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网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经典睡前小故事,欢迎大家阅读。

乡下怪谈之三道巷

作者:小故事02-11分类: 乡村鬼故事 |本文有2424个文字,大小约为11KB,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三道巷”在山村指三道盘山而修的山路,自古以来就流传着“日不过三巷,夜不过三岗”的古老谚语,而一些想要出山的山里年轻人离奇在三道巷失踪事件也给三道巷蒙上了神秘的色彩,而一些老人也神情严肃的告诉年轻人:“三道巷有鬼!”

  王峰是来自大城市的年轻人,不安分守己的他梦想靠自己闯荡出一番事业,由于今年药材价格飙升,于是他做起了药材贩子,跋山涉水到穷乡僻壤收集珍稀药材。

  盛夏的一天,王峰到了一个名叫杨家屯的山村,山村坐落在山顶,大多数砍柴人都积攒了很多药材,村长叫做杨春水——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山里人很客气,于是王峰可是说是满载而归,眼看着天色不早了,王峰便打算整理好药材,回城卖个好价钱。而杨春水却

  吓人的鬼故事

  咳嗽几声,压低声音说道“年轻人哪,你住一晚明天再走吧,我们这里的三道巷有问题啊……”没等老村长说完,王峰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夜宿山村半夜杀人夺财的故事他听多了。“老人家,我必须要早回去,不然就会耽误回城的班车了,你们给我找个农用车带我下山吧,我给他二百块路费……”王峰小声对杨春水老人说道。

  “爹,我送他吧,给钱不要白不要!”原来是杨春水的儿子杨大忠,对山里人而言,二百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正当大忠急急忙忙把一辆农用三轮车推出来的时候,杨春水老人狠狠地把烟袋摔到地上,老人咳嗽几声,涨红了脸对儿子吼道:“你这个孬种,你知道三道巷吗?你…你…你找死是吧,你不要命了啊……”

  “爹,你就别和疯子一样神神叨叨了,别让外人笑话,我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三道巷又怎么了,我还就想见识一下呢……”身材彪悍的杨大忠一点也不示弱。

  杨大忠麻利的装好药材,又把王峰推到车后厢里,这种三轮车只有一个驾驶座,后面是一个封闭式的后厢,从后面可以把门锁上,王峰笑了笑“没准这种车是拉牲口的”,就当他在想这一类笑话的时候,他突然从门缝里看到杨春水老泪纵横。当三轮车发动的时候,杨春水见拦不住儿子,于是哽咽道:“儿子啊,你们过第三道巷的时候要是听到有人叫你,你千万不要回答啊!……”而杨大忠却懒得搭理。

  三轮车就像一个跳蚤在山路上蹦蹦跳跳地启程了。三道巷原来就是三圈盘山山路,第一圈便是第一道巷,以此类推,第三道巷便是第三圈,而第三圈也是路程最长的圈,王峰隔着门缝看着外面的风景,夕阳给山里的植物镀上一层金色,许多不知名的虫子在路两旁乱飞。

  三轮车转弯了,这意味着第一道巷已经过去了,路两旁还是单调的景物,“什么啊,三道巷原来都是骗人的……” 王峰失望的想着。而就在此时,“哒!”,三轮车抛锚了,王峰屏气凝神,他听到外面大忠一边咒骂着,一面拿出工具修理三轮车,不一会儿,三轮车又启程了,这一路上,也就是在第二道巷上,三轮车竟反反复复坏掉很多次!每一次停下后听大忠修理车的声音越来越不耐烦,王峰心里隐隐多了一分担忧。

  天色也越来越暗,大忠修理车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终于,车又转弯了,第三道巷了,过了这道巷就到山下了,而路边的风景却变了,王峰看到一个个苍白色的隆起物从门缝一闪而过。

  “坟包!”王峰突然意识到,而就在此时,“哒!”一次更为沉闷的声音响起——车,又坏了。这次大忠默不作声的下车。王峰在后厢叹了口气,突然间,他们同时听到一个声音“大忠……”这个声音不高不低,好像一个女人的声音,却足以让他们两人同时听到。

  王峰心慌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外面的大忠或许认为是车上的王峰叫他,于是他“哎”了一声,而就在大忠回答的这一瞬间,“珰”一个扳手掉落的声音,修车声停止了,四周一片死寂,王峰忍不住打开车门——大忠不见了,周围一片坟地,天已经完全黑了,王峰努力向远处看去,终于他看到了大忠,大忠正一步步僵直的向远处的坟地深处走去。

  正当王峰六神无主之际,突然间,那个如同鬼魅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王峰……”。

  王峰吓得冷汗直冒,正当他伸手把车厢门关上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紧紧抓住了王峰的手腕!王峰拼命挣扎着,可是那个东西力气大的惊人,整个三轮车也开始晃动了!眼看王峰即将被拉出车门之际,一道金光从王峰衣服中飞出,那只恐怖的手随即松开了,王峰赶紧关上车门,黑暗中,那个金光飞到他手中,原来是那枚硬币。

  王峰随即记起了前几年的事情,那时自己在法海寺游玩,寺里的主持将这枚硬币开光之后嘱咐他日后要一直带着这枚硬币。王峰小心翼翼捧着这枚硬币,就像捧着一个救命的护身符,生怕它会再次飞走。

  那只冰冷的手不见了,或许是离开了,也或许是藏到了暗处等待下一个时机

  简短鬼故事

  ,眼看天已经黑尽了,外面一片漆黑,王峰瑟缩在车的角落,心乱如麻。

  夜深了,王峰无法入眠,一阵急促的警笛声突然由远至近传来,王峰惊喜万分,他奔出三轮车,果然,是一辆警用二人摩托车,还有两个醉醺醺的警察,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看到王峰,两个民警也很惊讶,于是王峰把这一路上听到声音,还有大忠失踪的事都做了具体交代,瘦子听后,顿时酒醒了半分,他向胖子喃喃道:“你说是不是因为坟地?……”胖子借着酒劲吼道:“坟地个屁!走!看看去!”于是胖子掏出****,向坟地深处走去。

  虽然瘦子和王峰极不情愿,但也都跟去了。王峰这时也知道了,山上还有一个警察局,而两个警察也正好是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王峰。

  胖子在坟地里横冲直撞,因为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路碰倒了不少作为祭品的杯杯盏盏,乒乒乓乓的响声吓得尾随其后的王峰还有瘦子心惊胆战,不一会儿他们便来到了坟地深处,而此时一阵呻吟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终于他们找到了那个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巨大的坟包,更让他们惊奇的是,大忠竟紧紧贴在坟包下面,声音也是大忠发出的,他神情呆滞的望着坟包里面,双手以及胳膊已经深深的插入坟包,与其说是插入,更不如说是整个人正被吸进坟包。

  “把他拉上来!”胖子发话了,于是三个人分别拽着大众的腿和腰拖拽起来,可令人生奇的是,大忠好像被那个坟包紧紧吸住,他们三个不能移动大忠半寸,突然间,坟包动了一下,一下子把大忠头部也吸了进去,顿时,瘦子大声尖叫起来,胖子酒也醒了,三个人又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回到了路旁,三个人奔上警用双人摩托车,胖子使劲蹬一下——打不起火!胖子又随即试了多次,毅然不行,而此时瘦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掏出****,装填好子弹朝天扣了一下扳机,同样,枪没响。瘦子于是咬破中指,将血

  民间鬼故事

  涂到枪管上,这次,枪终于响了,与此同时,摩托车也发动了,胖子狠踩油门,摩托车飞一般向山上冲去。

  约莫半个小时后,驾驶的胖子低声说道“糟了,遇到鬼打墙了。”王峰这才注意到,他们折腾了好久却又回到了原地。瘦子于是再次拿起****,将全部的子弹射出,伴随着子弹的呼啸声,路边传来一阵“簌簌”地响动,三人注意到是一条从未见过的小路。不容多想,胖子一个转弯驶向那条小路,终于,顺着这条小路,三人由山脚来到山腰,这足以说明这条路的正确性。

  “坟包转向了!”眼尖的瘦子喊道。顺着瘦子的指向,王峰看到山下的那一片坟包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一个十字形,甚至有些坟包周围出现了一些忽明忽暗的影子。

  又过了半小时,三人终于到了山上的警察办公室,胖子不容王峰多说,立刻把王峰关在牢房里,“责任全在于你!”胖子一本正经对王峰说道。“

  张震鬼故事

  对啊,害得我们也差点丢掉性命!”瘦子随声附和。王峰无话可说,这时候杨春水老人来了,胖子便把坟包吃人之事一五一十全部告诉老人。杨春水瘫倒在地上,瘦子在他脸上撒了好几次水才得以让老人清醒。清醒后的老人没有悲天动地大喊大叫,只是一个人坐在墙角暗自垂泪,并不搭理在监狱里的王峰。

  午夜到了,胖子和瘦子坐在办公桌前打瞌睡,老人似乎也哭累了,静静地在角落里坐着,这是,王峰突然听到警察院大门打开的声音“这么晚了谁还会来呢?”王峰十分不解,这是,透过玻璃窗户,王峰看到了一个一个熟悉的身影,高高的个子,彪悍的身形,那竟是大忠!只是大忠的眼睛是无神的,木然的。

  “大忠回来了!”王峰的喊了一声惊醒了所有人,于春水第一个冲了出去,“大忠啊,你怎么了,你终于回来了!”杨春水老人扑上去抱住了儿子,大忠也木然的伸出了手抱住了父亲,可是,那双抱住父亲的胳膊却越箍越紧,只听见“咔哒咔哒”的声音响后,大忠手臂松开,杨春水瘫在地上,老人的肋骨全部断裂了。

  大忠又迅速的向毫无防备的胖子伸出了手,这次大忠的手很准确的掐住了胖子的脖子,顿时胖子的脸变成猪肝般颜色。

  瘦子还算清醒,他迅速掏出了****,枪里只剩三发子弹,结果第一枪打在了大忠的腿上,但伤口只流了一些淡淡的血水,丝毫没能阻止大忠。瘦子的手颤抖了,第二枪正中大忠的左眼,大忠脸上绽开

  真实的鬼故事

  了一朵血红的鲜花,但仍然向瘦子一步步挪去。瘦子瘫倒在地上,他用颤抖的手把枪口放到了自己的嘴里……

  只剩下王峰了,他只盼望这手腕般粗细的栏杆能阻止大忠,而神情呆滞的大忠稍微一用力,栏杆应声断裂。王峰闭上眼睛,这一刻他甚至有点羡慕瘦子。等大忠的鼻息喷到自己的脸上的那一刻,自己身上一道金光飞出,正是那一枚开光硬币,大忠身上也飞出一道蓝光,两种光相互碰撞了许久,等王峰睁开眼睛,亮光已经消失,这时候他发现硬币以经被灼烧的漆黑如碳,而此时大忠已经倒在地上,身上的伤口一齐喷涌出了大量黑色的鲜血……

  两天后,王峰回到了城里,从此之后,王峰沉默寡言了,他回到城市安安心心做起了上班族,再也没有收过一次药材。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