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鬼山村2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1378个文字,大小约为7KB,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隔天醒来,鬼皇坐在了霍圻的床头。

    “你终于醒了。”

    霍圻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一片,这不是夜晚嘛,自己肯定还没睡多久,这个鬼皇怎么能这样,说好我是人界来的贵客了还这样对待一个贵客。

    霍圻没有好气的说:“让不让人睡了?”

    鬼皇微微一愣,“这还是我的地盘,注意你的态度。”

    说罢,起身。“现在在人间是早晨了,我们这永远是黑夜。”

    霍圻看着鬼皇远去,心里愤恨不已,不肯让他离开就直说,既然说他是贵客,让他睡又有何妨?

    霍圻站起来正想出去走走,头黑了一下,他晕了过去。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鬼皇命人去寻来了一种“泐渤草”准备给霍圻服用。因为鬼界阴气极重,霍圻属于人界不能抵阴,阴气如果渗入体内,他便会有生命危险,而这种“泐渤草”却可以帮助他的身子抵御阴气的侵袭。鬼皇本想让他服用“泐渤草”,可是见霍圻对她的态度极差,心情不好,就把这件事忘了。可谁料得到,就在鬼皇走后没过多久,霍圻就阴气入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霍圻由于阴气入体时间过长导致阴气嗜骨了。当他醒来,全身犹如被什么嗜咬一般,疼痛不已。痛感一阵又一阵,霍圻承受不住了,打算试一试“咬舌自尽”。宁愿去死,他也不肯承受这重痛。痛感越来越烈,他的身子越来越虚弱,连把嘴巴合拢的力气也没有了,全身像是要被撕裂开来。他不禁流下了一滴眼泪,如果不是他自己去尝试那个游戏,也就不会遇到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可惜他再也见不到可爱的妹妹和他年迈的父母了。想到这,霍圻安静了下来,感受那临死前的疼痛,不再做任何挣扎。现在的疼痛就像那句短语说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正在他痛的昏过去时,鬼皇毫无征兆的来了。她看到了这倒在地上蜷缩http://www.dchunsha.com/ggs/着,流着血的霍圻,流下了眼泪,保留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冷静。她叫人把泐渤草熬成汤,亲自为霍圻疗伤。

    不知过了多久,霍圻醒了,躺在了一个十分黑暗的地方,他也不知是在哪里,只听见外面有“嘶嘶”声,霍圻身上仍旧有酸痛感,他不敢轻举妄动。听见外面有一个人拍了一下手,“嘶嘶”的声音顿时离他远去。突然一亮,“天花板”被打开了,鬼皇的无瑕的脸展现在他眼前。他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才发现——他原来是躺在一个巨大的棺材里!!他惊的不轻。

    鬼皇冷冷的开口道:“你要不是被我发现,估计你就一命呜呼了永远待在这了。”

    想起之前的痛,霍圻还是心有余悸,无论如何是鬼皇救了自己,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这是应该的。

    霍圻感谢的说道:“谢谢。”

    这时,霍圻瞥见了门口靠门的白发少年。少年的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身材挺秀高颀,站在那里,说不出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

    那位少年向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甩了甩衣袖,走了。

    鬼皇也回头看了看那位少年,可惜,那位少年已不知去往何处。

    鬼皇的眼里有了一丝的哀愁,望着少年刚刚站立的地方,她望的出神。

    “我可以先回去休息了吗?”霍圻问道。

    “可以了,”鬼皇说道,“有什么不舒服可以来说,不要说我们鬼界亏待了你。”

    “不敢。”霍圻说道。

    回到房间,霍圻皱着眉头。他隐隐的觉得鬼皇和白发少年好像有什么渊源,可惜就是不知道。他越来越想回去了,待在这儿,他感觉被约束着,无法自由的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好不自在。

    又是在鬼界的一天,虽然天空还是暗暗的。闲来无事,又走不了,霍圻打算走走也算领略一下鬼界风光。

    绕过一片未知的树林,又经过一座桥。霍圻把目的地定在了这——“亡魂林”。这儿树木茂密的异常,比之前经过的那片树林还多了一丝丝奇异的感觉。霍圻被这亡魂林所吸引住了,他总觉得他要的一些答案这片树林会告诉他。他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走进去他就后悔了,里面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清楚。正在他为自己没有做准备而抱怨时,那个白发少年拿着火把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怎么会在这?”

    霍圻有些心虚,“我随便走走的。”

    白发少年有些无奈的看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危险啊?”

    “跟我走吧!我叫白已。”

    白已点起了火把,在杳无人烟的树林里行走着。俗话说暴风雨前总是平静的。行走大约1000米,状况出现了。一个肩披长发脸色发白的女鬼趁他们没有注意,在他们的肩上一人咬了一口。

    白已被咬后,急急向白衣女鬼发出进攻,可惜白衣女鬼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白已始终追不到她。那个女鬼见白已他们的实力如此简单,对他们动了吃心,张开血喷大口直接向霍圻扑来,霍圻急忙躲闪,可是还是被女鬼的锋利的指甲刮伤了。一旁的白已趁机偷袭,用刀割了白衣女鬼的脖子一刀。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白衣女鬼的头居然掉了!可是她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然继续向他们扑来。霍圻的旧伤本就没好,加上中了女鬼的尸毒,伤势很快就严重了起来。白衣女鬼已经视霍圻为囊中之物丝毫不担心,专心致志的与白已玩起了游戏。

    一会儿闪身飞到白已身后划他一下,一会儿闪身飞到白已头上的位置吓他。白已筋疲力尽,他只擅长一些医术方面的问题,不会捉鬼啊!就这样,白已被玩弄的伤痕累累,全身上下都染红了鲜血,白发都成了红发。

    知道白已已毫无气力,白衣女鬼把头重新安在了身上,舌头贪婪的吮吸着白已身上的鲜血,一脸的满足。

    总会有救世主。

    一个身着黄衣和一个身着黑衣的少年立在树梢上,看到这一切后,比划着什么,向女鬼冲去。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本文标题鬼山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