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乡村鬼事之鬼孩

作者:小故事02-08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865个文字,大小约为4KB,预计阅读时间3分钟

  一

  土改时期,工农兵拿着武器,激昂地喊着“打土豪,分田地”,把留有清朝或民国地契的地主从家里或地洞里拖了出来,批斗枪毙,老百姓迎来了有田有地的主人翁生活。而那个时候的地主家庭堪称悲惨,大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世代居住的宽大宅院也就被收编为集体资产。后来,这些宅院大多被改造成了当地的乡村小学。西北一带某些贫困的山区里,当地政府没有足够资金建设学校,由地主宅院改造成的乡村小学也就只能修修补补地一直沿用至今,我们的故事便发生在这样的乡村小学里。

  说是那年有一个师范院校毕业的李姓女大学生,听说自己家乡的小学里总留不住一名教师,乡里小孩或者无人管教,长大了做文盲,或者跋山涉水,远走他乡求学,安全事故频发,有部分小学生就这样死在了求学的路上……那女大学生收到乡里领导的滴泪请求信,把心一横,离开了生活四年的大城市回到西北家乡小学任职。这李老师本知家乡贫困,学校教学条件也定是差的了,但等她进入这小学校门一看,还是傻了眼。这学校前身明显是旧社会里大户人家的宅院,四面围墙的墙皮斑驳剥落,墙上小窗雕花尚还精致,可惜墙角坍塌。宅院中堂的红漆木梁陈腐,堂上摆了几张木桌椅,再在墙壁上抹了黑水泥做黑板便是教室。庭院台阶下杂草丛生,堂下尚分布着四间小土房,一间改做了师生共用的厕所,一间做了厨房,另外两间是教师住房。可惜在李老师到来之前,这学校唯一的老师已经调离了,现在,李老师只得独自一人住进学校。

  学校一年级至六年级也就一共十二人,共用一个教室,这李老师按时间轮番讲课。学校附近的山民见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老师竟肯留下来教育本家孩子,便时不时会送来青菜大肉。乡里大娘在傍晚时分,瞄准李老师下课,立刻扯了一把干晒拉面跑来聊家常,有意无意地给李老师介绍对象。乡民充满人情味,山里学生懂事听话,这李老师一天过得却也开心。

  可一到夜晚,李老师便慌了。偌大个宅院,自已小房间里的灯火显得昏暗不明,山民早睡,四野一片黑暗死寂。自己一人经过隔壁空房子上厕所时,总觉得那窗户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夜晚的厕所里也是阴风阵阵,总会有几声似虫鸣又似猫哭的怪叫。等到白天,李老师带着几个较大的孩子打开隔壁空房来清扫,里面除了一张搬空的床和一个空木柜,再无他物。李老师只得把那空房的窗子紧紧关闭,想着自已大学时所学的那一套唯物论,也就过去了。

  话说这天日暮时分,那热情的来说亲的大娘刚走,李老师转身走进厨房里把大娘送来的馍馍热了吃下,这时,庭院里隐隐约约地却传来了小孩的抽泣声,再仔细一听,又似是猫叫声……李老师虽然有些惊怕,但想着附近还有村民在走动,便也壮了胆走出门前来看。只见庭院的杂草丛中蹲坐着一个小小人影!李老师慢慢走近一看,却是一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脸蛋粉白,穿着一身红色的仿清马褂,头戴一顶乌黑瓜皮帽,正低头揉眼哭泣。李老师看见是个装扮可爱的孩子,便放下心来,当是附近哪家孩子来学校玩耍被伙伴丢下,于是拿来两个馍馍走到孩子跟前,蹲下说道:“你是哪家孩子呀?来,吃了馍馍,老师送你回家好不好?”见孩子依然低头啜泣着不说话,李老师转念一想:定是刚才那大娘带来的小孙子,这粗心的老婆子只顾着在房里与我说亲,倒是把自己在庭院里玩耍的小祖宗给忘了。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