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凶屋之山村降鬼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3745个文字,大小约为17KB,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刘凯在医院休养了整整一个礼拜,刘凯他妈妈和爸爸却是四处奔波,原因是他们决定给刘凯动手术摘掉大脑里面那颗致命的肉瘤,可惜高昂的手续费让他们很烦恼,最后考虑用刚买不久的新房做抵押,向银行进行贷款给刘凯进行手术。

    转眼间,五一劳动节将至,各所学校都放假三天。刘凯约好了潘莉花和胖子他们几个人后去旅行。可是刘妈妈得知后因担心刘凯的身体状况,一直反对他出去游玩。只是刘凯一直赖着他老妈,非要去旅行不可。

    经过刘凯的几番赖皮,刘妈妈也是很无奈,最终妥协,勉强的同意了。一想到医生说只有70%的把握,刘妈妈就很揪心,现在让孩子出去放松一下,开心一下也是应该的,并不是仅仅担心旅途中会出事和他身体状况的问题。

    第二天,劳动节假期第一天,六个人约好在玉轩公园汇合,分别是刘凯、潘莉花、胖子张毅谋、班花章紫宜、胖子的表哥唐兴,还有他们的学长赵佶,所有人到齐后便踏上了他们的旅途。

    目的地是鳖园村,千年老村,那里依傍大海,后面紧靠高山,经过近年来的改造,现在已经聚集了游乐场、接待所、甚至有正规的赌场,那里风景秀丽,旅客不绝,仅仅两年的时间就晋升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旅游区。

    从市内到鳖园村,距离并不是很远,只有38里路,半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到了。

    下了车几个人背着包向村内管理招待所走去,并开始了他们的旅行计划,上午他们去到2公里远的山顶,去一座庙请了平安符,每人一道,中午在庙里吃斋饭,当然这过程是不会放过美丽的瞬间的,就胖子的手机拍得最多图片。

    午休过后,他们跟着其他旅游团的导游游走了一番,多少名胜古迹尽收眼里,藏入手机里。

    到了黄昏,他们是不会放过游泳的机会的,因为怕海水脏,于是他们来到人工湖,里面有温泉也有冰泉,当然门票也是不菲的,每人50元,全部给胖子包了。

    一个傍晚,大家在湖里玩得尽兴,可没注意的是唐兴和赵佶的平安符在更衣区用淡水冲洗的时候不小心打湿了,唐兴干脆把它扔了。

    各种故事

    早早的吃完晚饭,有同学提出回家,但是胖子要求在那里留宿一晚,这也是他追求班花章紫宜最好时机。当他提出所有费用他出时,没有一个是反对的,同时所有人也向家里打了电话。

    安排了四间双人房,两个女的一起,刘凯和张胖子一起,赵佶和唐兴一起。随后到游乐场和赌场都逛了一圈。

    入夜,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十二点半,游乐场开始熄灯,整个旅游区除了赌场和小吃休闲店以外,开始陷入死寂般的气息,跟白天对比完全是两个画面。

    他们回到了之前预定的酒店,看着张胖子玩着手机玩到入睡,可是刘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许是陌生环境的原因,也许是其他说不清的原因。

    直到一时尿急,刘凯才开始感到眼睛干涩,有点想睡的感觉,看看手表已经凌晨一点半。卧房开着微亮的吊灯,刘凯来到了洗手间,就在洗手间灯光亮起的瞬间,刘凯看到了两个穿着红肚兜的小孩在撒尿,小孩转过脸对着刘凯一笑,那张脸额头发青,嘴唇发紫,两边脸腮却是微微发红的,吓得刘凯差点尿裤子。

    “胖子,胖子……”,两脚发软的刘凯大声叫道。

    胖子似乎从梦乡中醒过来,半睁着眼睛,懒吞吞说:“这么吵,大半夜的,你干嘛呀。”

    此时刘凯已经到了胖子的身边,全身由软变僵,气息越发严重,他指着洗手间:“那里有不干净的鬼东西。”

    “说什么呢,鬼东西,在哪里,别开玩笑,我好困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真的,不信你去看看。”刘凯说话明显是带抖的,就差没吓破胆。

    “好了,看就看,谁怕谁。”张胖子打了个哈欠,慢慢的掀开被子,走到洗手间。

    “哪有什么啊,别闹了,这个时候你既然还没睡,都几点了。”胖子道,然后顺便尿了起来。

    “别闹,拉着我的脚干嘛,你的手怎么这么冷。”胖子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那不是刘凯,正是两个小鬼,此时胖子把尿撒的满地都是。

    “哎呀,我滴妈呀,鬼啊~~。”

    急促地跑到刘凯的床上,抓起被子猫着。

    “快拿我手机过来,快。”张胖子此时已经不再淡定,所有的睡意已将飞到九霄云外,只有脸色发白的他紧紧的握着刘凯的手。

    刘凯甩开胖子的手,拿起手机递给了他,由于以前有见鬼的经验,再加上胖子滑稽的举动,此时也不再那么害怕。

    胖子紧张的拨通了其他同学的手机,很快的,其他人都被叫醒了,刘凯打开房门,其他人都到齐,同时两只小鬼也消失不见了,胖子畏头畏尾的望向洗手间,终于喘了口粗气,可是当他看到站在门口最后面的唐兴时,脸色又开始大变,连说话也变得口吃起来:“唐,唐兴~你~你~你的脸怎么了,怎么是~青色的。”经过倆小鬼的惊吓,这时的胖子是非常胆小的,已经受不起半点惊吓了。

    其他同学看着唐兴,没发现异常,只是眼神有点呆板,认为发困是正常的,只有刘凯看到了,原来在唐兴的身后背着一个小鬼,正是刚才所看到的其中一个。

    “不好,全部去找大厅服务员,现在是凌晨1点50分,我们快到人气多的赌场,鬼怕人气,电影都是这么说的,快,动作要快。”刘凯催促道。

    “什么事呀,看你和胖子紧张兮兮的样子,不好好睡觉,叫我们来以为什么事呢,这不是没事么,紧张些什么。”潘莉花有点不解的对着刘凯说。

    “唐兴~唐兴身后有鬼。”说完,胖子躲到刘凯的身后,不敢再看。

    潘莉花对着唐兴的背部看了又看,其他人也跟着看过去,“放屁,哪有这回事,你鬼片看多了吧,亏你还长这么大只,说话这么像猪一样。”,说完对着胖子发笑。

    “听我的没错,我们快走,这里确实有问题,跟着我来吧,赵佶你拉上唐兴。”刘凯开始朝着电梯的方向跑,大个胖子却像个娘炮一样,握着刘凯的手跟着跑。

    大家听了刘凯的话,跟着跑到电梯门口,当胖子回头望向走廊通道时,差点傻了。

    通道的另一尽头,出现一个身穿纯白色,头戴花冠的女子,看打扮是古代女子才有的装饰,她两眼深黑,眼角滴着血,舌头是往外伸出了半截,样子特TM吓人,连平时很胆大的胖子都hold不住,三魂七魄已经吓跑了一魂,没了两魄,整个人像个机器人似的,只会重复的按着三楼电梯的按键,口也不会张了。

    刘凯也看到了,原来消失的另一只小鬼正被那女鬼牵着,小鬼还不停的指着刘凯等人。

    张震讲鬼故事之三更夜

    突然空气变得有些发冷,到处发着令人窒息的阴森气息,“还我~孩儿,还我孩儿~还我孩儿~”……

    刘凯和胖子清楚的听到令人悚骨的叫声,胖子立刻低下头不停地按着,终于电梯门开了,胖子第一个钻了进去,紧接着其他人也跟着进去,除了唐兴还在门外,他看了看刘凯等人,吊头往女鬼的方向走去。“不好,你们按着门别让关了,我去拉他回来。”刘凯还没说完就朝唐兴那跑去。

    潘莉花和章紫宜还有赵佶都认为这是场恶做剧,听了就是。

    女鬼张开凌厉的血盆大口,牙齿是那么的尖锐惊人,并发出“呼呼~“的叫声,速度快的像开拖拉机,刘凯一把拉住唐兴,往电梯一扔,自己也跳了进去,就在电梯关门的瞬间,女鬼抵达门口,发了疯的狰狞着,一只手伸了进去,直接被夹断,张胖子直接晕倒过去,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对着胖子摇了摇。片刻,潘莉花发现有只手在摸她大腿,她自发性的随手一拍,耳边却想起了小孩”哇哇……“的哭叫声,她回头一看,立即倒下。

    章紫宜看到了小鬼的摸样,吓得跳到赵佶的身上,赵佶心里美兹兹的,有大美女送怀抱,自然开心,然而当他看到诡异的一幕后,双脚一软直接摔倒在电梯上,原来小鬼两眼发青地正啃着那只女鬼被夹断的断肢,吃得满口都是脓血,只有刘凯手里拿着平安符临危不惧。“大家快拿出平安符……”还没等刘凯话说完,电梯开了,把大家都弄出了大厅,刘凯对着正在玩手机的酒店登记服务员说道:“你这酒店有问题,闹鬼啊。”

    “闹鬼,啊,不会吧,别吓我。”靓女服务员有点胆小,再说大半夜的,说得她有点吃惊。

    “有灵山寺的电话么,我想请大师过来,我这朋友估计也中邪了。”刘凯指着两眼发呆的唐兴说道。

    “别开玩笑,你说得像真的一样,我虽然胆小,但还没见过鬼,不过灵山寺的电话这里没有,我表哥有,你等下。”服务员并不信刘凯的话,但还是很热情帮他要电话。

    刘凯拨通了灵山寺的电话,重复打几回后好久才有人接,告知了这边的情况,对方答应过来处理。

    此时人都弄醒了,只有唐兴是双目无神的,胖子醒后第一时间就跑到大厅内关二爷的神像旁蹲着,其余人尾随跟后,看来大家都吓坏了。

    没多久,酒店二楼传来女子的哭叫声,又没多久,那女子下来要求服务员订个房间,她头发是凌乱的,脸上有个爪印,想必是跟男朋友吵架了。

    还没等服务员开好房间,一男子走下大厅,看到那女子就一顿暴打,随后便跑出大厅,朝黑暗处走去。这时刘凯也发现唐兴不见了,就在男子出去前不久的时候不见的,因为大家注意力集中在男子打女人的那一刻,没留意唐兴的举动。刘凯发现不妙,他叫胖子跟他去,胖子不敢,最后由赵佶跟他去找。

    跟服务员借了把手电筒,两人找了好久没找着,最后听到游乐园传来的声音,“大哥哥,再来一圈,再来一圈,叔叔,要抱抱……。”

    手电筒照过去,看到的正是倆小鬼缠着男子和唐兴,在游乐园里骑着马在打转,诡异的是游乐园那些工具都会动起来,只有灯光依旧没亮。刘凯想去拉回唐兴,没走几步,却发现赵佶身后站着一女鬼,她掐着赵佶的脖子,使他不能动弹,赵佶发出嘶哑的声音:“刘凯~救命~”,原来赵佶的平安符打湿后没有原来的神力,想去打扰倆小鬼才会惹怒女鬼的。

    刘凯二话不说,拿着护身符冲向女鬼,很快女鬼就消失了,当刘凯回过头望向游乐场时,被小鬼缠着的两人都不见了,他很无奈,他吩咐赵佶寸步不要离开他,因为危险时刻偶护身符可以救他们。

    两人一直找,经过破神庙,一个身影闪过他们眼前,刘凯用手电筒四处横扫几下,被一个身穿破烂衣服,脸带面具的人吓了一跳。

    “是人是鬼。”赵佶大声叫,发自和发泄被惊吓后的叫。

    “你才是鬼呢,你是鬼,哈哈,你是鬼吗?喔,喔,东边不要去,东边不要去,东岛长尼,东岛长尼……哈哈哈”。

    “我了个叉,这人倒不是鬼,疯子来的,别管了。”赵佶有点生气地说道。

    两人又到了东边古迹的古戏台,果然发现唐兴和男子二人在台下观戏,台上的并不是别人,而是那女鬼,不,还有个老妇,不,还有个小生,不,还有敲锣打鼓的。

    “妈呀,我怕,我们回去吧,太TM吓人了。”赵佶此时已经按捺不住了,虽然6个人之中他是最胆大的一个,可是这种情况谁都有吓破胆的时候。

    刘凯只是一心想把唐兴救回来,因为是他组织的活动,出了事也不好交代。他来到唐兴身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倆小鬼也在唐兴身旁,唐兴看到刘凯,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嘘”,示意刘凯他们不要吵,安静看戏。

    刘凯感到奇怪,这是唐兴发自内心的举动吗,还是无意识的,反正他是认定眼前两个观戏的人是中邪了。

    接着倆小鬼也做了“嘘”的动作,俩小鬼按人的年龄来计算不过3岁左右,可是不知道这是几百年前的鬼怪了,按鬼龄也有几百岁了,真是冤魂不散啊。难道唐兴没救了么,刘凯叹息着,望了下惊魂不定的赵佶,对着他摇摇头。

    赵佶急着想吧唐兴带回去,不管刘凯怎么想了,拉着唐兴走,谁知唐兴被一拉身子一倾向,压倒了一个小鬼身上,小鬼立即“哇哇”大哭,台上女鬼听到后,便发现了刘凯他们,这时台上的所有鬼物像川剧变脸一样,出现了一副惊人的鬼怪摸样,那小生原来是无头鬼,那头是木头和面具做成的,老妇是一个干瘪的骷髅,敲锣打鼓的也是断头的,还有缺胳膊断腿的,所有鬼物都朝刘凯他们走过来。

    “麻蛋,这回死定哦,可惜我还没给女朋友过生日,你大爷个叉叉。”赵佶已经习惯鬼物的惊悚面目,再怕也得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起地上的沙子一扔,女鬼闪了一下,赵佶一直扔,众鬼一直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出现了好多游魂孤鬼,估计是看戏时被惊动过来的。

    刘凯抓住激动的赵佶,护身符放在心口,众鬼不敢靠近,可是被围成一圈,出不去也不是办法。

    看着手表已经2点40分了,刘凯倆人冒出一脸冷汗,难道就这么完了,可惜还没把初吻送给潘莉花呢,哎,刘凯在叹气,并不是惊吓,反正那几张鬼脸就那样。

    “尼玛,这和尚是走路过来的吗,比乌龟还慢。”赵佶踢了一脚沙,怒骂道。

    “东岛长尼,东岛长尼……叫你们两个小子不要来东边,你们要来,你们看,被这群鬼物缠着不好受吧。”

    “是那疯子,是那疯子。”赵佶对着刘凯说,然后大声喊:“你会驱鬼么,快救我们。”

    “救你们可以,明天给我带点烧鸡和酒来。”

    “好,我买双倍给你。”刘凯爽快的答应了,他早就猜到那人不一般。

    那疯子大叔走过来,所有鬼物都让开一条通道,而刘凯看到疯子大叔身上发着光环,肯定有什么驱邪的宝物在身。俩小鬼见到疯子大叔更是哭得厉害,女鬼和老妇等鬼物听到小鬼哭声变得更加凌厉,也不管符不符的,直接扑向刘凯等人。

    “小子别怕,今天看我收了这女鬼。”说完疯子在身上掏出一面不知哪里得来的八卦镜,对着女鬼一照,女鬼用手挡住双眼,后退几步,不敢向前。可是那无头鬼却不怕,冲过疯子的宝镜发出的光芒,两手掐住他的脖子往死拽。

    “吗的,为了烧鸡,老道我是要嗝屁了,接着我的镜子,可以对付女鬼,无头鬼没眼睛,看来没效。”疯子大叔很无奈没发出无力的声音。

    刘凯接过镜子,另一只手把平安符往无头鬼一贴,无头鬼像烟雾一样消失了,同时平安符也没有了神力,众鬼在女鬼的驱使下,一拥而上,刘凯的八卦宝镜照个不停,但有三只无头鬼却没有办法,疯子大叔被无头鬼缠着,他要求童子尿解围,现场只有刘凯还是个童子,只可惜没尿意,这下很惨。

    纠缠了10分钟,已经凌晨3点,奇怪的是所有鬼物不敢碰刘凯,而疯子大叔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说刘凯头上有个会发光的角,妖魔鬼怪都惧怕,这回可苦了赵佶,没有了平安符,赵佶自然跟鬼物卯上了几个回合。

    没多久胖子等人才赶到现场,那杀千年的和尚也到了现场,他们先驱散了游魂野鬼,再对付女鬼等厉害鬼物,高僧就是高僧,念几声咒语,打着集合阵势,幻弄着几件法宝,直接把女鬼和几个无头鬼搞到狼哭鬼叫,最后把几个鬼魂收入葫芦,带回寺庙超度,临走时年纪较大的和尚摸了摸刘凯的头,说他有佛缘,有机会去庙里悔悟一下得道的高僧。

    也不知道是什么神水,浇几滴在唐兴和男子的身上,没过半刻就醒神过来。

    “这尼玛是在拍电影么?”赵佶迫不及待的问道。

    带回了高僧给的护身符,刘凯等人睡了个安稳的觉。

    第二天答应疯子大叔送烧鸡和酒水的,谁知道精神病院的人要把他带走,无奈之下只好打包给他,除刘凯外其他人都无法解释昨晚发生的事,反正大家都没事,就当做一场人生中最惊悚的经历了。

    (PS:这和尚好比犯罪电影里的警察,打斗快结束才出来收场,难道不是么)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