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校园鬼影之鬼梦迷魂

作者:小故事02-03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1451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X大学新建的宿舍是一栋二十四层的高楼,相对于另外四栋低矮破旧的老宿舍来说环境优美。只是新宿舍七楼以下住男生,七楼以上为女生居住,而且中间并没有什么隔开。为此,不免时常有男女生奔走在异性宿舍的走廊或在异性宿舍玩得不亦乐乎,夜半三更也不例外。

    陈震的爸爸是该市一位著名工程承包商,家境富裕,又是家里独生子,从小便受尽百般宠爱。

    这天晚上,陈震随女友以及一帮室友在宿舍搓麻将一直搓到后半夜。临走的时候,女友实在害怕,不敢独自回去,就硬缠着陈震送。“从四楼到十七楼做电梯一分钟就到,我太困了,你自己回去吧。”陈震敷衍道。但只过了一会儿,他就改变主意了,因为女友几乎哭了出来,而他最怕的就是考试不及格和女生的泪水,或许,更多的是他深爱着她的原因。

    行走在半夜宿舍空旷的走廊上,了无一人,除了寂静仿佛还有一丝阴森的气息,弄得向来胆大的陈震也打了个冷颤。上了电梯,为排解内心的一丝恐惧,他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就在电梯刚开始上升的那一刹那,灯光突然忽明忽暗,也同样就在这明灭之中,他真切的看到了一个人头躺在电梯的角落里,他紧绷的心脏顿时高度紧张起来。“喂,想什么呢,到地方了,我要走了,拜拜!”女友带着微笑向他告别,他这才发现自己方才竟打起了盹,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回去的时候只有他一人,阴冷的气氛显得更浓重了,早知道应该让一个室友跟着一起来了,他心里思索道。自打进了电梯,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疲惫。这或许是他第一次深夜独自一人做学校的电梯,抑或是最后一次。

    就在显示器上的数字快降到4的时候,电梯间瞬间一片漆黑,更可怕的是,他能在黑暗中清晰地感觉到电梯是仍然在下降的,而且速度越来越快。他不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惊悚,慌乱之中竟瘫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电梯门打开了。此时陈震只想快点回到宿舍,便快步走了出来。奇怪,这是哪里,绝对不是宿舍,甚至这不是在学校里面。刚想扭头回去,只见电梯门已紧闭,缓缓消失在暗无天日中。

    他只好继续往前走,发现眼前的景象像是置身于古老的原始森林,地面长满低矮的藤条和灌木,周围没有一缕阳光,地面不知是因为http://www.dchunsha.com/ggs/在什么的映衬下,显得尽是惨白。

    大概直走了两百米,拨开一道灌木丛,发现前面是一个湖。仔细一瞧,湖边坐着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女孩。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存在呢,正好可以上前问个究竟,“嗨,你好,我迷路了,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离女孩只有半步远的时候,她侧着的脸猛然转了过来,这是一张干净俊秀的脸蛋,只是没有一丝血色,但仍然很漂亮。

    “啊……”陈震突然尖叫一声,然后拼了命地往回跑。不知过了多久后才停下来,他靠着一棵树正喘着粗气。女孩这时又出现了,他绝望地放弃了继续逃跑的念头:“你就是学校四号电梯间里的那颗头颅吧,也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的吧?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猜对了,那颗头是我的,也是我把你勾到这里来的。我两年前前其实是你现在所在学校的一名学生,在一天晚上坐电梯的时候,由于稍不注意,身体进来头却被卡在外面,电梯并未停止继续上升,我的头就这样被夹掉了。不信你看。”说着,女孩便提起自己了的头颅。

    陈震再一次被吓得冷汗直冒:“那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求求你放我走吧。”

    “我知道是由于电梯的原因才让我死掉的,但事后学校欲逃脱自己的责任,硬是把我的死归因于我自己。为此我父母只得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补偿。而更重要的是,那个电梯的承包商同样为推卸责任,迅速将我的尸体火化掉,以消灭证据。而那个承包商正是你的父亲。

    听到这里,陈震紧悬的心好像明白了什么,只觉得离自己的死期不远了:“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办法。”

    “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一切都已结束。但我爸妈却为此痛不生,而且,我要你还我一个公道。”

    “怎么还?,你告诉我,我会帮你”

    “我要你爸爸给出应给的赔偿,给你一星期时间,如果你没做到,就让你爸爸为你收尸吧!”临走时女孩还在他手臂上很咬了一口。

    “啊……”陈震被一女生的尖叫声吵醒。原来自己睡在四号电梯间,吓得一位去买早餐的女生以为他是个死人,顿时尖叫起来。

    原来刚才是一场梦,陈震如释重负,但那那种逼真恐怖的场景仍历历在目,每每想起都心有余悸。他拍了拍自己布满汗珠的额头,不经意间看到自己手臂上的牙齿印,这才让他明白这一切都是真的。

    顾不得拖延,他打电话告诉爸爸昨晚发生的一切。就像每位房地产承包商在建造高楼大厦前总要请一位法师看风水一样,他爸爸也或多或少的信一些黄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是他爸爸惊魂未定的呼吸声,并承诺一定按他说的做。

    一星期的期限只剩最后一天,这天深夜,陈震无法入眠。父亲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在校领导的陪伴下来到四号电梯间门前。中年人立即拿出一个钵和一支十字架,并点燃一把香插在钵里,同时嘴里念叨着什么。

    “就是这里,妖孽,往哪里逃。”中年人突然用十字架贴在空中的某个位置。

    与此同时,进入梦想的陈震再次梦到一周前的场景,女孩为他事情办得怎么样,他说一切顺利,爸爸已经答应赔偿了。但女孩这是却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消失了。不知为什么,他开始发了疯似的找啊找,永不停歇地一直在找。直到发现自己被滞留在这个空间里。

    就像什么也未发生,一切又都结束了。

    当天晚上,陈震的爸爸做了一个蹊跷的梦,梦见一个女鬼对他说道:“你不仅害死了我,还仅仅为了几十万的赔偿而请法师捉了我。我要你杀了你儿子,让你后半生都在痛不欲生中度过。”

    第二天,舍友在宿舍发现了陈震冰冷的尸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