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李大胆打鬼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2094个文字,大小约为10KB,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

    辽宁的西部有个山村,叫李家村,村里有个姓李的屠夫,因为他的胆子特别的大,村里的人都叫他李大胆。

    李大胆以卖肉为生,每逢一四七都要去赶肖家大集。三十那天夜里,他宰了两口大肥猪,拉到集市上去卖,不到半天的功夫猪肉全都卖光了,钱也挣了不少,心里自然很高兴。

    他有个同行,叫邢三,见他这个集肉卖的这么好,便对他说道:“大胆,今天肉卖的这么好,散集了请我喝点吧?”

    李大胆为人豪爽、仗义,一听叫请客,毫不犹豫地说道:“喝呗,今天心情不错,要不还想喝点呢。告诉你的,今天咱不醉不归!”

    天过中午,集市上的人基本都走光了,李大胆帮着邢三把肉卖完,就来到一家小饭店,要了俩菜一汤,哥俩就喝了起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天买卖这么好,心理自然高兴不已,两个人你一杯他一杯的干了起来。这一喝,两个人都喝多了。

    常来赶集,李大胆常在这家饭店吃饭,和老板的关系不错,老板见他们喝了这些酒,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还要走十多里地的山路,哪能走得了,就把他搀扶到后院,李大胆往炕上一倒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

    筒子楼鬼故事

    经是一更天了,他拿起杀猪的工具就要走,老板道:“天都这么黑了,你就在我家住一宿吧,听说南岗子这几天闹鬼,你就明天再走吧。”

    李大胆笑了笑说道:“我有名的李大胆,还怕什么鬼?要是男鬼我就让他做我的伙计,要是女鬼,呵呵,兴许还会亲热一会儿呢!”

    老板见劝说不住,也就让他走了。

    李大胆手里提着砍肉的家伙式,大步迈开,披星戴月向家里走去。

    翻过一道山梁,在往下走就是乱石岗子了。站在高处向下一看,果然这里阴风飒飒,大大小小的旋风不住地刮着,满山乱转。一个个大火球子托着长长的尾巴,哧溜哧溜的满山乱跑。

    李大胆胆子再大毕竟也是人,他一看这种情景,心里不免也有些害怕。心里犹犹豫豫:往前走吧,鬼哭狼嚎的还真有点吓人;往回走吧,道儿远不说,吹了一阵牛,又被小鬼给下回来了,也嫌丢人。

    他来到一块山石前,坐下来抽了一支烟。心想:都说魔鬼害人,但这些年也没听说谁是被鬼给整死的?我走我的路,又不招若他们,我看小鬼能把我这么的!

    于是,从筐里拿出那把大砍刀,在手中颠了两颠,道:“我李大胆杀猪无数,害怕什么鬼魂啊?如若有鬼魂犯我,就凭我手中这把砍刀也杀他几个!”说完,拎起砍刀向山下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脚下出现一条小路,又平坦又明亮,四周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只有这条小路清晰可见。

    他沿着小路向前走了几步,有许多山枣树刮这刮那的,他的脸上手上,都被荆棘刮出血来。李大胆感觉不对,心里暗想:“莫非我碰上鬼打墙了?”

    他不敢在走了,把手中的砍刀胡抡起,大吼了三声。眼前的那条小路登时不见了,再仔细一看,哪还有什么平坦明亮的小路,自己原来是在荆棘丛里。再探头向下一看,吓得他是魂飞胆魄,原来他不远处就是几十丈的深渊。

    他把眼睛睁得很大,一边走一边喊着,给自己壮胆。没走几步,一个大火球子从山坡滚了下来,幽光闪闪,里面绿,外面红,毛茸茸的,就在他脚前跳跃滚动。

    鬼怕恶人,一点也不假,你越是害怕,他就是越来缠你。李大胆见鬼魂不过如此,稳住心神,壮起了虎胆,霹雳似的吼道:“该死的小鬼,你竟敢加害你家李爷爷,我李大胆和你们势不两立!”

    虎胆壮起,精神也随着振奋起来。

    人有三把火,分别在头顶和两个肩头上,精力、体力、威力越强,真火也就越加旺盛。见到鬼魂,你别东张西望,左右回头一回头,兴许把肩头上的火给吹灭了。

    鬼魂见他三处真火烈焰腾腾,难以迷住他的心窍,路线急转,向山坡上奔去。

    李大胆见它要走,骂道:“该死的小鬼!把你家三爷爷捉弄成这样,你想了事,没门!我非得抓住你不可!”砍刀挥起,大步曳开,向鬼魂追了过去。

    那火球子轻飘飘的,如风中气球一般,他大步带风,怎么也到不了近前。你快火球子滚动的也快,你慢它也慢,当相

    鬼故事的张震

    距一尺多远时,猛然猫下腰来,伸手一拍,把那鬼火捂在了手下。鬼火瞬间熄灭,他拿近眼前仔细一看,竟是女人的一团头发。

    阴风散去,月朗星稀,李大胆拾起地上的砍刀,向山下走去。

    穿过一片树林,前面现出一座村落,还亮着点点的灯光。他知道前面就是景家屯,和李家村是邻村,相距只有二里多地的路程。

    刚一走进村口,就听到一阵一个女子悲悲切切地哭道:“我的天哪!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活着时受苦,死了更是凄惨,大庙不收小庙不留,连个归宿都没有啊!等了这些年了,可想找个替死鬼,还偏偏碰上李大胆这个王八犊子……”

    李大胆大喝一声:“哈哈,在山上我抓找你,你跑这里祸害人来了,我看你往哪跑!”说完提着砍刀循声追了过去。

    那女鬼听出是李大胆的声音,拔腿就跑。只见她走路轻飘飘的,两腿好像不沾地似的,动转之时还伴着飕飕的风声。

    姚老三一见鬼魂,撒腿如飞,跑着跑着,只见那鬼魂一转身,在一个胡同口不见了。李大胆追了进去,这胡同是个死胡同,见那女鬼脸贴着墙,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李大胆提刀到了近前,厉声问道:“是鬼是贼?快快报上名来,不然我就开砍了!”

    女人还是一动不动,夜色朦胧,难分人鬼,他也不敢胡乱下刀子,万一上了好人,岂不是要吃官司。连问数遍,女人依然站在那里,也不答话,李大胆脾气火爆,怒骂道:“你他妈的哑巴啊?”

    说话间,伸出一搬她肩头,那女人猛然转过头来,吓得胆大如山的李大胆也不得不向后倒退两步。

    只见她披头散发,眼如灯泡,闪烁着幽光,红红的大舌头伸出一尺多长,垂挂在嘴前,嘴角上流着滴滴的血,只是没有下巴,原来是个吊死鬼。

    十指如勾,长长的指甲闪射着寒光,比刀还要锋利,“嗷”的一声,伴着阴风,双爪不住地抓动,向李大胆猛扑了过来。

    李大胆毫无防备,在她的猛烈攻击之下,只得连连后退,砍刀乱轮,使得她轻易近不了身。

    人鬼争斗了好一阵子,李大胆有些害怕了,这一害怕,真火也弱了不少。那女鬼越战越强,李大胆只有招架之功没有了还手之力。

    眼看女鬼钢钩一般的五指向他抓来,挥手一挡,鬼手刺破他的手指,鲜血登时汩汩流了出来。谁知塞翁失马,这被打还变成了好事,中指血辟邪,他把手乱轮乱甩,都甩在了女鬼的身上。

    说来也怪,这恶鬼动作突然变缓,个子一下子矮了许多,虽然鬼面未变,已经不过三尺高了。不一会儿,便不能动弹了。

    李大胆跨步上前,用到架在她的脖子上。问道:“你来者里干什么来了?”

    女鬼见眼前这条铁铮铮的汉子,不是能用鬼脸能吓走的,立刻呜呜地痛哭了起来,悲悲切切地说道:“壮士,你就饶了我吧,你所不知,小女本是附近一个农家妻子,村里有一个叫候六的地痞,见我有几分姿色,一天夜里被他奸污了,后来被丈夫知道了,他也不能原谅我,我一气之下就悬梁自尽了!我死后被他们抛尸荒野,不能入土为安,结果成了孤坟野鬼,大庙不收小庙不留,本想今夜捉个替死鬼,日后也好有个托生,没想到碰上你了。”

    李大胆问道:“你生前命够苦的了,我也同情,但你也不能随便害人啊?我来问你,你又找个替死鬼是谁?他在哪里?”

    女鬼为了保命,只得实话实说,道:“就是本村西头第二家姓王那个女的,现在还没死呢。”

    李大胆急忙解下腰带,套在鬼魂的脖子上,见道边有许多的树,就把小鬼挂在树上,这才撒腿如飞,向村西头跑去。

    李大胆飞快地跑到王家的大门口,一脚踹开大门,径直朝屋子里奔去。果然房梁上吊着一个人,正是这家的女主人,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用手一托屁股,一道砍断绳子,把这女人救了下来。

    掐人中,揉前胸,过了好一会儿,眼睛也慢慢地睁开,看了看李大胆,少气无力地问道:“大胆,我这是这么了?你怎么到我家来了?”

    李大胆问道:“你活得好好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上吊啊?”

    这王嫂哭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睡醒一觉,就觉得心里憋屈,有人就劝我,说上吊怎么怎么好,我就上吊了。”

    李大胆就把遇到鬼的事说了一遍,王嫂当然感激不尽,连忙说道:“你救了我一条命,怎么也得进屋喝口水吧?”

    李大胆道:“不行,鬼魂还在道边树上挂着呢,我得出去看看去。”

    李大胆来到那棵树前,见女鬼不见了,树上还挂着他的裤腰带,地面上留着一滩脓血。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李大胆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