恐怖短篇鬼故事

    会比一个奇怪的Ok的手势,后来再细细想想那个手势说是OK可以,说成是数字3也可以,但数字3又代表什么呢?结合整件事情一想,我发现我们的死亡是有一定顺序的,那天玩碟仙时我们放开手的顺序就是我们的死亡顺序。”

    说到这里何小林看了看胡纪继续说下去:“而这也正是我怀疑你的原因,记得那天玩碟仙时你和吴诺几乎是同时放手的,恰巧我坐在你旁边将你的手压了下去,其实在我压你的之前你的手已经离开了碟仙,只是时间太快我们都没有发现加之你的手又被我压了下去,我们便误以为第一个放开手的是吴诺,事实上第一个放开手的是你。而这也正好解释了李梅死时的那个奇怪手势,她想表达的正是数字3,她想告诉我们她已经是第3个死者。依照那天我们的放手的顺序第1个是你,第2个是吴诺,第3个是李梅,第4个是我,最后一个才是王卓。按此顺序王卓现在还活着并不奇怪,可本应该第1个就死的你现在却还活着就让人费解了,如此想来只有一种可能真正的胡纪在断电的那一瞬间已经被杀,而“你上了胡纪的身,换句话说你就是那个鬼。”

    被上了身的胡纪冷笑了一声:“这次就算你猜对了,可是诅咒已经开启,我们后会有期。”说完胡纪瘫在桌子边,目光呆滞,面色发黑,身上已有隐隐的尸斑,显然已死去多时。

    “它走了吗?结束了吗?”王卓惊魂未定的问

    “嗯。”何小林简单的回答,她现在头疼的是怎样解释胡纪的尸体,至于这件事结不结束她不知道,但暂时她们是没事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