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学校的实验室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校园鬼故事 |本文有1313个文字,大小约为6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我在大学里是学医科的,所以当然会接触到解剖学,其实这是我最反感的学科,因为只要看到那些内脏和红的刺眼的血,就会让人头晕目眩,恶心至极。但是为了要每门的科目都及格,每次我不得不带着发麻的头皮,嘴里含着话梅到实验室去。幸好关于解剖的课程并不算多。

  而若大的校园对于我来说是充满神秘感的。里面有一些长期废弃的房屋,隐约好象是被大火给烧过,让人看上去实在是有些恐怖。

  阿籽是我的好朋友。她天真活泼,不过喜欢就是恶作剧,我常常的被她吓的魂飞魄散,成为她的牺牲品和笑料。所幸的事,我不会生气,因为每次都是伤不了友谊的小小恶作剧,事实上看到我被吓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我是睡在阿籽的下铺。记得有次,天就快亮了,人也快要醒了,我隐约的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我慢慢的睁开腥睡夹杂着眼屎的眼睛。 啊……!眼前的景象差点没使我窒息。一只开了膛的小白老鼠正被绳子吊着脖子,而它居然还在挣扎着,此时它离我眼睛不到一尺。心跳加速,简直是透不过气来。这时只听见上铺的阿籽嘎嘎地笑个不停。所以我确定,这次我又是被她给算计了。

  “你干什么啊,一大早上就搞这个,是想吓死人啊”我一边安抚着快得几乎要跳出来的心,一边歇斯底里地朝上铺大叫道。

  “今天上课是要解剖白老鼠的,我只是提前做了,醒的太早了!”阿籽并没有一点想道歉的意思。

  “拜托,以后不许这样了,真的是好吓人的”可怜的我基本上用到了乞求。谁咱是叫人善被人欺呢!嗨!……

  就是这样,我被阿籽是两天一小吓,五天一大吓。能够坚持到现在,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至少可以证明我的心脏是非常健康的。

  这天正是自习课,和解剖实验课相比,我是最喜欢自习课的。看的出,所有的学生都是这样想的。

  自习教室很大,有时也供学校里上大课用,而它的右边是新建的实验室,也就是现在我们做实验的地方,而它的左边就是废弃了很久的老实验室,说是很老,但是看上去房子的建筑以及构造的风格也就是近几年的产物,不晓得为什么现在废弃着。而自习室左边的大窗户正对着老实验室的窗户,没人能透过实验室的窗户仔细的看到对面解剖室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所以被遗忘的“老实验室”几乎是无人问津。

  另外自习课就是给大家自由发挥的时候,没什么人愿意看超大的黑板上,教授乱七八糟,这块画一下,那块写一下,只有他自己了解的板书。而我正盯着自习室左边的窗户发呆,更确切的说,我正在注意着老实验室的窗户,我甚至想透过两扇窗户看看里面到底究竟是什么,我一边盯着窗户,一边用手捏了捏阿籽。

  “阿籽啊,你说那个老实验室里究竟会有什么呢?为什么就这么废弃了呢?”我的意思是说不算陈旧的房屋为什么就这样废弃呢?

  “难道你没听说吗?那里面是闹鬼啊!不是我说你,整天带俩耳朵逛来逛去的,就是不听世事。”阿籽翻着书,头也没抬的说着。

  “哦?真的吗?闹鬼啊!为什么只有我不知道啊,阿籽,阿籽快给我讲讲哦。”我一听是学校的房子闹鬼一下就来了精神。拼命的摇着阿籽求她给我讲这一切。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有办法,我就给你讲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籽是最怕我向她可怜乞求了。

  “其实这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就是从前有一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阿籽故弄玄虚,怪腔怪调。

  “你讨厌啊,好好的说撒,”我皱着眉头警告着她。

  “就是大概在95年左右吧,学校选出6名在解剖学方面非常优秀的学生去进行解剖实验,是为了对人体的各个器官进行进一步的了解,所以呢一定要用人做实验,而学校和医院方面都联系好了,要我们的考生解剖一名刚刚死去的人,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实习哦,好象还说谁能在6位考生中脱颖而出谁就可以保送到医院或者法医界呢。”

  “那后来呢?怎么会闹鬼的呢?”我听着很入神,不禁的插起话来。

  “不要捣乱,听下去哦”阿籽就像是个在授课的教师。“参加比赛的一共有6个人哦,两个人一组,所以就要准备三具刚死去的尸体。比赛那天,实验室气愤凝重,大家都感觉到心情压抑。比赛开始了,大家都摒住呼吸,静静地看着,比赛才开始几分钟,大家就觉得时间很长,有些旁观的学生,已经受不了离开了实验室。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组的的学生报告说‘这具尸体好象还有温度’。”

  监考老师说:“这怎么可能呢,尸体经检验已经死亡啊,没事的放心的做吧,时间不多哦。”

  “听说这组的两个学生一个叫小来,一个叫爱华。解剖的是一具女尸。”阿籽说到。

  “那后来呢?”

  “小来是个不爱说话的男孩子,做事比较认真,学习成绩是出了名的好,而爱华是一个出了名的开朗呸子,但是学习成绩也非常的优异,成了女生心中的偶像。”阿籽眼睛看着我认真的讲着。“这时小来说,‘不要乱来,还是搞清楚比较好,这事可大可小的。’爱华这个时候意见就大了,‘还看什么哦,医院都开出死亡证明了,不会有事的。’‘是这样吗?那好吧。’看上去小来的顾虑还是很大的,只是实验已经开始了,没有时间给他多想。”

  爱华拿这解剖刀,一开始就在尸体的颈部割开了一个小口子……爱华和小来毕竟是学习好的学生,解剖的技术算是很不错了,非常干净和利落。最后,他们那组得了第一。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学校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