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校园鬼影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3588个文字,大小约为16KB,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第一章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学校多了,自然也会有子虚乌有的事儿。初来乍到,听到校园闹鬼的事情,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想也没想到,还真让自己给碰上了。

    周末一到,学生一股脑儿回家了;老师也多是周围村庄的,也一个接一个的走了。晚上出来转转,看看遮天蔽日的杨林,以及林中星星点点的萤火,到处是阴森森的感觉,再加上雾霭迷蒙,真的让人心虚。

    伙房西面的房子周围我是不去的,因为在一个教师的单身宿舍,一个学生触电身亡了,他的母亲经受不住打击,整天疯疯癫癫的,隔三差五来学校烧纸,让人唯恐避之不及。据说,一位男教师晚上吃完夜宵回住处,也巧,那天多少也喝了点酒,竟莫名其妙地碰到了一个素衣素服的男孩,竟是那个学生,男教师当时就吓得丢了魂,尿了一裤子,至今还没有完全康复。

    我是不相信鬼的,多少也通融点医学,然而自己天生胆小,对那些黑乎乎的东西还真的有点害怕。夜不知不觉深了,我还真的没有睡意,其实屋子里蚊子太多,外面走走既凉爽又少了那恶心人的蚊子打交道,何乐而不为。

    忽然间,我听到极细微的哭声,极远又是极近的,极悲伤又是极凄凉的,虚无缥缈。我的心猛地一惊:莫不是遇到传的纷纷扬扬的鬼了。

    我赶快往回跑,那声音也似乎就在脑际,等我到了自己的住处,借着灯光壮着胆儿,停下来,仔细听听,却什么声音也没有。我一贯相信调皮学生的恶作剧,随手拿起手电筒,大踏步向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想看个究竟。

    我四下照去,在阴虚虚的杨林下,是没膝盖深的荒草,除了蟋蟀的低吟声外,什么也没有。再仔细看去,一只野猫猛地窜出草丛,一溜烟跑了。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听觉,带着一股疑惑,缓缓往回走。

    那抽泣声又不失时机地响起,仔细听听,似在叶隙,还像在草丛,周围没有一丝风,更没有任何响动,我的汗毛几乎根根要竖起来。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一边给自己壮胆,一边往回撤,身上冷汗直冒。

    幸好,过了一会,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我的心也开始平静下来,然而仍是心有余悸。

    夜里,我怎么也睡不着,刚才的一幕幕,把我的无神论观点彻底打破了。我披衣坐在床上,心不在焉地读起一本书,一则打发时间,二则排遣恐惧的心情,在疑惑和胆怯中,渐渐挨到天亮!

    第二章

    同事陆续到校后,我煞有介事地说起鬼的事来,他们一个个心不在焉,甚至怀疑我的脑子进水了。也是,对于那些关于鬼的传闻,他们和我一样认为,都是凭空杜撰出来的消遣。看我如此认真的样子,有的同事忍俊不禁,一个忍不住地调侃说:“到门口找老陈吧,你们有共同语言!”

    我这才如梦方醒,老陈平时负责大门值班,还兼职校园安全巡逻,好多关于鬼的传闻,都是从他那儿撒出来的,有的人戏谑地称他为“聊斋先生”。正因为如此,单位领导想辞退他,说他不务正业,散步乌烟瘴气的消息,有碍学校教书育人的大局。我的到来,让老陈非常激动,说是老陈,其实也就是四十多岁,因老实巴交,好说些不着边际的鬼故事,大家都叫他老陈。

    老陈打开话匣子,让我目瞪口呆,我所发现的哭泣声,和老陈的见闻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原来校园不仅有哭泣声,还有飘忽不定的白影,还有呜咽哀怨的笛声,甚至是鬼的厮打场面。因平时学校人气旺,那些鬼们便销声匿迹,只是到了周末,学校人迹罕至,那才是鬼的天下,他们似乎一个个肆无忌惮,招摇的很。

    老陈负责周末和假期护校,胆子也出奇地大,时不时还得到学校各处转转,所以也见多识广起来,以至于一些稀奇古怪的见闻不断从他那儿飘出来。

    又到了周末,我和老陈早早做了准备,什么狗血,什么木棒,什么强光手电筒什么的。为了不至于别人说我们神经病,在单位造成不好的影响,一切都在秘密中进行。

    夜幕很快降临,星星也不失时机地闪现在空中,杨林中还有淡淡的雾气,按老陈的话说,这是见鬼的最佳时机。我跟在老陈后面。心里“咚咚”直跳,老周完全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边走边安慰我:“鬼也是怕人的,不要闹出动静,否则便消失了;更不要害怕,鬼不会无缘无故伤人的,他们的出现多半有什么隐情……”

    我们到了鬼经常出现的水塔附近的杨林里,我尊在老陈后面,几乎屏住了呼吸,似乎感到自己的脸色苍白。老陈还一股脑地提醒我:不要轻易打开手电筒,否则什么都没有了。

    我突然听到什么动静,老陈这时也轻轻地拍我,让我留神。我定睛看去,在草丛中,慢慢浮出一个白影,人样,素衣素服,像塑料薄膜吹成的人一般,颤巍巍的,找不出一点凶恶的样子。那白影缓缓飘到树上,紧接着,树上响起悠扬婉转的笛声,是那么悦耳动听,可惜声音太小了。

    老陈提醒我:“听,该变调了。”果然,那笛声突儿变得如泣如诉,让人愁肠寸断。我很是疑惑,问:“你怎么知道?”“唉”,老陈说:“作孽呀,冤死的。”老陈拍了拍我,示意离开,我当然走了。身后,传来阵阵鬼的凄厉的叫声,让我不由得心惊胆战,老陈说:“小伙子,识相点,该走得走!”

    第三章

    我和老陈回到传达室,老陈一脸严肃的样子,让人感到高深莫测。我有点余味未尽的样子,说:“还没闹清怎么回事呢,怎么说来就来了?”老陈不甚情愿地看了我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什么事情适可而止,万不可做过,否则大祸临头。”我将信将疑地看看老陈,欲言又止。

    夜逐渐深了,我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时而坐起来,看看窗外。老陈睡意朦胧地说:“睡吧,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要闲操心了。”我还想再说什么,看看老陈,却打起了鼾声。

    我披衣下床,还好,现在再也找不到雾霭的影子。我也是个好事者,循着校园的小径,随便走走,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原因,充溢在我的心头。

    天上星星闪烁,杨林到处黑乎乎的,没有一点儿风,一切静得可怕。还好,蚊子也似乎销声匿迹一般,夜也出奇地凉爽,我自己好像来到另一个世界。

    无意间,在小径的拐弯处,我分明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仔细分辨一下,是人影,可那人影像一团雾,朦朦胧胧,飘渺不定。哦,好像是个男的,你看,那短短的头发,学生衣着,还带着调皮的样子……

    我忽而记起,听人说,几年前,一个男孩曾死在校园里,据说是某个教师的失误。也许那男孩受了莫大的委屈,人死了,冤魂却悠悠不散,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校园里飘荡,可是真正碰到的人却少之又少。在这个时候,我却不经意中碰到,莫非和他有什么纠不清的瓜葛,我的心虚的很。

    接着,传来了阵阵的抽泣声,呜咽哀怨,仔细听听,却像是风吹枯木的声音。我一下害怕极了,赶快打开手电筒,照去,却什么也没有,小径上空无一人,林子里是深深的青草,连那哭泣声也没有了。

    忽然油蛉声响起,也起风了,树叶也沙沙作响。凉风吹到脸上,我才发现自己恍惚又回到了现实世界。我不敢久留,逃也似地回到了门岗。

    老陈见我回来了,说:“怎样,又碰到鬼了。”“嗬”,我吃了一惊:“原来老陈并没有睡着,刚才是假睡,这家伙真够刁钻的。”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说:“我是彻底绝望了,碰到鬼,真是倒霉到家了。”“呵呵”,老陈说:“不要这样认为,事情有因必有果,说不定他们还有求于我们呢。”“有求于我们!”我一下长大了嘴巴,说:“简直太不可思意了!”

    老陈沉默半响,说:“你刚来,什么情况还不熟悉,鬼不会看错人的,说不定我们和他们有缘分。”“也是”,我想:“单位那么多人,为什么我们两个偏偏遇到呢,说不定也真的有些条条道道来!”

    “鬼不会伤人的,安心睡吧!”老陈说。

    我真的有点困了,挨着老陈,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四章

    门岗有狗血的事情,不只是哪位好事者报给了校领导,校长找老陈谈了话,说他搞迷信活动,并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幸好老陈没有把我供出来,我心里对他充满了感激。我和老陈也不敢公开在一块,怕招人非议,但是背地里我们两个很近乎,经过了这一次所谓的磨难,我们两个成了患难与共的朋友。

    关于鬼影的事情,老陈城府很深,我对他惟命是从。一则怕受人非议,在单位造成不好的影响;二来害怕说不定触动谁的利益,引火烧身;三还考虑到弄清来龙去脉,姑且当一次所谓的江湖侠客。每逢周末,人员散去,老陈总是极力筹划,看他足智多谋的样子,我真的想入非非,没想到一个看大门的,也有如此这般本事,乡中学真是藏龙卧虎之地。

    夜渐渐深了,我和老陈偷偷摸摸来到一处小径,静静等待将要发生的事情,我早已打开了录音机,一等有了声音,就赶快摁下录音键,好回去好好研究。一切都如预料的那样,突然从草丛中传出来哭泣声,仔细听听,像个男的,那声音悲伤极了,好像受了很大的冤屈,一副泣不成声的样子;过了一会,那声音竟然奇迹般地消失了。当然,我的手早已按下了录音键。

    我和老陈四处张望,屏住呼吸,可什么影子也没有。老陈拍拍我,指了指不远处,我分明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缓缓飘到树上,紧接着什么都消失了。

    此后,什么动静也没有了,老陈和我都很失望,站起身,回到了门岗。

    第二天还是星期天,白天校园里也难得看到一个人,十点钟左右,来了一个老年妇女,呜呜咽咽地哭,疯疯癫癫的。我想起来了,早听同事说过,一个男生死在单位的教师宿舍里,他的母亲就疯了,时不时来单位给孩子祭奠;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平时门岗的老陈是不让她进门的,但今天是周末,老陈也不知到哪里去了,那妇女到单位如入无人之境。

    我是见不得人哭的,别人一哭我就想落泪,看那女人悲伤地样子,我只有躲避。

    我躺在住处的床上,外面隐隐约约传来阵阵哭泣声,还有烧纸后的余味。我的心里很不好受,假如她的孩子还在的话,也该是大人了,真是天不遂人愿,让一个个好端端的家庭落个如此下场。

    此时我又想到,既然有男鬼,那女鬼从何而来。想想老陈神神秘秘的样子,他一定知道的很多,可是他一直守口如瓶。还好,老陈和我越来越近乎,谜底也许很快就要解开了。

    哭声消失了,烧纸后的余味也没有了。我打开门,到校园各处走走,太阳尚好,校园杨林处处,小径通幽,教学楼掩映在绿树之中,处处给人美的享受,说这个地方闹鬼,绝对没人相信。

    第五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鬼影老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可我无从下手,一直理不出头绪。我想来想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任其自然为好,免得引火烧身。老陈也似乎对鬼影的事情没了兴致,和他在一块的时候,也很少提起。

    事情往往这样,你对他不当回事,他却时时青睐你。在一个周六的夜里,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仔细听听窗外,淅淅沥沥,时而有大大的雨点打在水面上,声音让人怦然心动。这样的夜晚,最适合读小说,一个人捧一本小说,最好是鬼怪的,倚在床头,慢慢品味恐怖的故事情节,让心灵漫漫沉寂在一种特别的感受。

    当我正看得入巷,忽然起风了,阵阵凄风袭来,让人胆战心惊;听听窗外,狂风那个猛劲,大有地动山摇之势,屋顶上的瓦也似乎就要被吹动了。我大吃一惊,从小到大,我还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风,我赶紧披衣下床,找到手电筒,以防不测。奇怪,屋子里的电并没有停,按正常现象,如此大的风,单位的变压器早就自动跳闸了。

    我拉开门,想出去看个究竟,就在我开门的刹那,却发现外面其实什么声音也没有。出了屋,外面一点风也没有,皎洁的月光不知何时照在地上,把杨树的影子投射的斑斑驳驳,如藻荇交织,看看曲径通幽的校园,杨林片片,乳白色的雾气弥漫在各处,给人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这时,我真的怀疑自己的大脑是否除了毛病,仔细想想,也许自己看故事迷了头,以致产生错觉,可刚才历历在目,真的是见鬼了。不管怎样,自己先回屋再说,接着看,鬼不会无缘无故伤人的。

    我打开刚才看到的地方,奇怪,怎么书页变得黄黄的,真是匪夷所思;看看内容,模糊地什么也看不清。我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使劲掐掐自己的大腿,真的好疼。唉,看样子自己真的进了鬼门关,什么也由不得自己了。

    我看看那书,眼睛逐渐模糊起来。先是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好可爱呀,在书里蹦蹦跳跳的,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忽然,不知从哪里猛地扇过来一巴掌,那小男孩一下子蜷缩在一条轮廓分明的电线上;我再揉揉眼看看,那小男孩被烧成黑乎乎的一团,惨不忍睹。我害怕极了,似乎这样的印象曾经出现过某个地方。紧接着,又出来了一个美丽的姑娘,约莫二十多岁,一脸的聪明,婀娜多姿;她手里拿着一支笛子,只见她轻轻把笛子放在嘴唇上,那笛子发出宛转悠扬的歌声,美轮美奂,美不胜收。那笛音真是好听极了,让人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舒舒服服;可是,笛音忽然消失了,分明有两个黑影拖着姑娘再走,那姑娘阵阵呼救,那姑娘消失了,可书面上到处是鲜血……

    我当时害怕极了,忽地坐了起来,可什么也没有了,一切恍然如梦,外面小雨滴沥,书的内容清晰可见,灯光依旧。

    第六章

    我和老陈在饭店的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要了四个菜,两瓶辣酒。都说老师小气,一点不假,还没吃饭,老陈就叫嚣着施行“AA”制,其实也花不也几个钱,况且我俩关系还非同一般,弄得我哭笑不得。

    几杯酒下肚,老陈的脸变得像个鸡冠子,话也逐渐多起来。谁知道平时老实巴交的老陈,肚子里也满是醋醋罐罐的东西,而且还满是一腔衷情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十多年前,单位分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大学生,一时间在这小小的农村中学掀起了不小的轰动;女大学生秀气、苗条、聪慧,用老陈的话说,即使看她一眼屁股,也让人高兴得睡不着觉。我调侃地对老陈说:“怎么,你也看上她了。”老陈此时喝得脖子也红了,头摇得像拨浪鼓子,说:“没看上她绝对是屁话,单位那个男的不为之倾倒,可咱不行,癞蛤蟆绝对吃不上天鹅肉。”我说:“不可自卑,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哈哈,”老陈笑得几乎失声:“咱是什么货色,咱心里还不明白吗,一个臭看大门的;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还是音乐系的!”

    “哦”,我早就听说单位曾经进了一个这样的女教师,听说不仅人长得好,而且还吹得一手好笛子,那悠扬的笛声一旦响起,好多人都为之如痴如醉,学校有一段时间竟然在师生中掀起了笛子热。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校园鬼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