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乡下鬼故事之山村老师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3685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兰儿,你真的决定要去那么偏远的山区支教?”同学云竹问道。

    “嗯。”兰儿点点头。

    “听说你要去的云南L县中,也有不少支教的人曾去过,但不知怎的,都是去了没多久就死活要走。”

    “我也听一个学姐提起过,说那L县中里还有一个支教的年轻女教师莫名其妙失踪了,后来又有一个支教的女孩刚去没多久就**了,她死的时候还留下了一行血书,写道‘不要来支教’。”另一个同学蔷薇道,还皱起了眉头。

    “哈哈,你们跟我讲恐怖故事吓我,我才不怕,别忘了我平时可最喜欢看鬼故事。”兰儿笑了起来。

    蔷薇急道:“谁跟你讲故事了,说的是事实。”

    “是不是事实,等我去了再告诉你们吧。嘻嘻。”

    另外两人同时摇头,云竹道:“就算没蔷薇说的那么恐怖,那种破山区中学,你去了也是受罪。”

    “你们有什么打算?”兰儿不愿再聊这话题,她去意已决。

    “我想留在C市教书。”蔷薇道。

    “那可不容易,竞争肯定很激烈的。&r

    鬼故事甜甜

    dquo;云竹说道。

    兰儿心里也有些诧异,蔷薇是预科生升上来的,学习成绩并不好,试讲时也是照本宣科,从网上复制了教案,凑合到一起乱七八糟瞎讲一通,谁都不会想到她竟然打算留在C市教书。

    “我当然知道竞争激烈,所以老早就让家里人想办法了,已经打通了好几处关系,只要考过那一区那个学校的分数线进入面试就OK了。”蔷薇得意地说道。

    “看你那得瑟样,真让人羡慕。”云竹小嘴一扁。

    兰儿心里对蔷薇这样的做法颇不认同,想:你自己学习都不好,就算考试前突击一番过了线,真的教起书来

    鬼故事刀

    还不是在误人子弟。转而去问云竹:“那你呢?”

    “我不想去别的地方,还想留在C市,已经找到一家公司做文员了。”云竹说道。

    “你不教书吗?”兰儿惊讶极了。

    “我倒是想,可我没有蔷薇家有火,只能靠自己。马上要毕业了,总得先找份工作立足糊口。”

    “那真可惜。”兰儿说道。

    “我们还替你可惜呢!”另两人齐声道。

    “其实我们都没什么好可惜的,最可惜的,还是顾雪。”兰儿说道。

    云竹的脸色有点不太自然,道:“她都死了三年了,你还没忘。”

    蔷薇则有些害怕地说:“别提她了,我真有点怕。”

    兰儿心中黯然,大一刚进寝室时,她第一个看见的女孩就是顾雪,当时顾雪正在打扫寝室,见她来了,还微笑着上来帮她整理行李。兰儿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顾雪那白雪般的肌肤。得知她的名字后,兰儿暗道:真是名如其人。

    此后,寝室其他两个女生才相继报到,顾雪的美同样震惊了云竹和蔷薇,当时蔷薇还曾和顾雪开过玩笑,道:“你这么漂亮,在咱们学校可要被追得鸡飞狗跳了。”可惜蔷薇的预言还没来得及实现,顾雪就跳楼**了。

    虽然和顾雪相识不久,但兰儿心里对顾雪早已产生了朦胧的好感,而且军训的时候,兰儿掉过一次队,顾雪害怕她跟不上受罚就带着她一起跑,结果两人都迟到了,一起被罚扫地。

    “唉。”兰儿长叹一声。

    那次讨论没多久,三个大学寝室里的好姐妹就各奔东西。

    兰儿如期奔赴云南L县中,在昆明下了火车后,又转搭汽车,一路颠簸了十几个小时后才到L县,那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

    下车后,才发现汽车站外冷冷清清,行人稀少,不但没有出租车,就连一辆山轮车也没有,只有三辆摩托车停在那里,摩托车上的人倒是用当地土话在招揽生意,可兰儿身边的行李也不少,一时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妹子,要帮忙不?”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兰儿转过头,见那人剑眉星目,倒是一付正气凛然的模样。

    “你要去哪儿?怎么没人来接你?”男人又问。

    “我,我是来县中支教的……”

    “支教?现在还没到报到的时间啊,你这么早就过来了?”

    “可后天就是……”

    “那也还早,以往来支教的妹子都要晚个三两天,咱们这里交通不便,火车经常晚点不说,汽车颠簸起来也慢。你这次到得这么早,一定提前好几天就动身了。”

    兰儿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来之前查过这里的交通情况,害怕迟到所以……”

    男人已经提起她脚边的行李,道:“走吧,边走边聊,到学校还有半个小时的距离。”

    “那么远?”兰儿吃了一惊。

    “这里虽然是县城,但其实就是以前的村寨发展起来的,城里的路还有很多是山路,学校又在那边的土坡上,且有得走。”

    “既然那么远,我还是……”

    “快走吧,妹子,我叫‘赵海’,是县中的门卫,骗不了你。”

    转眼间,兰儿在县中正式上课已经一周多时间了,在这里教书条件真不是一二般的苦,但兰儿事先早有心理准备,倒也能够忍受,而且在教师节这天收到学生亲自做的工艺品,听着他们用自己教的普通话说出“老师,节日快乐”时,兰儿的心里还是喜滋滋的,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觉得很感动。

    这天下了晚自习,监督住校生就寝后,兰儿回到自己的寝室,却见门口站着一个长头发的年轻女孩,约莫二十来岁的样子,正在一下一下机械地踢着木板门,发出“咚咚”的响声。

    “你找谁?”兰儿上前问道。

    女孩闻言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兰儿。

    两人一照面,兰儿见那女孩眉目如画,十分秀美,不禁消了气,再次问道:“请问你找谁?”

    女孩低下头道:“木槿。”

    “木槿?”

    女孩依然低着头,但却抬起手,指向兰儿身后,兰儿掉头望去,只看到院墙边影影幢幢地长着一些两三米来高的花树,在微弱的路灯照明下,花开正艳,十分美丽。

    兰儿道:“原来那就是木槿花吗?”一面转过头来,却见空院寂寂,面前的一排平房瓦屋都木门紧闭,哪里还

    万圣节鬼故事儿童

    有什么人,不禁吃了一惊。

    自己居住的这片教师小院与学校的操场相连,只有开着木槿花的那边院墙上有个门可以进出,可是刚才自己一直盯着那边,没有发现任何人出入,那女孩怎么转眼就不见了?如果说她是进了教师宿舍的某间瓦屋,那怎么刚才又没听到开门声响?这种木板门开关起来都会发出“吱呀”的声音,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没可能听不见啊。

    兰儿惊疑不定,只觉一股冷风忽然从身后吹来,顿时打了个寒颤,匆匆忙忙地开门扑进自己的小屋去了。

    一到夜里,山里就刮这样的风,呼呼风声似鬼哭,不过兰儿知道左右的小房间里还住着其他老师,倒也不怎么害怕,真有什么事,大喊一声准能被人听到。可是,刚才那女孩踢自己的门踢得那么大声,怎么其他老师也不出来查看一下?

    众多的疑问,实在让人难以索解,在反复的思考中,兰儿终于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到半夜,只听一个炸雷响,兰儿顿时从梦中惊醒过来,才发现此时屋外已是大雨瓢泼,电闪雷鸣。

    从两扇老旧的玻璃窗望出去,只见院子里的木槿树影婆娑,在雨中疯狂摇摆。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兰儿一眼瞥见木槿树下竟站着白天见过的那个女孩,顿时吃了一惊,这么晚了,又是在这样的天气,那个女孩怎么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该不会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吧?

    兰儿急忙起身披衣,打着雨伞追了出去。

    可当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树下时,先前一直站在树下的女孩却又和白天一样,转瞬间就消失了。

    兰儿心中一沉,本来她是不信邪的,但今天接连两次遇到这样的怪事,她这才想起同学说之前来这里支教的两个女孩,一个失踪了,一个**了,心里顿时有些恶寒。

    “妹子!”一个声音几乎近在咫尺,将正在雨中发愣的兰儿吓得尖叫一声,连雨伞也丢掉了,转身连退几步。

    “是我,赵海。”

    “你,你吓了我一跳。”兰儿看清果然是门卫赵海,顿时放心了,从地上拾起雨伞,大声说道。

    “这么晚了,又下这么大雨,你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很危险的!快回屋去!”赵海说道。

    “那你呢?”

    “我是在巡夜。”

    “这种天气也巡夜?”

    “这种天气才更要巡夜!不巡夜,就不会发现你这么不小心!快,回屋去吧!外面太危险了。”

    “有你这尊门神把着关,学校里安全得很,还怕会遇到坏人吗?嘻嘻。”兰儿笑道,自从她来这里支教当天遇到赵海以后,赵海就一直对她十分照顾,把她当自己的亲妹子一般看待,所以兰儿和赵海说话时很轻松,常常和他开玩笑,赵海也都微笑不语。

    这一次,赵海却是脸一沉,道:“就怕遇到的不是人!快回屋去!外面危险!”

    兰儿一愣。

    赵海已经叹了口气,解释道:“快点回去吧,就算遇不到坏人,这样的天气,生病了也很麻烦的。”

    兰儿这才听话地点点头,朝屋内走去,心里却不太自在,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赵海对自己说话时脸色那么难看。到底是为什么?

    第二天,赵海却和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和兰儿打招呼。

    兰儿忍了一天,下了晚自习后,还是忍不住去门卫室问赵海:“你昨晚说过一句话‘就怕遇到的不是人’,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赵海脸色顿变,道:“我说过吗?没有吧!”

    “不,你确实……”

    “你肯定是记错了,我昨晚都没有见过你,怎么会跟你说话?”赵海镇定地说道。

    “可是你……”

    “我还有事。&rdq

    王者荣耀故事李白

    uo;赵海说着站起身来。

    兰儿只得匆匆离去,心里十分不解。自从昨天遇到那个提到“木槿”的女孩后,自己才发现笼罩在这所学校内的种种诡异情景。

    为了弄清心里的疑问,兰儿悄悄向其他老师打听各种消息,但每次一跟人提到自己遇到的怪女孩,那些人脸上的表情便犹如听了鬼故事般露出骇异的神色来,都不肯再深谈下去,唯有一个就快要被调走的高龄老师和兰儿说了几句话。

    “你真见到她了?”

    “她?她是谁?那个陌生的怪女孩吗?”

    “她叫木槿。”

    “木槿?”

    “对,她是第一个响应政策来到我们这里教书的女孩,我印象十分深刻,尤其是她呆了一年后突然失踪了。当时有不少人都说她是受不了山村里的苦,所以自己跑了,可我直觉地感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所以一再撺掇众人和我一起找她,但是后来一直找不到,也只有罢了。直到现在,我们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那么后来**的那个女孩又是怎么回事?”兰儿想了想,问道。

    “这件事你最好去问赵海,他是第一个发现梅梅**的人,而且他还承认因为想要挽留梅梅继续在这里教书,在梅梅吵着要回家的当天晚上,赵海就将梅梅反锁起来,导致梅梅跳窗回到她自己的小屋后,感觉受到侮辱愤而**,甚至还留下了‘不要来支教’的一行血书。”

    “这,这可真是……”兰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道赵海这人真的有问题?

    转眼间,教师节过去了,中秋节近,兰儿一个人在这偏远的山村里过节,不禁感到孤单,一下子还想起了在中秋节跳楼,并传出闹鬼事件的大学同学顾雪。

    这天晚上,山里又一次刮起了大风,下了大雨。

    半夜的时候,兰儿竟又一次被吵醒,不过这一次,吵醒她的已经不是炸雷,而是近在身边的一阵阵争吵声。

    抬头一看,兰儿顿时骇异得说不出话来,只见那天遇到的女孩木槿正在自己的房间内,一面将一个初中女生护在她怀里,一面和房门外的一个男人争吵。

    兰儿吓得一动也不敢动,过了一会儿,她才发现眼前的人与周围的环境有一点格格不入,似乎仅仅是一些被投影在此的影子罢了。仔细一听,才明白他们究竟在吵些什么。

    “良娣才这么小,你就要她退学嫁人,这可是违法的事!”木槿道。

    “木老师,你别跟我们山里人扯什么法不法的,在我们那个村,谁家的丫头不是这样?良娣她已经念了这么久书了,还是看在你们肯帮衬她学费杂费的份上,我才顺着她让她多念了点书。可是拿良娣给她哥哥换媳妇的事,我也是老早就跟她说好了的。”接着那人又对叫“良娣”的初中女生大声说道:“你个没良心的,现在时间到了,你再不过去,人家的妹子也不会过来,难道你就忍心让你哥一辈子打光棍不成?”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这里还在换媳妇,这成什么话?良娣虽然说是个女孩,难道就不能有她自己的幸福?为了她哥哥就要牺牲她吗?”木槿激动地说道。

    外面那人却似乎终于勃然大怒,一面踢门,一面大骂:“姓木的,就算你是良娣的老师,也不该管我家的家事!良娣以前那么听话,现在却不肯听我话,几十里山路跑来你这里躲着,都是你教坏孩子!快滚出来!再不出来,老子两个一起揍!”

    良娣在木槿怀里瑟瑟发抖,木槿安慰道:“别怕,别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今天中秋节,其他老师都回老家团圆去了,不在学校。”

    话音刚落,外面的男人已经破门而入,果然是冲上来对着两人一顿暴打,尤其是木槿,她一直设法护着自己的学生,结果不一会儿,木槿就软软地滑向了地面,呼吸已然停止,再也不动了。

    发现自己闯了大祸的男人这才手足无措地停了下来,一下子坐倒在地,喃喃道:“我打死人了,我打死人了。”

    良娣和父亲一样,愣了很久很久,才反应过来,说道:“杀人偿命的。”

    “我死不要紧啊,良娣,求你听爹的话,去嫁人吧,救救你哥。”

    “爹你不能死!”

    “你不肯救你哥,爹活着也没啥意思,又打死了你的老师,死就死了。”

    “爹,我救,我答应你就是,求你别想不开,你不能死。”

    “可是我打死了你的老师…&hell

    口红的鬼故事

    ip;”

    “谁看见了?你不说,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这种事,早晚还是会被人发现的。”

    “不如,”良娣说道,“我们把老师的尸体埋了吧,我再打扫一下这边,就说老师受不了山里的苦,自己走了。”

    兰儿闻言打了个寒颤,不禁想起鲁迅的文章《药》来,里面的血馒头与眼前的情景何其相似,木槿本来是为了救这个山村少女才死,结果却……

    兰儿眼睁睁地看着父女二人将木槿的尸体拖向了院子,埋进了木槿树下,大雨很快便将痕迹冲刷干净。

    尽管知道那是多年前的现实幻象重演,兰儿还是禁不住心里一阵恶寒。

    兰儿次日果然从木槿树下挖出一具骸骨,立刻打电话报了案。

    得知兰儿夜里所见幻象后,当地警方尽管感到难以置信,但是在一番侦察后,还是查明了当年那对父女的犯罪事实,因为当**按照兰儿所见说出当晚发生的一切时,两个嫌疑人都招架不住招供了,这些**说得跟亲眼看见一样,两人谁还能那么好心理素质扛得住?

    得知破案情况后,学校里的门卫赵海跑来问兰儿:“你会不会离开学校?”

    “离开?为什么?”

    “发生这种事,你心里肯定很看不起这里的人,木槿老师明明是来教育他们帮助他们的,结果他们却恩将仇报,知道这样的事情后,你会不走吗?”

    “我不走!就是因为这里的孩子还需要教育,需要知识,需要我,我才不走!如果我走了,没人教他们,那他们以后也会和那些人一样永远没起色。”

    “你不走!太好了!要是梅梅老师当初也像你这么想就好了。”

    “我正要问你,梅梅究竟是怎么死的?”

    “确实是**,但是也和我有关。她那一阵子老说看见鬼魂,心里很害怕,想离开学校。我怕她一走就更没人愿意来我们这里支教了,所以为了留下她,我才将她反锁起来,没想到她被吓坏了,结果最后……”

    “我知道了。”

    “你当真要留在这里教书?”

    “嗯,当真,我决定了的事情,无论什么也不会动摇我。”

    赵海没再说话,眼眶湿润了。

    为什么他会如此在意这些支教老师的去留呢?兰儿的心里又浮起新的疑问。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