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山村老尸(下)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1585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夏颖捡到一张屈凌磊与余文琦的合影,这让她开始怀疑屈凌磊与余文琦的关系。

    善良的小姨子

    照片的年代看似久远,可是两人的样貌却是如今的样子,这让夏颖越发疑惑,想到屈凌磊约了她晚上在白杨树下见,夏颖调整好心态,决定把事情弄清楚。

    夜色一降下,夏颖便来到白杨树下等屈凌磊。

    白杨树晃了晃屈凌磊已倚在白杨树旁,依旧一身旧式中山装,他的出现给夏颖的感觉似乎只是眨眼间。

    夏颖很想确定下屈凌磊是人是鬼?便想看看他有没有影子,偏偏屈凌磊靠着白杨树,身影被白杨树的树影给遮了。

    她不知屈凌磊是故意的,还是只是巧合。

    “你来得挺准时!”夏颖笑道。

    “不早了,刚刚有事给耽搁了!”屈凌磊笑着说。

    “昨晚你说有东西要交给我,是什么啊?”夏颖好奇地说。

    屈凌磊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一个用红布包好的盒子,“这个,请你交给老村长!”

    夏颖接了来,四四方方的,触手间有金属质感,拿在手里也挺沉,不由愣了住:“这东西很重要吗?”

    “与老村长来说很重要!”

    “那你为什么不亲自交给他!”

    “我有点事不方便出现,所以请你转交给老村长!”屈凌磊认真地说。

    “好吧,我明天交给他!对了,你认识余文琦吗?”夏颖迫不急待地道出心里的疑惑。

    “认识啊,他不就是这的支教老师吗?”屈凌磊回答道。

    “他昨晚去了后山,回来后就得了怪病,现在被隔离了!”夏颖难过地道。

    “后山……那确实不是个好地方,他怎么会去哪呢?”

    “会不会被鬼附身了?”夏颖试探性地问道。

    屈凌磊闻之脸色一僵,继而笑道:“你相信这世上有鬼吗?”

    夏颖摇摇头。

    屈凌磊却从白杨树旁朝她步了来,原地打起转,地上却无半点黑影,吓得夏颖冷汗直簌。

    “你……是鬼!”夏颖终于寻回自己的声音。

    屈凌磊也不否认,夏颖却吓得连连倒退。

    “不用怕!鬼也分好鬼坏鬼的!我不会害你的!”屈凌磊说。

    屈凌磊虽然这么说,但夏颖还是吓得腿脚发软,一不小心口袋里的照片落在了地上。

    屈凌

    断手鬼故事

    磊瞧见了弯腰拾起,看着那照片上的二人嗤鼻一笑:“这照片你从哪里找来的?是不是觉得奇怪?”

    “无意间拾到了的!照片上的人是你和余文琦吗?”

    “不全是!”屈凌磊回答的很干脆。

    夏颖见他中间顿了顿似乎隐瞒了什么,隐隐觉得定与余文琦脱不了干系。

    余文琦之所以出现在后山,很显然他是去给屈凌磊烧纸钱的。

    “你跟余文琦有仇?”夏颖不确定地说。

    “也算是吧!”

    “那他昨天之所以去后山是因为你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屈凌磊叹道。

    “你们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装神弄鬼的来吓他?”夏颖大声呼道。

    屈凌磊整整衣服,撇嘴说:“时候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课,早点歇着吧!”

    说时朝白杨树靠去,转

    男生放学后被老师强迫穿女装

    眼消失在树后。

    夏颖拿着屈凌磊交给她的盒子许久后才离开。

    第二日,下了课,她就去找老村长。

    老村长接过盒子,揭过上面的红布,手不时颤抖起。

    红布底下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冰冷的骨灰盒,不吓人才怪,更可怕的是,那骨灰盒上贴着一张照片,那照片上的人与余文琦有几分像,吓得老村长一屁股摊倒在地。

    “夏老师,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老村长瑟瑟抖抖地说。

    “一个叫屈凌磊的人让我带给你的!&rdquo

    张震讲鬼故事柜子

    ;夏颖如实说道。

    “怎么可能,屈凌磊早就死了,连尸骨都无存,当年还是我亲手给他立得衣冠冢!”

    夏颖越听越糊涂,“那骨灰盒里的人是谁?”

    “他叫余浩,是那所大宅子的主人!余浩自小家境好,父亲是个大地主,生下来就是个少爷命。余浩与人交好,与学堂里的老师屈凌磊结拜起兄弟,后来两人同时喜欢了上一个女子,屈凌磊为了成全自己的兄弟,背景离乡走了。不知为何有一天,余浩突然跑来说,屈凌磊死在了后山,连尸体都无,仅剩下一地衣物。我替屈凌磊将那些衣物收起,在后山给他立了个衣冠冢!”老村长回忆说。

    夏颖望着余浩的照片,觉得事情蹊跷,再看余浩与余文琦长得还真像,“村长有没发现,余文琦跟这个叫余浩长得很像?”

    老村长睁大眼瞧了瞧余浩的照片点点头:“嘿,你别说还真像呢?莫非这余文琦是余浩的儿子!”

    夏颖闻之一怔。

    如果真是这样那余浩应该没死。

    夏颖不由仔细回忆,有一年署假,她记得余文琦没有回家,他父亲便来学校看他,她当时刚好来宿舍找余文琦,便与他父亲有过匆匆一面,如此一想,心里有了底,余文琦的父亲确实是余浩,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位老人背井离乡隐姓埋名了多年,以致于村子里人都以为他死了,家人都逃去了香港。

    老村长望着骨灰盒,想了想壮着胆打开骨灰盒,发现里面竟是一盒石灰,瞬间明白,这其中有诈。

    询问夏颖在哪见过屈凌磊,派人在那棵白杨树边挖出一具已腐烂多年的男尸。

    尸体残留的衣服隐约还能看出是旧式的中山装,头发也还在,只是头顶的头发不知因为粘上了什和,竟粘到了一起。因为年代久了,头发完全脱落,东一撮西一撮的。

    老村长不敢破坏尸体,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

    经法医鉴定,死者是名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死时头部受过外力击害,致使头骨完全碎裂,因血流过多而亡,死亡时间约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为非正常死亡。

    “一定是余浩干得!”老村长突然喊道。

    由于这案件过去了五十多年,侦察起来有些困难。

    就在这时,余文琦却跑来说:“我知道他在哪?”

    夏颖见余文琦嘴上的青紫已消失,眼神清亮像是恢复。

    他冲着警察说,“凶手是我父亲!父亲当年因为与屈凌磊起了争执,失手杀了他一直很后悔,便带着母亲离开家,又担心案情被人告发,干脆来了场炸死,遣散家人后,对外称逃难去了香港!这些年来父亲一直良心不安,每天夜里被恶梦吵醒,一直唤着这屈凌磊的名字。我很母亲每次看到他冷汗淋淋的样子都替他难过。大学毕业后,我来这山村支教,其实也是为了替父赎罪!那天晚上我去后山,其实是去祭拜屈凌磊,那天刚好是屈凌磊的祭日,我希望他能原谅父亲,我给他烧了些纸钱,不想,真看到了屈凌磊从坟墓里走出来,我受了点惊吓,所以醒后脑子有些不清!”

    众人倒吸一气,将屈凌磊的尸骨好好收起,葬在了后山的坟墓里。

    这天晚上,夏颖又梦见了屈凌磊,“你知道吗?你长得很像文文,可惜这一世文文爱得是余浩,我希望下一辈子,她会成为我的新娘!”

    夏颖在梦里笑了笑,孰不知屈凌磊正在床边依依不舍地望着她。(完结)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